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伤怒

第五百九十四章 伤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背对阳光而立的那个浑身是血的焕成,也终于被一个侍卫手起刀落砍倒在地。 !

    也是在那一瞬,太子忽然想到了那个设计之人的真正用意。再抬起头时,脸已经带出惊悚神色,而视线出现的人物的脸,已经将他的恐惧化成了现实。

    太子想,善修已经紧跟着追赶而来,自己属下手起刀落那一下应该看得特别清晰。同样残留在自己手指的血腥也还没有完全褪去。在手掌的纹理晕染开狰狞绽放的血色图画。

    这一切,无论如何都会被误会得有理有据。

    原本存在于战场的活口,

    现在全部死去。根本没有人能够真实描绘事情的始末。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找谁向眼前的善修,说明一切。更没有确定的把握,能够在两相较量的酷烈之真正的全身而退。现在,他似乎连一点办法也想不到。

    站在太子身边的东宫羽卫管事,见太子被忽然出现的善修世子给惊住,虽然,自己也感觉到了心跳的异样,但还是连忙,躬身向太子请示,“太子,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所幸,这位世子是孤单一人前来,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将他了结于此,然后,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太子狠狠的瞪了一眼,到现在还没有搞懂状况的羽卫管事真是天真的可恨,“那些给这位世子报信的人肯定随后跟来,人也不会在少数,这是应该避免发生的误会。虽然这个时候送去的人情反而会被当成猫哭耗子假慈悲,但至少要试一试。”

    太子想到他与善修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共通,是现在着了那个某人的算计,说来,那个焕成刚刚即使不是自己的手下将他斩杀,也早已经死了九分。但再多的事实,也有根本无法说出口的时刻,他好像更应该感叹的是,这一次,他们完美的遵循了圈套在任一节点设置的华丽漩涡,这样生生的走进了死结之。

    善修在那些死尸当抱起伤痕累累的焕成,心痛的闭眼睛,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善修的气息,他轻轻扒开他的眼睛,想要将他唤醒,可每个动作都得不到回应,唯见那如注的鲜血,从那些数不清的伤口之蛇行般流出,所到之处,如同烈火燃烧,“今天再怎么忍耐也要见到你们的鲜血了。”这些话是说给太子他们听的。

    善修语声淡淡,却在字与字的间结处横生犀利,瞬间变红的瞳孔,也像是能够喷出火焰的力量,围绕在周围的东宫羽卫立时觉得有如置身烹油之境,却另外相反的感到正有寒从手指头尖儿窜进四肢百骇,牙齿都在打颤。

    “但是,只要世子冷静下来,会看到我们这难得的成为共同受害人的事情的真正原貌了。你我,都是了别人的圈套,是共同的受害者。起码这一次不应该自行残杀。”太子仍然妄图唤醒已经被焕成的血冲昏头脑的善修。

    “等我将你大卸八块之后再看也不晚。

    ”善修的目光恨意翻涌,喊出来的话已经变成了愤怒的嘶吼。此时,他的心像有千刀万刃在反复的进出。那些人,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他曾想想办法原谅,但这一次绝对不行,他的怒气狠狠的撞散开理智,一定要将那些仇人千刀万剐,只因他们动的是焕成。他们太不自量力了。

    太子强自镇定,“虽然,世子带来的帮手算得是后来居,不过,要将我们全部清理干净,还是会成为世子现在与今后所有时刻的困扰的。万望世子三思。”话音还未落去,太子身边的几个侍卫已经镖倒地。太子在脑海回忆善修抛出这几枚飞镖的动作,却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真的是太快了,几乎要让人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幻。”仅是他一个人,这样难以对付。本来环绕在他周围的侍卫更紧的将太子围绕起来,想要将太子密不透风的防护周全。但下一瞬,血肉破空的声音在耳畔真实响起。

    太子不由自主的闭紧眼睛,但还是被崩到脸的热血惊醒,完全发怒的善修直接将插在地面尸体之的钢刀踢出来,然后狠狠的抛掷过来,连续插他身边的三个侍卫的力量,在经过最后一个侍卫的时候直接将他的下半身生生截成两段。此时的天空,虽然有明丽日光,普照着森森绿树,却反而将那些血色,照得异常妖异,那看在眼的别人的伤口,如同细密茧丝横空跨来,将还没有遭受一点疼痛的太子一瞬覆严。

    善修在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尚未遭受到打击的太子,将凝视的目光化作冥冥的利剑,只在他们眼神交汇的通道看出无尽狰狞的咆哮。

    善修想,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他要让那个人分崩离析,哪怕他是个太子。却,蓦然听到在这有如修罗场的树荫四周,忽然响起的铁蹄怒驰而来的大地万物都要跟着沸腾起来一般的声音。

    那种声音,无论是善修还是太子都无熟悉,是宫铁卫飞龙驹的标志性的黄金马掌踏在大地所发出的恢宏气势。只听那声音,给人能够践踏一切的真实感觉。

    不管来的人是谁,善修都要抓紧时间了结了太子,失去今天的机会,太子又会钻进守卫森严的东宫,让人逮不着杀他的机会。

    太子看得出,善修眼最后的一丝犹豫已经散尽,要夺他性命的目光,穿透层林尽染的杀气,细密到他周身下的每一寸血肉。那是让人看到都为之胆寒的表情,他抬起手刚想拉过一边的侍卫为他抵挡一下那样的眼神,那个被他攫住衣领的侍卫身子猛然承受了一道钝击的力量,从他的手指轻飘飘若一只飞蝶般翻飞出去。

    太子费力的,还想要抓住下一个,但手指还没有碰到那个侍卫的可抓持处,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侍卫,被善修扔出的另一把钢刀,牢牢钉在胸前,訇然倒地,绝气而亡。

    这时,太子本身有伤在身,没有应手的兵器,又变得没有遮挡,那样裸露在善修凶神恶煞般的目光之。感觉到自己周身下的汗毛都已经根根倒竖。

    后面有羽卫着急赶来的脚步声,止在接近太子的那一刹,被善修根本不管不顾,随意拎起的东西相继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