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漠北之箭

第五百五十七章 漠北之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想,鸣棋昨夜爬他家墙头,跟他商量他的打算时,他完全被鸣棋说的宝刀吸引,关于那些细节的部分,听的不是很清。!

    最重要的是,他应该看看鸣棋的小动作。鸣棋每每在下定决心时会掐一下自己的额头。且一定是在极大的决定之前。

    昨天,他到底有没有做这个动作?好像是有,也好像是没有。全乱了

    他只记得,他说要用一个人人都看得见却琢磨不透的办法,在蔡单志手重新夺回矫诏。

    他当时还不耐烦的感叹,这都是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又被鸣棋翻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完。这跟鸣棋从前的方风格一点都不像。

    今天看到鸣棋这干净利索的认真,让他忽然意识到,鸣棋是认真的,如果他不努力配合,鸣棋也会在接下来和其他事情对他还以颜色,但在这之前他自己要保证他还有命跟鸣棋一直像这样怼来对怼去。

    这次的事情一定很危险,当帘外的热气再度袭来时,他这种想法变得更加激烈。

    云著又在坐热的垫子辗转反侧了几下,这一次,他想到了鸣棋与善修的关系,从他们是怎样亲密无间又是怎样到反目成仇,再到现在这种说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轿的壁瓶瓷质莹亮,映出他闪亮的目光,烁烁如星辰。那是鸣棋是醉酒之后讲给他听的,但他知道他一个字都没有落下,因为那时他眼睛里面甚至含着热泪。

    然后,关于那兄弟二人的画面在这样出现在云著的目光,每一次回想时的都要清晰,让他如同身临其境。

    那一次是秋熹王爷领兵征战塞北。鸣棋与善修同为先锋。逢山开道遇水搭桥且彼此互为竞争之势,在进入漠北连战连捷的半个月之后,他们却一同计,被敌人引进了在塞北并不多出现的一处绿洲之。

    本来在滚滚黄沙之,他们最缺少的食物盛水的器具药品,御寒衣物,在这片绿洲之都不再需要,可困难,却并未因此而消失。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和无数可能从各个方向飞来的流矢,已经将他们带来的兵将折殒了十之有八。而绕出这片茂密绿洲的路,他们还依然没有找到。

    也意味着他们一定要捉到一个敌人,然后威逼他带路,才能离开这里。问题也在这里。

    这片绿洲是那些敌方军士的家乡,据他们带来的向导推测,这里更有可能是他们奉之神明的所在,而各种用石头堆积而成的古怪石堆也在证实着向导的说法,那应该是每隔一段时间在这里举行的祭祀活动,留下的遗迹。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虽然不居住在这里,也会在每年的某段时间赶来这里,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于是鸣棋估计他们闭着眼睛也能在这里如履平地的说法,所有的人都表示认同。

    而在他们与这伙敌人在这绿洲兜兜转转的三天里,那些人虽然一直都围绕在鸣棋与善修左右射杀无数大显官兵,但是要逼他们现身却成了头等的难事。鸣棋与善修手的弓箭准头很好,几乎可以应对所有的敌人,却无法应对如同虚幻的影子在影子的心脏插利剑。

    想要活捉的敌人并不会自己主动出现,更不会在他们弓箭的射程内出现,也是说,一定要有一个人冒着风险走出去引诱那些敌人,出现在一个与他们有利的位置之。

    虽然,鸣棋他们带来的人伤亡惨重,但根据仔细判断过他们的致命伤口之后,善修与鸣棋一致认同,在那些并没有现身的敌人当,真正能够百发百的其实只有一个人,虽然那些人想要尽力隐瞒这个事实。但从那之间的角度和射入的深度,以及各种击发时刻的选取来看,其实都是同一个人所为。这些敌人人很狡猾。

    他们必须以更诡异的方法还以厉害。最好是将他引到一处开阔地,在平坦的土地之,目标也会变得更大。但这里的地形并不容人挑剔,唯一处土地硬实且平坦的开阔一点的所在,在不到三十步的距离是一处悬崖峭壁。如果将地点选取在那里,意味着在将敌人引入自己的埋伏圈的同时,也授敌人以柄。

    其实,那些敌人也正想将他们引到这个峭壁之,断了他们的退路。

    鸣棋在犹豫。

    善修说,“所以,现在这里,成了咱们双方都希望彼此出现的地点。要想将那个人引来,这里,对我们来说是必须的地点。对他们也是既渴望又胆怯的地点。”

    鸣棋的异议是,“如果敌人我们想的还要狡猾,即使是看到了圈套,也并不真的派出那个善箭之人,而是换其他无用之人前来试探……我们的圈套也许会因之暴露。”

    善修一笑,“所以,得将摆在他们面前的诱饵做到足够丰厚,足够有诱惑力。让他们知道,如果这一次不能够抓住机会击杀我们,会让我们永远逃脱。其实,那个山崖虽然从某个程度来说会断了我们的退路,但是如果我们从那里用绳子系下去,它反而也会变成一条生路。”

    鸣棋皱了皱眉,“我们并没有那么长的绳子,而且那里虽然算不极致高,却是极致的陡峭。算我们果然从那里逃下去,也不能保证真的能够安全落在地面。”

    善修点点头,“从那里用绳索系下山崖,本来也不是我们的目的,一切不过是要做给他们看的,每个人都必须做出信心十足。也惯常于登攀爬峭壁的样子,将他们迷惑。等我们从那面爬一些距离,他们会着急。那个人也会被赋予众望挺身而出。

    而此时埋伏在这里的鸣棋,可以用手的弓箭予他致命一击。”善修这样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是他自己要去做那个几乎必死无疑的诱饵。鸣棋一脸惊异的看着他。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同生共死过。这个他一直叫做兄长的人虽然不会再小事跟他斤斤计较。但跟他争这个先锋。却用尽了全身解数。善修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是因为我跑得足够快,在平日里所有的试里,你只胜过我一次。我们不能错过这样做唯一一次的最佳时机。”

    他们同时握住所有硬弓里面最完整的那一张,鸣棋咳嗽了一声,“我可不想欠你的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