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依柔

第五百一十四章 依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琴亮明,他是在等的目的。!无忧想,鸣琴其实,应该并不知道那会是合周还是鸣棋?但他巴望着会是合周。会更直接引起大公主的注意。而他掺合起来也更安全无害。

    “世子的想法有时候可真是天马行空。”无忧优雅一如从前。心却在激烈的计算着刚刚自己在院子里时,有没有留给合周可能发现这一切已经变成陷阱的蛛丝马迹。

    鸣琴托起腮来将她打量,“可女差从来都是如此。”

    鸣琴定定的看着无忧,“女差很恨我!”

    “至少不相信你。”无忧说这话的时候向他微笑。

    鸣琴用胳膊支起身子,又坐直了一点,以方便他的眼神正好看到屋子的门口。

    无忧也看出了他那个动作的意思。且能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偎在喉咙口,而且,随时能够被惊吓得跳出来。

    鸣琴的得意像是,马要绽放的花苞那样艳丽。只被注视一刹开出鲜艳到燃烧的花开。

    鸣棋得意的时候,也喜欢不加掩饰。是因为,他们长得这样相像,无忧才会想到这些。她没心没肺起来自己都会觉得可怕。

    鸣琴坚持在这里等某个人出现的意思,如同瞬间吹起的风那样的呼啸而来。由不得人不感知。

    无忧想用一把剑从他的胸口穿过去,是刚刚才动起的心思。而眼前这个人对她,甚至是他自己的兄长打这样的主意,恐怕已经很久了。世的人在他眼一定傻的可怕。

    怎么是到今天才发现,鸣琴其实也很敏锐?他甚至连刚刚出现的那个婢子的一举一动也知道的这么清晰。

    无忧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要投喂给他一些喜欢的诱饵?那样,他露出的尖牙会暂时转向别人。不过,他们之间能得达到的和谐,也不过是短短的暂时而已。这一点,无忧倒是从始至终的清晰。

    鸣琴再品了一口茶,“来和女差相见的那个人,估计不能走那个婢子的门路,从而知道我在这里的消息吧,时间太短了,算是什么样的威逼利诱,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且不留有后患。那么,真的是太不巧了,我来这里的消息,女差再没有一个恰当的办法转告诉给那人呢了!除非,你们的爱让你们心意相通。从前的女差,可以算得是手眼通天,可现下这一刻却是求告无门。也许在想和我交换一个秘密吧!可,能让我放下口这块肥肉,的另一块肥肉,到底会有怎样鲜美的味道呢!又是否是女差能够真的烹调出来的小鲜呢,我真有些垂涎欲滴了。那人是否已经走出了他的屋子?只需要再经过,一座拱桥,和几个院落能走到这个即将与女差密会的地点。一般来讲,女差要见的不可能是凡人,我心虽然有那么几个人选,但却不想武断的说于一定,但是怎么说呢?现在看来,不凡也是有时限的。说不定现在的寂然无声,预示着一会儿,我那兄长出来时候的风云突变。”

    鸣琴总在怀疑,忽然消失的鸣棋,会抱有一定的秘密出现。虽然他还猜不透那内到底藏着什么,但是本来应该光明正大的鸣棋却忽然变得独来独往,应该是有什么真正的用意正在遮住人们的视线。他觉得那个用意离阴谋很近,他只要知道一丝一毫能一下子从获得巨大利益。

    所幸他一直在猜错。

    但这个错误却离真相并不遥远。无忧又重新恐惧。让鸣琴见到,来与自己会面的和合周,虽然有些说不过去,但是如果小心的解释,也并不一定真的说不通。只是明眼人会很快想到他们相见背后的目的。鸣琴也很快会将这相见,捅到大公主面前,再将那繁锁的思考,通通交给大公主来做。

    那样,大公主会知道,无忧在侧妃的整个事件,几乎没有起到一点点的作用。而鸣棋在那凝结了大公主无数鲜血的巨,是怎样挥刀斩落一个节点,放了那女子一条生路。他姑息的应该是他父亲的骨肉,而大公主,在那血肉之只能看到仇恨。

    如果让大公主发现这一切,无忧重回的王府,会变成能把她安全葬送的最后所在。她惶恐着,却不能让她的惶恐,有一分出现在脸,算现在已经置身刀头之下,她也会提防自己脸色的变化。从容是最好的,如果实在不能从容,也要糊涂,连偶尔几次的失神,都会是致命的。

    但鸣琴说的没错,也许是现在,有一个人站在院子外面等自己,那是合周,然后,无忧想起他们的约定,是要在掌灯之前见面。

    她想到了什么。慢慢站起身,将身后的百花灯,次第点燃。这是一个极小的院落,是以,院并没有可以安置气死风灯的所在,不过因为天色渐暗,如果是从外面进来,会看到屋子里面已经灯。聪明如合周,定会想出这个过早灯的用意。

    她对着百花灯刚刚微笑,身后已经掠过起一带而过的身风,那动作极快,她只来得及瞧见鸣琴高高飘起的一片衣角,眼前的百花灯,已经被他动用内力全部吹熄。

    虽然,有一点点迟的,但是,他还是看出了无忧的意图。

    无忧转向他的时候,还是微笑,但,她现在很清楚,这个笑意在她脸,从来与她的心绪无关,她已经习惯了做这个动作,恐怕在她一脚踏入深渊时,也还能笑得这么从容,或者,更加明艳如花让人过目不忘。

    她的声音也依旧柔流水,“无忧的心思,从来是无人知晓的。今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是说错了呢!因为世子打破了无忧的这个想法。”

    鸣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之所以吹熄这些蜡烛,我的真实用意,可并不像女差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不想在灯下观美人,尤其是观兄长的女人!”说到这里时,他脸无所谓的笑意,已经变成了一个邪魅的笑脸,并有逐渐加深的趋势。啊,他好像鸣棋多长了一个酒窝。这个算作今天唯一一个惊的发现。因为是在昏暗之,所以觉得算得是特别壮举。

    然后,他对着无忧又看了半晌,“女差好像只有在听我提起我兄长时,才会笑得好看。嗯,是人们所说的,那种会心的微笑。真是有些伤心啊,这样好的微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