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棋世子的倾妃

第五百二十五章 棋世子的倾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看在他有利用价值的份儿无忧咬了咬牙,还是表示同意。 !

    鸣棋这才肯提起其细节,“不得不说,善修从母亲手下救出于老将军一家的方法还真是绝妙。到现在母亲还在生气,自己的亲侄子会派出,杀手前来杀她,而且还差一点成功。

    但是,你身为母亲的女差,这么一来,先问了两个跟你的差事不相干的人,是个什么情况?”

    无忧咬了咬唇,第一个明明问的是他本人,他不仅不感激到现在还来反咬一口?又想到女子的矜持那些老人们从来的嘱咐。

    所以,瞪了他一眼。

    鸣棋一脸无辜的反驳,“我这可是为你好,等到见到母亲的时候,记得要先问她。而那小姑娘,差点陷你于不义,连提都不要提才是。母亲本有怀疑呢!所以说无用的善心是要不得的。自己尚且烂事儿缠身,怎么有心思去管别人?”鸣棋说到最后,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越发浓郁。

    无忧却摇了摇头,“怪不得那小姑娘当时执意要我喊人来抓她,原来善修世子子真正想拉的人是我。”

    鸣棋马开始笑话她,“看来连他都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有的人偏偏却还装着糊涂。不过兄长他怎么那么肯定我会救你呢?啊,他这是先肯定了我的聪明才智!”

    无忧也觉得自己装的很累,却不得不如此。但他更不要脸。可这样的揶揄之词要是真说出来,她死定了。

    鸣棋似乎是觉得她胆小的样子很乖,收起了刚刚气她的样子,“下次你要是这么……”说到一半,又换了一种口吻,“无忧再不能冲动了。”他用他暖呼呼的手握住了无忧略略透着冷汗的手。但他心到底想说的是什么似乎是被他一再换掉。

    最终只说了这句简短,也很有力量的话。

    那天的自己,确实是有些莽撞了。被刀子刺的时候,还以为活不下来了。不过幸好……她低下头,对鸣棋说给她的话,只是嗯嗯的答应着。

    直到他忽然强迫她抬头。

    这一次,他用了力量。

    犹是她手脚能够活动自如,也根本摆脱不开他的钳制,他抬起她的下巴,让他此时的目光进入到她眼。

    然后,那些所谓的回避都顷刻失效,无忧看到这人眼,所隐藏着的一切,无忧知道自己对他的情起是因为利用,虽然也会有很多的麻烦,但是好像从长远来看,机会更多。可在鸣棋的眼,与他的说法不一样,那里面似乎找不到一点她包含心机的样子,相反纯真的,让真实的她,都会觉得羞愧。

    自己在他眼的样子居然是这么的完美。

    可她明明知道她不是,今后也不会是。更有可能是的,那一刻已经过去。

    她的眼神在他的眼神慌不择路。

    终于,他的目光离开她的眼睛,犹如明日落去,让她一瞬灰暗。

    他将她拥入怀时,她也闻到了他身的药香。从味道判断,应该是早还在吃药。他也才刚刚死里逃生。

    她说,“可世子又是如何对自己的?”

    他忽然声音沉重的说,“我要娶倾染染过门了。”

    那个可怕的话题一下子让,无忧皱起眉来。是的,从一开始,她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那个要威胁着大公主,如果不将她娶进门,最后会与太子结盟的倾染染,她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想到她了。更可能是不愿意去想。

    明明知道大公主会用最简单的办法安抚她的。只是没想到亲口告诉她这一切的会是他。而那种确知的失去感觉又是这样的。

    “这本来是早安排好的,我还算得是世子的媒人。”说出这段话后,无忧已经理不清其的意思,但它们好像一直藏在她的心,说出来时这样的顺口。还能配一个微笑。她早说过,她的微笑与心境无关。

    然而,鸣棋的脸却布满了浓重的痛苦,“到了那时,你会借机远远的避开我吧!我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你拉进啊,可是你看,只是一下子这些变得子虚乌有。好像都没有什么能证明我对你说的是我的真心话。”

    无忧简直是挣扎着让自己露出了笑容,“也许,我会更想得到世子的认可也不一定。不是有那种情况吗?从来犹豫未决的心境,因为另一个人的出现,而忽然被照耀得清晰。然后,我可能发现我对世子的真正心意。我也会去努力嫉妒一番。为世子的心而与一些女子展开竞争。”

    鸣棋将她抱得更紧,让她一阵接一阵的虚脱,又过了良久,他才真正看向自己怀的无忧。

    也与此同时,发现了她的虚弱。

    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开,让她能够重新靠到软枕去。

    无忧缓了一阵儿,看着鸣棋还直勾勾的盯着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善修世子,会不会因为世子妃的出现,觉得她看错我了。”说话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她的脑袋好像有些不好使,这么快又绕了回来。

    可他与倾染染又好像是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无论如何也回避不开一样。

    鸣棋没有理她的胡说八道,而是神色严肃的说,“我没有坚持,这样娶了倾染染,大概只会出一个人所料。”

    无忧知道他指的不是她,而是太子。太子本来以为这场联盟会因为鸣棋的执拗变得很有趣儿,可他却这么快答应。而重新为鸣棋所用的高国猛将们也是太子不愿意看到的,不过于太子而言,他也并不是白忙一场,还是得到了,在之前因为鸣棋与倾染染关系古怪时,她的兄长们偷偷散出另外集结的一部分队伍。这也是倾染染最初和他约定的报酬,

    也许是因为已经能够平心静气的,分析这些整个事件的得失,无忧感觉自己已经从那失望,瞬间康复过来,然后也理所当然的想到了鸣棋会提到太子的原因,他想要用做成这一切的太子,再重新打破这一切。但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

    无忧想了想说,“能让所有事情回到最初本来的样子。说明连天意也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再清醒一点,她是可以说出真正能驳斥点什么的道理来。现在,根本不灵活的头脑,能说出的只能是这些混乱到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的道理。

    “我在担心你会伤心难过,而你反而在安慰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