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闲客

第五百四十五章 闲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打发了那婢子,又一番布置,将太子进入之后会碰到何人都计算的一清二楚。

    小厮听到一处细节,担心的问,“殿下怎么确保太子会在世子打开的前轩听咱们的对话呢?”按照鸣棋的计划是要让越府而来太子第一站先赶到他的书室。

    然后,立在前轩的阴影处,听鸣棋状似在毫不知情下指点给他的进入死牢的方法。只是这一切的表演还需要别具匠心,让每一处情节的加入都显得那么的自然真实,符合现实一切正常安全的所有条件。

    鸣棋前后想了两遍,在那个时候,他该给太子看他最不想让太子看到的东西,也是他真正的弱点。那样,基于这个太子本来不可能看到的东西,他不会再产生任何的怀疑。而即便给他看了弱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他能够钩的很完全,他会带着他那个弱点的秘密死于非命的。

    把这些全部布置完毕时,已经有从无忧的院子里赶过来的小侍卫,等在书案之前急三火四的回禀着,“郡主正在很生气的威胁着,如果侍卫不退下去,她会当场脱光女差的衣服。”

    鸣棋听到这样的禀告,马站了起来,旖贞被母亲惯坏了,从小到大没少做过出格的事情,如果他一时疏忽大意,这个小小的漏算会真的变成大大的隐患。

    在碰到无忧的事情,他也发觉了他的急躁。知道这会成为他的软肋,但他现在根本无法退开。像昨夜记忆,那只一直要泼到扑到烛火的飞蛾。

    在那个不知不觉,他已经将她放在了很重要的地位。纵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却正是如此。

    可在他站起来准备去应对这新情况的那一刹那,善修已经挑帘进入,看了一眼一脸焦急的鸣棋反倒神态闲闲的自己坐在了一边,将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在一边的几案之,“贤弟这副样子,难道是有急事要出去?我不会来的,很不是时候吧?”

    鸣棋略略皱了皱眉,又忽然带出一汪笑意,“今日天色明快,原该与丽人同饮一杯的。于是正在可以送门来的怎么不是珠玉美人?”

    善修抬头看看外边的天色,“这么早喝酒,似乎是身体不妥。贤弟还是将那与丽人相会的时间,分了我一半,与我一同喝个茶吧!”

    鸣棋向一边神色有些带出焦急的小厮点了点头,那小厮走了出去打发婢子前来奉茶。

    一会热茶端来。

    善修摆出一副要长期在此盘踞的架势来,不仅不着急说他的来意,反而一点点儿的津津有味地品起茶来。

    鸣棋也举起杯来应付着,却心绪不宁,脑子里仍然转着小侍卫刚刚的回禀。旖贞脑子里那些调皮捣蛋的主意,只恐自己的侍卫还真的是顶不住。现在他有些后悔,刚刚他应该直接吩咐那些侍卫们冲进去将无忧抢过来的。

    善修又喝了几口茶才向心满意足似的放落了手的杯盏,“贤弟现在的处境似乎很是尴尬。我很担心贤弟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虽然贤弟算不大显的正直之臣,但从能征惯战这个优点来说,到底也还是砥柱之臣。算不从我们的亲戚关系,而从这江山社稷来讲我也在心疼贤弟那一身好的武艺,还有云波谲诡的用兵手法。”

    鸣棋一笑,“兄长为什么用嘴心疼呢?我的那些难处,兄长该及时出手,让他们甚至来不成我面前才是。不过,从某些方面来看,我的兄长似乎是把这个好意的用反了呢!但是不得不说,兄长每次拉我下水的手法,都相当的高明,让人想要拍案称。让人想要当堂记录,以为后世传颂。总之,一见到兄长,会让人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想法。不过,好在利益当前的时候,兄长总会及时的露出真面目,然后也做出最好的选择。”

    善修一脸淡定的点头,“这样深入骨髓的了解,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我们怎么能做成敌人呢,这般了解,该是当朋友,共御外辱的。”

    鸣棋挑了挑眉头,“所以兄长现在是很确定来妨碍我了吗?”

    “贤弟不也是跟我打了这么半晌的哑谜么!”说到这里,他放落手的茶盏,“为什么只派出一个送信之人呢?她要是被人跟踪或者干脆是叛徒呢?这世又哪有真正能信得过的人?”

    鸣棋听出了善修的话里有话也已经猜到那婢子遇到了谁,嘶了一声,“那么兄长从她口得到自己该要的东西了吧!”

    善修略显可惜的摇摇头,“要是真的得到什么,我不会来到这里拐弯抹角的这么费劲的想知道答案了。告不告诉我是你的选择,问不问也是我的决定。我只是期盼着你的回答会是我所期望的那样。还有一点要补充的,我只是耽误了她一小小下,从路程算,她现在也应该赶到了太子府。”

    鸣棋挑起一眼问意,“兄长到底在期望什么?”

    善修回个赤诚答案,“放出于氏一家!”

    “可母亲会另找替罪羊的,那结果还不是一样!”

    “所以,我才会来这里烦我们的棋儿,我们也想出一个能够一劳永逸让我的姑母再不动这可恶念头的想法。来来回回的,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赶来做恶人,我自己也有点厌烦了。我琢磨着,我应该做一次最大的,之后,都可以立足在面,点到为止的坐享其成。”

    鸣棋清了清嗓音,“但是拿着那么多俸银的兄长,怎么总想着将一生的事业变成只做一次的一劳永逸呢?另外,关于我的部分,我可不想管陌生人的闲事!”

    善修点了点头,“所以我在逼你。”

    “会见血吗?”

    “时间允许的话,怒气达到的话,贤弟自作自受的话。”

    鸣棋嘴角挂起笑意,再添一丝不屑,“人家可都是先礼后兵的,兄长喝了我的茶,却说这样不客气的话。”他挑眉时看到在帘外急得转来转去的小厮,知道必定是旖贞那边传来了新消息,可,如果只是旖贞与无忧的事,让善修知道一切也无妨,但现在这里面事关十二皇子的机密,万万不能像善修透露半分。善修虽然现在,也不满皇的一些做法整日里一副游离,但骨子里还是忠诚至极的,母亲的某些叛逆,会首当其冲,为他不满鸣棋一直很明确这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