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四十三章最凉的风凉话

第五百四十三章最凉的风凉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含笑摇头,“旖贞的小戏法,我们要一直陪她玩下去,才能让她放松警惕。必要时也可以稍微动手,不要真的伤到郡主好。那个度,你要拿捏的恰到好处。”

    那侍卫要前去,又被鸣棋叫住,“这里的人都带去,去的人越多越好。

    郡主一向骄横,如果人少了,你们是压制不住他的气势的。还有这其实是个苦肉计来着,所以,你们注定要吃点苦头。另外,也要尽量不显眼的照顾女差。实在不行先将她抢了一会儿,然后再还给郡主。总之,要让郡主的心思一直都在女差身。”

    那侍卫坚定道,“世子放心,属下,一定在保证女差毫发无损的情况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与郡主纠缠。”说完,再叉手行个礼,转身亦向着无忧养伤的院子去。行至一半时看到远远的郡主领着人走过,及时指挥着大家不出一声的藏进了附近的假山之后。

    鸣棋隐在暗处,看到了此时的全部情景,又站了一会儿,带着剩下的两名小厮重新折返回旖贞郡主院子,他仔细想着,既然,旖贞那么肯定,她能够让太子前来,那么,他倒真想借借旖贞的力了。

    虽然,他从不相信太子会对任何一个女人动真心,但在太子如今潦倒的情况下,旖贞确定了,成为了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一个人对自己赖以生存的东西必定是格外的看重。所以他必然对旖贞的一切都很熟悉,甚至包括她常常佩戴的饰物。

    他确定用旖贞的信物去约太子,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这一切能够成行,也多亏了旖贞自己主动的调虎离山。

    旖贞应该也已经算计出,自己的哥哥会想出她接下来的行事方向,所以去抢无忧的时候,也带空了院子里全部的奴婢。这使得鸣棋很轻松的进入了旖贞的内室。

    立在屋的他,仔细地琢磨了一遍到底要拿什么才好?最后目光顿在一只巧夺天工的首饰盒。翻过来看时,盒底果然写着造办处几个字。那应该是太子从前送过来的嫁妆的一部分。

    鸣棋在其取过一只金钗,心下不尽赞叹,造办处的工艺果然精湛,也让他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太子应该能够一眼认得出是皇室的东西,而他之前又已经亲手将这些宝贝送到了何处。

    最后,只要派过去的人再稍加解释,能将这支金钗的来处蒙混过关。

    从旖贞的院子出来时鸣棋还在想着要不要再拟一个口信儿,后来笃定的想着,应该完全不需要,因为在整个过程最着急的会是太子。他现在如一叶扁舟在海漂浮,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卷过来的巨浪掀翻,所以他一定很急切要找旖贞背后的力量相助。再想想,放在现实之,旖贞有没有真的这样去找太子的可能?才这样怀疑一下,笑自己真是多疑,旖贞的风格从来是这个,善变顽皮,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子心性,能做出什么,也不会让人觉得怪,反而是自己怎么先做贼心虚得怀疑起来了呢!

    *

    无忧刚刚放下手的药盏,抬头时,看到火急火燎闯进来的旖贞郡主。旖贞平日里也很顽皮鲁莽,但是像今天这样,急出了满头大汗的时候并不多见。无忧隐隐约约觉得有事情发生,可那些也从来不是她能问的。索性老老实实的行礼,静候她道出来意。

    旖贞一屁股坐在绣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女差可真是啊,怎么随时随地都能确保以不变应万变呢?难怪哥哥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无忧低眉道,“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让郡主对奴婢误会至此。奴婢实则愚笨至极。”

    旖贞冷冷的哼了一声,“可是在我看来你的聪明挺适合你的命,而且还让人看出你很有吃苦的天赋呢?”

    “奴婢能说这是最凉的风凉话吗?”

    旖贞气的咬唇,“你已经说了。”

    无忧似乎有补充之意,“而且是全部。”

    旖贞一掌拍在桌子,“虽然之前从未做过,但是我也打算棒打鸳鸯一回,对于我是否来找你,又是否对你构成生命威胁?哥哥他在这个重要时刻都没有首先思考,他直接奔着他最重要的目标去了。你看,只在一点点的蝇头小利面前,他这样的舍弃了你。每个年龄段落,都会找到一个新兴趣的,我的哥哥。是不是又要让一个女子肝肠寸断了呢?”

    无忧继续低眉顺眼柔柔回应着,“像郡主说的那样,奴婢这条命,从一开始,活的无凄惨。因为,始终绕不开弯路。虽然奴婢是个连弯路都该珍惜的人。”

    旖贞哼了一声,挑了挑眸光,“你最好是珍惜的。”话音刚落,门响起一个颤抖的婢子的声音,“郡主世子他们真的派人过来了,我们要怎么办?”

    旖贞得意一笑,“有什么可怕的,哥哥现在正被我牵着鼻子走呢。”然后,她命令那个小婢子将房门打开,探出目光,在外面找了一圈,声音里带了些火气,“这算什么谈判?哥哥难道自己都不来的吗?还说是什么心爱的女人做出那么多忘我的姿态,到现在却不肯对她近身俯了吗?难道是传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吗?”

    一个领头的侍卫走前叉手施礼道,“世子有令,让属下在郡主手接回女差。”

    旖贞抿唇冷笑,“你这么有眼力见儿的人,难道是看出我捆着你家女差了吗?是她不愿意去见我哥哥的,我虽你们早到了一步,可是跟她说的也是这件事。她可真是个执拗的姑娘啊,在刚刚,跟我这儿说,她可并不想以色侍人,到了头,吞下色衰爱弛的苦果。”

    说完,伸出手,向着那侍卫扇了扇手,意思是要轰他出去,可大大出乎她所料的是那侍卫不仅纹丝未动,还向前提了一步,“到手下将女差交到世子手为止,属下不会离开这里半步。还请郡主担待。”

    旖贞狠狠将他推了一下,“你这是抗命不尊吗?地位尊卑如此分明的大显王朝你竟然胆敢跟堂堂郡主说这样的话,我真是好你的胆子晒干了有多大。是你生性痴傻,还是哥哥养的狗,品种有问题?你可真是异于寻常的奴才啊!”

    那侍卫将目光垂下,但仍没有退回半步的意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