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热闹的史册

第五百六十三章 热闹的史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善修摇头,“那一定不是刀伤,而是被动物……”

    鸣棋已经觉得无趣儿,直接将他的话打断,“嗯,知道了,那一定是被动物当成食物吃掉了。 不过,这里可没有大型的凶猛动物。小小的飞鸟还是有的,但是大到能够攻击人的……”

    他再次看到在善修的目光略过一闪而过的恐惧光芒。

    鸣棋皱了皱眉,再看一眼善修手的蜂巢,“你这神秘兮兮的意思,不会是在想说,这一切都是这里面的小东西造成的。要真是那样,可是来自古的洪荒之力了。这些蜜蜂怎么会以人肉为食?”

    “不是人肉。”善修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将它们放在阴凉处,那样轻柔的动作,像是生怕惊醒睡梦的婴孩,“是以骨头为食。这些是那曾经写在古书之的怪的物种,食骨蜂。他们拥有着最锋利的牙齿,能轻易咬碎各种动物的骨头。从前的古书用了很大的篇幅描述它们。”

    “是那些敌人自己将我们引入这里的,如果这里有这些可怕东西,估计他们也不敢进来。”鸣棋猜不透为什么善修忽略了这一点,“那些人,应该我们更熟悉这里。不是说,这里也是他们祭祀的地方吗?每次祭祀的时候都发生惨案,那他们也少不得要怨恨他们的祖宗了。早应该将这里设为禁地了。”

    “所以,他们才迟迟没有跟过来。这是因为他们清楚这些蜜蜂的厉害。”善修用含有无肯定意味的目光望向鸣棋。

    鸣棋直接否定他的意思,“如果这些蜜蜂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他们应该是压根来都不敢来的。我们虽然在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在这里见过凶猛的大型野兽,但是做到这些的,也可以是天空的那些猛禽。依我看,兄长的问题在于书读得太多了。那些随意用自己脑海里的东西杜撰凶兽的人,哥哥是了他们的当。”

    善修知道,鸣棋的意思是要他证明给他看,他才会相信。但是一想到那些可能出现的结果,他的脸又显现出了不安,他抬起头看着鸣棋,“我还没有想起那些能够控制它们的办法。可,能用来试验一下它们牙口的办法是有的,”善修边说,边从自己的袖子取出一小根骨头,“这是一小根田鼠的骨头,我现在将它们放进这蜂巢里面。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吧?”说完,动作轻轻的将那小小一截的骨头,从一个并不见缝隙的地方诡异地送入蜂巢之。

    鸣棋虽然在整个过程好了一小会儿,但是,他很快又归于理智,“也许我应该跟你一样,试着想象这些都是真的,但一切似乎又太过虚无缥缈。”

    “可这声音总不是虚无缥缈的。”善修说这话的时候,用手指着那个发出凄厉咔嚓声音的蜂巢,“它们牙齿的力量我想象的还要大很多。”然后,他看了一眼鸣棋震惊的表情,“但是,他们啃食东西的步骤可真是统一呀。也许是因为这个,才会杀伤力巨大吧?被他们啃食的骨头创面,都会如同刀削,但是细看的时候又会有很大的差距。最初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还困惑了良久。”

    蜂巢里的声音让鸣棋忍不住发出感叹,“是该思考一下那个严峻的问题了,怎么让这些家伙成为我们的武器?这简直红衣大炮还要厉害,百万倍。”“在它们来看,我们也一样,是侵扰者,都没有什么分别的。”善修貌似有点感伤的说。

    “但它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任何人发动进攻,这又是为什么呢?兄长发现的骨头也是从前的遗迹。难道他们只吃这样送门的猎物吗?”“夏眠!”善修的解释无直白。

    “可刚刚那块骨头一进去,他们开始啃食了。”鸣棋惊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善修连连点头,“刚刚,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他们是真的会被食物唤醒。”

    “兄长接触它们的时间毕竟不长,还不可能了解它们的习性,这样贸然使用……会不会引火烧身?”说完很是期待善修会给出他早已经想好的解决方法。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善修点了点头,“一开始我没有提起这件事情,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其实从某个意义来讲,这是另一种同归于尽的方法。”

    鸣棋似乎有点明白善修坚持要将简单的事情变复杂的真正用意了,“兄长,难不成,还在惦记着要救那个弓弩手一命的事?可算他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生命攸关之际,也不得不牺牲他了。既然这些食骨蜂这么厉害,我们又通通这么虚弱,还是按那个更简单的原计划进行吧!破掉三箭死,直接送了敌人归西。”

    “隐藏在那人背后的家事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善修一脸忧国忧民的说,“帝国的崛起可以靠来自战场的百战百胜,但是帝国的延续,必然依靠内里不断涌出的源头活水。”

    鸣棋又开始恢复了最初的状态,抱臂冷笑,“这么说,兄长在逃命的时候还要兼济天下。这与人人厌弃的三心二意,又有何区别?”

    “只要依靠这些食骨蜂,将他们追我们跑的局势打乱,局面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也许到那时,通通受到威胁的,我们会自动结成好友。当然,我也会给他一点加入我们的诱惑。”善修解释说。

    善修对于想要助推帝国强大的急切和渴望鸣棋从头到尾都了然于心,这个从小跟他一起生长起来的表哥,一直是一个正义向的好孩子,有时候对于鸣棋而言,他也常常是最难搞的绊脚石。战场争杀,对于鸣棋来说是好玩的游戏,而对于善修来说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鸣棋知道,在这个时候他无法说服善修放弃,而他自己本身的性格也是天不怕地不怕,虽然陷入如此的困境,却仍是优哉游哉,说实在的,其实他也不是从内心的完全反对,毕竟这样绝对的热闹,也已经吸引了他的一丝好,“校长刚刚说的,要给他的诱惑,会是什么呢,难道是兄长对他推测出来的那个太极喜好?”“要是再多了解一点,会有更好的办法。但是赌一次吧!”

    “兄长如果赌输了呢?”

    “大显史册的名页会很热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