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别留情

第五百七十九章 别留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蓦然接住一瓣飘飞的花瓣,“原本这些时候,兄长都会纵口真宣心意的,今日里竟然拐了这么多的弯子,眼看着,一腔的心意都要汇成个九曲黄河了。!兄弟自己却不觉得别扭么?”鸣棋顿了顿,“兄长的想法其实可以直接同我说的。”

    “你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我只问一次,所以直接说真的。”

    鸣棋吹落手花瓣,“因为,我这一次的目的已经得逞,当然不会再为已经发生的事情隐瞒兄长什么。”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还呆着呆脑,不知道鸣棋到底什么意思的花匠,花匠知世子是在打发他离开,又看了一眼那株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去了,鸣棋再将目光移向善修,“虽然,不是以想要知道皇的心思为目的做了一些事,但是,却无正好的确定了皇那样的心意。天子的雄心壮志本来是好事,只是如果为了这雄心壮志,而硬要在天下搅一出风生水起的戏来,可是万民之祸了。”

    善修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说,连这十二皇子,本也是皇亲手送到姨母囊的?”

    “跟聪明的兄长说话是省事。算是再过离的事情,也能迅速理清头绪。”

    善修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你要说的?这完了?”

    鸣棋闪了闪眼的疑惑意味,“嗯,还应该有什么?”

    “所以,你会成为哪一伙的。”善修嗓音清淡,看向鸣棋的目光却用足了力气。

    鸣棋疑惑的脸又蓦然蹿出一道甜甜笑意来,“皇又没说要加我。我主动掀开他的雄心也不好。我会默默呆在一边的。”

    善修仍只是表情清淡,“你要奉献的心意从来都不是别人能拒绝得了的。”

    “总有例外不是,而且兄长自己是那个例外呢!”

    “是太子还是皇,你更看好的会是谁。”

    鸣棋一脸可惜地摇摇关,“我能说我哪一个都不看好么?但是皇可是用他脸的一个宽广笑意算计了整个天下的人,太子明显略逊一筹。要是实在要在他们之间选一个的话,我还是会选皇。”然后状似无意地挑起问意,“本来该是明摆着的事,兄长问出来的意思是,你不选皇么?”

    “你选择皇,是因为只有选皇对你最有利。而我会选这场乱局能重新收纳一切的人。是能承纳一切足够锋利的人。”

    鸣棋直接大笑起来,“那么说,你可能要选我了。兄长总是这样,大家看不到你的真心,会以为它被你的欲望吞噬了。”

    善修一笑,“那让他们误会,别留情。”

    “本来,还以为我是命定的坏人,这是又多出来一个。那么兄长接下来会怎么做,主动引战暴露自己的一切目的,还是等待时机静观其变。”

    善修凝紧他的视线,也因这个动作让他眼眸放出的光泽更加的锐利炫亮,“现在,皇的漏洞还很小,但这是皇一直在小心翼翼控制的结果。能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局势的失控也是早晚的事。”

    鸣棋倒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闲淡样子,抬起手来,又去抓空的花瓣,“还在多久之前啊,一直抱怨着我们大显只有太子闹腾来着,不想,太子完全不他父皇啊。太子的强劲在于他能主导旋涡得到一品的力量。因为漩涡的极限只有一品的力量。但是他的父皇却能精准控制只对手胜出一点点旋转的力量。连一丝多余的力气都不浪费,两厢对高下立现。即使现在形势如此明朗,兄长也还是要坚持选那个暂时还看不到可能的结果么?”

    “所以要低声讲话,不去惊醒他们的春秋大梦。得到完全发酵的结果才会是最真实有利的结果。”

    “兄长的大志向,无论是听起来还是看起来都是绝对恐怖,我年纪还轻更应该活在自己的自怜情绪里。虽然希望哥哥会选择到好的结果,但我还是更希望我的那个会是更好的。对了,从昨天起那株花变得特别艳丽,看来是为了去哥哥的府才变得那样的。哥哥走的时候也带它吧。这样向皇解释起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会更顺口些。”鸣棋说完这些,将扭向另一个方向时,他身后的善修正幽幽道,“之前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将这个麻烦提前告诉给你来着。”鸣棋看过去。

    善修将他的目光望向王府天牢的后门。

    鸣棋马想到了什么,快步向那里赶过去。一时疏忽竟然忘了,无忧的轿子早该回来了,可跟兄长又说了这么久的话,却还没有见踪影。

    再走向那远远避在一边的善修,神色又从刚刚的正经变得轻松垮淡下来,“是那株花,把它挖起来,我会亲自带回去。”

    此时另一个方向,脚步已经奔跑起来的鸣棋刚刚还在心平和共处的爱恨,已经能感觉到它们萧瑟起来。他不由自主握紧拳头,走出后门长街尽关果然立着一个他脑海已经慢慢浮现的身影。他快步走尽,语声犀利,“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目光已经向四下里打量,仍然没有发现无忧的踪迹。

    那女子不动声色只是摊开了自己的手心,看着那些空空的命纹,“女差已经安稳的回去了,我托修世子说的那半句不着边际的话,竟然会这样的好使,让我一下子能见到世子本尊。如果是按礼相请,应该会很难吧?”

    鸣棋明白了他们二人的计,冷冷哼了一声,“郡主地位尊崇,本应该是步步行莲,怎奈却坠了魔性。”

    “那又能怎么办,妾身虽身在三千繁华之,却不能与那些空空繁华对拜天地。于是甘愿只为世子一人眉间安点红砂。”倾染染微微挑起蛾眉,点点哀怨,从那望眼来,已经伸出纤指扶在鸣棋肩,“妾身的父王不日要来帝都,哪怕世子再厌恶妾身,也虚与委蛇过那几日吧。世子聪明,做这些伪装并没有至于疲累。只需点滴隐忍便可成妾身美梦一场。”

    鸣棋慢慢拂落她轻搭在肩头的手,“那些理应由我做的事,我半点也不会推委,与我不相干的,也半点不会奉送。这些事又何须多说。”说罢,抬步欲去。却在转回身的那一刹,看到一墙角处飘过的一片衣影。自在如飞花的心事,倾心间。他能感觉得出,那是无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