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惊秘

第四百二十七章 惊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蔡单志看着她,“无忧不必感激,这么做不是为你,只是要还了蔡氏的养育之恩。 其实,关于矫诏,只是老太师给皇设下的一个局,算作是对皇最后的一点报复。可惜,我想了这么多年才想的明白,当时,我只以为事情是凑巧,总有一天我会想起矫诏的所在。实际的情况却荒唐至极,那矫诏早已毁失,老太师弄出这一局倒是高超,不过也挺坑人的,让我想这么多年。这种事说出来还真是丢脸,我原以为,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说出来了。”语毕,脸已经升起失力的红色,紧紧拽住无忧衣袖的手,颓然坠落。无忧整个人随着那失去的力道,摇了一下。

    无忧之前一直听说蔡单志手里面有连皇都忌惮的秘密,可却一直不知道的是什么,今日陡然给蔡单志揭开全部谜底,虽然努力让自己持定,可终究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彼时,那个躺在床将所有人都耍弄了一番的人,这样轻松的说出他耍弄人的根本,却是一无所有。

    而现在,他又将那个一无所有这样转交给了她。

    无忧用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钻心的疼痛让她很快确认这一切果然不是幻梦。她也无法再行安然下去,只觉得蓄在眼里的泪又要忍不住了。

    虽然她是个女孩儿家,可终究也是蔡氏的人,得他这样忠义相助,纵然无力回报,也要感谢一番。

    只是她刚动了个唇形,蔡单志已经出声,“我刚刚,说过,这些都不能算作我予无忧小姐的人情,见今你得了便宜便罢,只管去吧!在这里磨蹭得久了,一来容易被他们发现,二来也容易让我反悔。”

    无忧的脚慢慢退出了一步,又向前进了三步,然后一样被他拦住话头,只不过这一次是他伸手,打落了床边的一个杯子,“快快离去,不要让我瞧着不耐。”无忧见他气得越发脸红,再不敢向前进步,估算着外面的鸣棋也不能坚持牵制太久,狠狠心遥遥向他下拜,扭头退出了房间。

    等她一路冲出院子,再次绕到假山之后时,浑身的下的力气全部用光,再也挪不动一步,慢慢委顿在地面。一时之间有太多的变故,照蔡单志的说法,从前一直是赤手空拳的自己,从这个新鲜的大谎言开始,是拥有了新的力量吗?

    她心绪烦乱之时,鸣棋慢悠悠从假山的另一边绕了过来,打量她一团乱麻的表情,只是安静地揣摩着刚刚她的所遭所遇,并没有直接出声问她什么?打量了一会儿之后,转而坐在她旁边,“这个时候,我该做什么?是该打听一下你遭遇了什么?还是该装作若无其事?你会喜欢的是哪种?”

    无忧已经委实提不起半点精神,所以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鸣棋被她逗得笑了,“所以,我该做的是哪一个?”

    无忧忽然拉过他的手去,动作很是轻柔的在脸贴了一下,“该做这个!”

    鸣棋震惊不已地看着她,“你刚刚是去见媒婆了吗?要不然是,里面那个人其实还说了我的好话。如,他这样将你托付给了我。”

    无忧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半含笑靥看着前方,等鸣棋说完了,又耐心的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很慢很慢的说,“嗯,他是那么托付的,他说世子是可以依靠的人,最重要的是,世子什么都不缺,他不可能骗你什么。”

    鸣棋听得一脸讶异与唏嘘,“我可没对那个人说过什么好话,他不可能这么说我的,”然后,他顿了顿,“不过他委实与你有干系,又眼光锐利,能看出了我的真心,没有什么稀?所以呢?所以你听到这些话之后,你的想法又是什么?”

    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当口,晚风似乎变得更加轻柔,还吹过来不知何处的一点点花香,无忧没有开口,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夜色之下,她的脸,已经浓浓的烧起,但是,有浓重夜色的掩护,让她这样的安心,这是可以进入梦境的时刻,像她现在说出的这句话也可以当做是梦话,伴着鸣棋紧张的呼吸声,她如口吐莲花般说出,“今夜你来了,这美好的梦境也来了。”说完,主动将头靠在了他肩,因事发突然,鸣棋竟然半天没有找到这种感觉的真实性。

    无忧看了一下,如处理云雾之的鸣棋笑了起来,“我平时真的对世子那么不好吗?”

    他浑身下震了一下,像是重新回归了现实,“我那么卖力的讨好你,却总是碰到钉子,不过所幸你还有良心,还有这样体贴的时刻。我可一向是得女人喜欢的,如果我愿意,可以随时得到,这帝都之第一风流公子的名号。”他顿了一下,看向肩头的慢慢点头的无忧,一脸怀疑,“我这么说,你也相信吗?你今天受的打击不小啊!”

    无忧再轻柔一笑,“当然相信,但是无忧的美貌也不差啊!如果出去抛头露面,只怕名声更响!”

    鸣棋直接笑出声来,“你自吹自擂的时候,不用我从旁,帮你欢呼几声吗?”

    无忧目光深深地看着他,“嫁给世子的话,我恐怕拿不出太多的嫁妆。”

    鸣棋挑了挑眉,“没关系,我也当不成门女婿,我们扯平了。”

    无忧低下头,想了想,“可刚刚,你到底是怎么撑的那么长时间的呢!他们应该很快会反应过来才是。”

    月风吹起烟雾,鸣棋将目光眺向月亮,“这说明合周公子没有逃避他的责任。死也要拦住他们。”

    无忧安静地抿唇,她在心里想,她真是喜欢他的骄傲,关于合周公子,也能直言不讳。

    鸣棋见她好一会儿没有出声,不乐意起来,“喂,你干什么又不出声了,难道,你现在是在我面前想着别的男人吗?还有,你说的那个,要将你自己托付给我,也不用给我点什么信物吗?”

    无忧没有想他会提这个,可是现在周身下什么都没有,有一点点犯难,鸣棋也将她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动作迅速的在她头摘下一支金簪来。

    无忧还在愣神儿,他已经揣进怀。

    无忧向他伸手。

    他看了一眼她的手心,一脸邪魅,“我也在想,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仔细想过之后觉得,我这个人是世最好的。所以,把我给你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