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八十六章 风力

第五百八十六章 风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善修继续同郎右道,“最近,外面关于东宫的消息着实花哨,有的说皇好像会很快回心转意,也有的认为太子大势已去。!不过,最有趣儿的却实属这一桩,太子在主动结交朝大臣。”话音顿了一下,“兄长所在的兵营也会听到很多不同的消息吧?”

    郎右迟疑了一会儿,忽然,像是从噩梦惊醒一般瑟缩了一下肩头,“最近,营多了一些琐事,我还没有腾出时间来听太子的这些事,也许,他们是说过的吧。”正说到这里,院忽起的一阵风,虽不见门窗被刮动,但却有一股风直抵到堂前,直吹这位佐兵使的脸皮,扰得他头发胡须一顿纠结,少不得伸出手来捂住自己的脑袋,可是很快那风流褪去,堂变得安静之极。

    眼前的善修却脸色古怪异常的指着他道,“兄长的额前贴的是什么?”郎右这才在慌乱之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像是有什么多出来的东西,伸手扶了下来,是一条小条宣纸,眼时看到,面正写着,“我投了太子。”惊得他慌忙将那纸团揉碎在手。

    “这,这是什么?”他一脸慌张的自语着。

    善修瞄了一眼大厅门外飘过的蓝色衣影,心默念着,还是没有商量过的好,鸣棋不受拘束时想出的点子才是最棒的,只不过,鸣棋是在什么时候已经将身形进化到宛如鬼魅般的速度,这一点有些让人担心啊。

    他继续拿起茶杯,若无其事的饮了一点。

    看他没打算问什么,郎右才慢慢从慌乱变得平静,“这一定是风裹挟,从不知名的地方飘来的,近来,帝都的风总是这样,很大,真的很大,总会不知从什么地方出来些什么不知的东西。让贤弟见笑了!”他指尖继续有力的揉搓着那个纸条,连骨节都变得青白。是分明痛恨的力道。嗯,极度的痛恨。

    善修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察觉出,在这大厅之外,又有飞一般的脚步径直冲过来。那样有重量的脚步声,手所持的兵器也一定不弱。

    怎么回事?那个有些笨重的脚步声,无论是在速度与力量都与鸣棋的存在着天壤之别,也是说,那些必然是另外一些突然造访的刺客。

    然后,那个飞速的奔跑,骤然被某个力量截停,之后是咚的一声,应该是在半空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坠落在地,如此重量,砸进地面的深度,大约两寸。他们这样不明不白的丧命在了鸣棋手下!听不到呻吟声音,鸣棋这家伙居然直接结果了他们,竟然不打算问他们来处么,要不然,是这些人根本没有想掩盖自己的身份,早已经在兵刃或是身体亮明了这些。

    善修抿住唇角,脑海浮现出清晰的两个字,“太子!”

    之前的那个脚步声,郎右并无一丝察觉,但是最后的这一声硕大的“咚”,将他惊得直接从椅子跳了起来。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搓来搓去,显得十分紧张。他显然已经忘了刚才还紧握在手的纸条,继续执拗的,将它们搓成了细末。这位大显名将,善修自认为很少看到他如此坐立不安的样子。

    郎右似乎也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危险气息,但是有碍于善修的存在,他本想故作安定,可是外面并没有因为第一声而变得消停,又接连发出了几声怪的响动。

    郎右再也坐不住了,顾不跟善修解释什么已经发足奔到厅外。

    然而,外面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善修也对着那个空空的战场拧起了眉目,太快了,也太机警了,鸣棋的力量。只是虽然表面看起来,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但在门海的最底缘,善修眼尖的瞥到,一小截黑色的皮带,那是东宫的羽卫专配的腰带!鸣棋刚刚的对手果然是东宫的羽卫。

    “兄长很喜欢帝都的风吗?”感觉郎右在这个极其尴尬的境地,根本无台阶可下,善修主动伸出援手,搭了他一节梯子。

    郎右干笑着转回头来,“风多迹,风多迹。最近,老是这样做事恍惚,看来真是了年纪了。”说完,继续干笑两声。脸的紧张神色丝毫也没有得到缓解。

    善修不紧不慢得摇摇手扇子,“其实,迹也要邀三五好友共赏,才会有趣儿的。”

    话音刚落,外面已经跑进来一对府丁,队伍凌乱无序,脚步慌里慌张,包括善修在内,连郎右也以为他们是因为听到了刚刚大厅外的响声才赶过来救援的,正要挥手打发他们下去,那些人已经扑跪到他身前,“在府门之外,有人打着我们郎家的旗号,在大街随意砍人。”

    郎右目光颤抖,“这是欲加之罪吗?我与他们拼了便是。”

    善修这会儿也变得略略有些迷惑,这个,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鸣棋所为的么?也许,他杀的那些人,本来也是东宫乔装改扮而来的侍卫,然后故意喊出郎右的旗号,这一招移祸江东果然是好的妙计。

    才一低头思索间,郎右已经吩咐人给他提刀,只是十几年前他已经跻身高位,再不握兵器,腰腹间赘肉横生,那刀早已握得有气无力。刚行动了两步已经嘘嘘带喘。多半是杀不成人的,连最好的被杀对象都算不,因为要挖太大的坑。

    善修这回是发自内心的从旁相劝,“兄长,又何必亲自动手,那些不过是毛贼而已。况且,事情还未真正明朗,以兄长的身份更应该淡然处之,切勿着了什么人的算计。”

    郎右整个人激愤难平,搏打开善修的阻止,“可是怎么看,都不能再容忍下去了。”善修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越是这样,才要才越是要再多容忍一刻,不过,兄长,这是与什么人结仇了吗?”

    郎右张口欲说,又忽然想到什么,咳嗽一声,掩饰下了刚刚的那个冲动,“这个嘛,这个,从无此事。”

    善修继续若有所思的摇摇扇子,“兄长有难处,无论何时,都可以说给善修一同想办法。”“啊?那个,啊!对,”郎右脸的表情乱了一阵,终于恢复肯定模样。像他才想到,一般的问询是无需这么紧张的。

    善修行将走出院子,郎右那心思早有大半转去了太子身,自己早已因为他的威胁改站了他一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