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瓣茶托妃

第四百六十六章 瓣茶托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未时,王爷与大公主相对饮茶,自侧妃新孕,他连陪她睡前这几杯茶也有几天的亏欠。手机端 m.

    窗外了新灯,一流淌过去,如同他买给她的冰糖葫芦,一粒一粒火红地穿过去。他说这叫福连天。

    抬头时,他正说着话,她错过大半句,只听到,“小菲有孕在身,你可喜欢。”

    大公主抬起头,手茶香四溢,有小婢低头进来换盏。她放下手的胭脂盏,腕绣的梅瓣灿动如飞,眸亦升起灿烂光色,“王爷喜欢,本宫便喜欢。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个样子。佩星早已经习惯如此。”

    王爷一笑拂过袖面,垂眸之间又执起茶盏,轻啜一口,满眼碧茶香韵,“可苦了佩星你。”

    大公主正轻饮着盏香茶,闻言抬起头用衣袖掩下,望向王爷温笑如花,“本宫当为王爷分忧,不管是现刻,还是来日都是一般的情愫。总是不会变的。”

    王爷伸出手来拉过大公主的手紧紧一握,“这般同你说话,像是回到了从前与你初见时的美好。”

    大公主抬头凝看他,翦水双瞳映出他清泠笑意,微微瞌目间敛进浓密睫毛,“我记得那是个充满桂花香气的傍晚。”

    王爷一愣,又低笑,“佩星一向记性不差的,却怎么记错了这个,那明明是个午。”

    大公主小儿女情状地张开嘴巴啊了一场,目光杂了些含糊,“真的么,我记错了么,昨天,鸣琴也说我记错了他的生日还来找我闹。”

    王爷默默沉思,“鸣琴贪玩也该规着他了,都多大了,还是不成武不的。再是放任不得了。”

    大公主闻言,“琴儿性情奔放,规着,才是悖其道而行之,不若由些他的性子,让他玩得不耐烦了,回过头来,看他哥哥们怎么做了。”

    王爷轻轻抿茶,道,“我看他倒肯听鸣棋的,”语毕想到了什么,轻轻叹着,“他们年岁相近的几个孩子,还是善修最是稳重。也肯讲义气。”

    大公主轻声一笑,“那孩子太重义气!差点误了大事。”

    王爷摇头,“原是我贪重仕途,轻易割舍了他们。近几夜,每天都睡得不踏实。想起他们的样子。他们可都是大显良将。”

    大公主摇头,“王爷总是这样,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义气之说也如诸物一般并无美恶,过则为害,善修那般的心思,都缠进义气之,致了许多事糊涂,帝王之位,当然不可妇人之仁。人生苦短,亦如棋,一招不甚,满盘皆输。”大公主看着夫君,知他是怎样的心思,可现时现日,最容不得的,也是那般心思。

    王爷叹了一口气,“当时,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

    大公主轻轻摇头,“那时,那种是最好的办法。以几条性命的代价,换这阖府下的人命,到底值得。”说着,抚王爷的手,有些动情道,“从前,你我年轻无他们这般小的们挂心,还可恣意,现下,有了他们,我们这为父为母的难免要为之计量,处处小意,这件事,王爷还是再不要想起了。白白煎熬了心思。”

    王爷点了点头,提起了别的事。

    一盏茶过,大公主抬了抬手让人换茶,又亲自为他添了自己手摘的茶花,“王府已经十几年未有生育子嗣之事,我总虑着怕他们不周。”

    王爷本想着该去侧妃那里,但听大公主提起心挂着的事,又稳下神来静听。

    大妃示意婢子将王爷的瓷盏移过来,亲自动手,向其添了几瓣茶花,再给自己的添几杯,重新依次盖好盏盖,小婢恭身呈回捧盘,再次献给王爷,王爷注视着王妃的一举一动,眼睛里蕴了些华光,“你这操心的爱好,可是从来没变,到底是要让我有多过意不去,几个孩子已经是佩星劳心劳神。这次,想着让你放开手。随了她们去。到底如何,也全看他们各自的造化。”

    估摸着那花儿泡得开了,大公主眼眸挑挑,自己也捧了杯,王爷笑笑会意,亦捧杯,“交与王爷这一生,从未觉出苦涩,倒是怕王爷不信我。”说完,自啜了一口,再抬眼看向王爷。

    大公主算准了王爷心所想,必是想将那位侧妃托付给她,以保无虞,也可一直在纠结要怎么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即使是再精美的言辞,所要表达的,也不过一般是要让她无法出手加害于他的心之人。

    星月西转了一些,屋子里的熏笼也变得更热,王爷到底爱过她的,此时感知她厚意,不觉心生出团团暖意来,连脸颊都红了。

    大公主却赶着他出门,“不拘着王爷身在哪里,只愿着王爷心是痛快的便是我的心愿。妹妹此时当的是子嗣大任,我如何又会计较这些。”

    她越是这样的大方向外推他。他越是舍不得一走了之。从前的情景从心底拓起一般的清楚。

    大公主看着他变得极是动情,知道自己切了要害,对那位侧妃好,是他想要的。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容不得她。

    先时对无忧的疑惑也慢慢放下,自己布了大局,可是要收那局的,并不容易,太需时日,无忧口的办法却可速成。那会让他痛苦,甚至会与她产生嫌隙,然后,她并不后悔,那样也好过他这样日日心不在焉,而她又要强颜欢笑。

    到底让王爷走了。姑姑轻着声音道,“大公主念了王爷多时,怎让不留王爷。”

    大公主脸的神情一泻,眉目色彩却相反地浓烈起来,“我与王爷是急不来的,一日留有祸根,便一日阻隔真心。朝堂与皇兄争,已是劳神,本没有意她,倒生出好大的事来。这样一下子做大,让人不得不拿了全副的心意对她。”

    侧妃进茶的动作一顿,看向从外面施施然走进,满是恭敬又看不出谄媚的无忧,“哦,王爷说给我听的,极是能为的人,原是姑娘么?”

    事前无忧整夜睡不着觉,毕竟是人命关天,虽然打定主意自己首先关心的是自己亲人的命运,可还想着去面对那位侧妃时会是怎样的心境,说不定会止不住的抖,然后一切败露。心所有的惊悸,胆怯,不忍,与剧烈的拉锯,都在那抬眸一瞬轻易地土崩瓦解。

    要是那样,她再无法去做别的事,去救她生命最最重要的人,所以,这一次,这一次,让她做得好吧。那样之后会少害很多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