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荷广院

第四百六十三章 荷广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要怎么置六姐姐于不顾。 男人是最不可信的。顿了顿,神思笼浓愁。

    蝶儿知道小姐一定是在想候爷的事。下面的话便止了。

    默想了一晌,无忧抬头,“这次也罢了,大兄长的话莫再提起,我与六姐姐姐妹一场,无论如何也是要救她的。”

    蝶儿扁了扁唇再不敢多说。可脸的疑忧神色终是难散,“姑娘如此想,只怕大公子会有动作。”

    无忧叹了一口气,愁的显然也这个,要赶在大公子之前力挽狂澜的办法,可整个脑子却如同窗外夜色笼罩,无论如何也破力不出一道新光来。

    虑着,此时这样的事还不容外人所知,虽说风言风语迟早会不胫而走,但到底不得大兄长的雷厉风行,现下最要紧的是拦住大兄长。只是无论如何,也断没有空手套白狼的道理。偏偏大兄长瞧着性子随和,野心却是极大,一直只是盯着皇的。

    到底也算是弱点,且要想出如何利用,如何利用。

    门已经有低低的声音在轻唤着蝶儿。

    无忧一向耳尖,听出是小南的声音。自从次的事,无忧只是一直淡着她。

    那是无忧给她的机会。

    这一次不知她说的是会是什么。

    蝶儿见无忧向自己点头,便出去同她说话。

    转瞬回来时撞落了珠花都不自知。

    无忧心一震,又提醒自己镇定。

    蝶儿来在她面前,细细观瞧虑惧已经在她脸升成。

    见无忧瞧她才尽量轻着声音,好似不想吓到她一般,“小南说大太太意欲将姨太太送往密树。”

    无忧手的正拿着的绣线洒一地,一下子站起,头一痛,身子摇了一下。蝶儿连忙扶了她,母亲住在禅寺之已是无依,现在又要送到苦寒之地。

    蝶儿扶无忧坐好,再次直挺挺跪在无忧面前,“小姐只管将这件事交给蝶儿,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奴婢若然犯了错,请小姐不吝责罚。”

    短短几个句子间,无忧已经明白,蝶儿的意思,她是要替自己去害六姐姐,再让自己为了良心的好过将她惩罚,听到蝶儿惊呼出来,才知道自己握拳太紧,已经将指甲深入到血肉之,淌出细细的血痕来。

    低天长叹一声,“看来这一世终是无法得来活得心安理得。”

    蝶儿急道,这一切本也不是小姐的错。只是明智的选择。

    与大兄长互换主意并不难,去看六姑娘的时候,无可避免地遇到大兄长。

    之前,她一直回避。只是怕自己因为复仇会变成怪物。

    可现在连大世子也看出了她眼里的意思。

    这是世人所说的良心丧于困地了,连外人也一眼即知。

    大兄长的办法很是简单,在今日夜里用火,烧了这荷广院,对外人只道六姑娘殒了性命。然后将她偷出。

    无忧的担心是瑞表哥如此失踪会不会反提醒了大家。

    大兄长早已想好了一切,要在皇面前为瑞表哥求一个官下来。那时大家必然不会再有怀疑。六姑娘不肯对大兄长说的人,大兄长还是猜到了。

    事情的罪魁祸首不但没有发落罪名还得到官封,这个自然掩饰得好。

    无忧想了想,又道,“六姐姐一个人在外面总是让不放心。”

    大兄长平声道,“三月后,会安排瑞表兄谪官京外。”

    如此,也算得是万全之策。

    天蓦然降下冰雨如钱,扑打在脸生生地疼。无忧与大兄长对视了一下,转身进到屋里。

    一一告知了六姐姐,见她反而喜形于色,心只觉五味杂尘。说来,虽是大兄长想到的办法,可自己却不单单只是助纣为虐那么简单,现在事情的发展,又何尝不是自己的所望,只不过是禁着那层可怜的抵赖,想要托脱给他人罢了。

    拉住她的手,“姐姐且要保护好自己,在外面不家里。亦要少出门,对了听人说南地湿冷,那护腰护膝也不可贪懒便不配着了。”

    还想着要说什么,已经给六姐姐拧了一下鼻子,“倒是将我当个孩子,天大的错也犯了出来,一切都是我活该,唯止苦了娘亲与爹爹,可我这样走了也是为了候府好,倒是妹妹,一日有大太太在那里,叫人放心不下。”

    无忧一阵的恍惚,回过神来时已经紧紧握住她的手,“姐姐一定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六姑娘知道她的言下之意,亦是认真点头。

    无忧只觉得胸虽有千言万语,却真的是不知要从何说起。所有能说给六姐姐的安慰之辞,燃起又寂灭,只剩下哑口无言。

    离愁别绪如横生的枝蔓,打理不清。

    反而是六姑娘笑着劝她,“我可是盼着,今日里减殒的背离的,他日里托了妹妹的宝贵、全都弥补呢,更因着妹妹所慧,让姐姐占了更多也不一定呢。本也不是妹妹的错,你也不必怨着自己。”

    是夜,云收雪霁,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刻,六姑娘被大兄长安排着已经路,夜半时分荷广院燃起熊熊大火,满院响起走水了的呼喊声。无忧对着疏淡月色,想,是自己的错,让六姐姐这样奔走异乡。再多的理由,也无法让自己逃脱于六姐姐的这桩冤孽。

    荷广院的火势太猛,不足顷刻,便已经烧红了整个半边天,空气弥漫着焦透了气味,直到整个荷广院的建筑轰然倒地,移成一片废墟。

    犹隔着半个候府已然听到那里哭声连成了片,大家都道,六姐姐在其葬身火海了。

    缜密的大兄长,连替代的尸身都找到。据说是在死牢买的尸体。大火化去一切可以勘验的证据,只留下六姐姐腕间飘兰花的翡翠腕镯,三太太见了那熏得黑透了的翡翠手镯,一下子晕了过去。

    大兄长组织人泼水灭火,全无一分的懈怠。

    这样的事自然也瞒不住老太太,众人虽止了来看,却到底引了旧疾,让大家慌乱了一场,一直晕睡不醒,过了日落时分才迷蒙醒转,第一句话问的也是六姑娘。

    无忧满怀痛恨,眼里的泪藏也藏不住,却也不会有人注意,亲历了这样的事,众姐妹个个都将眼睛哭得通红。

    无忧委身在人群一遍一遍地想着六姐姐只身一前天涯飘零可好,又想到,她当日,望向自己明亮的眼睛充满信任,所以,自己一定要得到的那个地位,再也不能有退缩的理由。真的再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