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尖角

第三百九十四章 尖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婉转歌喉,忽高忽低,断断续续汇入国舅耳时,如同一只冰凉小手,在国舅心肠之间挠痒,又如聚成焚天怒火一瞬烧尽他心肠。 他鬼使神差地走向那个院子。他曾以为他再不会迈进那里一步。可眼下甚至还不及细想许多,已经伸手推开了院门。

    跟一次他来这里的情形,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屋子里面仍然没有一个人在,听说那个环儿,最近在他府很是游刃有余,是以不常在自己屋。

    一踏那屋檐下的廊阶,似乎是闻到一种异香。

    忽起的柔风,更吹乱了他一重心绪。

    似乎隐约在心祈盼着,能在那窗棂的缝隙之间,瞧到屋的什么。

    他如此想着的下一瞬,已经向窗棂探过身去。心还在笑自己的痴枉。

    他心之人已死。

    透到窗棂的视线,忽然自其捕捉到一个曼妙的身影。更有清晰水声撩拨。再然后,是曼妙婉转的纤歌。那么美的歌声,他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可又觉得在不久之间分明听过。是他新近得到的美人在床榻之唱给她听的歌。他是记得轻那里面的每一个字的。

    隐隐约约的倩影,更是看得他的心大起大落,从万古荒原一下子落英缤纷。

    他听到自己呼吸粗重。也在想,这是白日梦,还是真的还魂之事。

    而脚步脑海这些想法更快一步地破窗而入。

    那旁边都要新鲜的窗纸,连带着窗棂,一瞬撞散。

    挑开的帷幔之,体态玲珑的女子,早已经穿好了衣服,背对他而坐。

    他呼吸几乎要喷出长长火焰来。

    走前去,叫了一声,“美人。”心余焰,烧掉了他下面想要说的话,一切都变成重重的气喘。

    他这一声过后,屋也越发的安静。

    唯有破开的窗棂处,吹进轻柔的风,将这曼妙身影发间新插的花叶吹得拂动,娇柔花叶那样拂过云髻堆累的发丝,说不出的动人心意。他的心乱成了一片。

    他有些颤抖地伸出手去,想覆住那不盈一握般的纤腰。

    眼前香风一带,那身影已经从他手心滑了出去。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国舅府管事的声音。说是大夫人从别院里回来了,此时正跪在他的书房前啼哭,谁也劝不走。

    国舅扭回头看看空空如野的屋子再叹了一口气,“你若如此常到我梦来吧。”一步三回头走了出去。管事忙迎了来,“夫人她有些瘦了,老爷您看是不是……”话还没有说完,被国舅瞪了一眼,“她可是又给你许了如何的愿,要你这般为他说话。谁说,我是要去见她的,她若是觉得我那书房好跪,让她跪死在那书房面前吧。我早说过了这一生都永不见她了。”说完,气得振袖直向卧室去。

    从门外响起脚步声再到那肥硕身影覆窗纸时,泪珠一颗接着一颗不争气涌出云著母亲的眼睛。她爱了许多年,也恨了更长时间的这个人,这一次她又走近了他,可却再也不是为了从前的旧梦。

    无简单的,只有一种恨愫的感觉涌心口,却重得直接覆满了整颗心。那种沉重,像是要将一切都压得垮塌的重量。但她算是万劫不复也要死命撑住,再不后退一步。如同身后一步处是无底深渊,她再也退不得那样的一步。

    一切再不会改变了,孤独的盼望,是那种每想一次都会全身发抖的滋味。

    那个身影走进来,将手覆在她腰,那种邪恶,像是在那个部位生长起来一样,他们的不同那样被消除,她也变得同他一样,她对能看到这尘世的所有只有仇恨,所以她没有如同她想像的,在那只手的碰触之下弹跳开来,不仅没有感到害怕或者是纠结,那么平静地陷入了一个曾因详知其无痛恨,而要远离的那个深渊。

    此时,她心感觉古怪而且兴奋。她知道她会完好走下去。并为此而且欣慰。

    之后的一切也都是大公主事先安排好的,包括怂恿大夫人不顾脸面这样前来求情。

    但是大公主的力量,真的是无边无限的存在。她那时那样说,她还不信,而现在,从来清高自诩的大夫人却果真如同大公主安排的那样,来跪求这个男人。

    她如幻梦般在国舅手抽身而去。

    这种若即若离的勾引会是好的诱饵。

    此时,这屋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将目光望向那些大柜妆台,精致繁绣的床幔,但一切都只是犹如她现在的感觉,通通都是一场幻梦。

    那么不真实,唯有其如同仇恨一般的尖锐走角,都一尽地刺向她心一般。

    她这一次不会再犹豫。

    第二天相同的时刻,她又唱起了那首歌,然后一切依旧。他又来找她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她的存在。况且,他现在还在以为她是另一个女子。

    他的手伸出来,她没有丝毫退缩地迎去。虽然到现在能给他看的只是一个侧影,但她也立志要做得完美。

    早对坐妆镜时她曾经想过,她的出现这样的费尽心机地将那个如花女子模仿,也许会让他心生疑惑,但是足够的推拒与小心翼翼的错过会让他所有的怀疑顷刻烟消云散。

    国舅只是将手游走在她身,显然已经得不到满足。他一直在试图尽量温柔地将她转过身来,好看一下她的样子,但是在那个节骨眼,大公主设定的第二个人物出场,那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妾,因为那个苦命女子的香消,她最近又重归国舅府风光无限的地位,可那温柔进人骨子里的叫声,国舅却没有理会,仍然要将她转过身来时,她的脸色陡然变了变。

    幸好那小妾吊了一下嗓子。

    国舅一惊,似乎意识到他眼的她不过是一场幻梦。稍一走神,她又再一次完好挣脱出他的手心,因为是第二次这样游走龙蛇一般的消失,她已经能做得很好。

    身后传来那小妾娇滴滴的声音,她已经完她退回到帐后,她在暗处看了他们一眼,国舅将那小妾纤细身影揽在怀,抻出手指去触她的脸颊,这时她的心竟然一阵舒服。她喜欢看他这样,一步步向这些蛇蝎一样的女子怀去。即使不是她,早晚有一天他也会被她们吸光榨干,但是现在机会来了,她,绝对,要亲自做成那样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