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即合

第三百九十一章 即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国舅一笑,“本来还以为是失了宝贝,遭了大罪,哪知我的心肝,又想出办法让我重新得回一个宝贝,老爷我这奖赏你好不好。!”说完,纵身扑向个一瞬前还在娇笑的身影。

    室顿时旖旎一片。

    *

    大公主抬头看看这国舅别院,仍是一如继往的气派,在这面,他们二府,可是一直处于,你争我赶的地步。但是,不管国舅是如何低俗的人,这院子倒是修得别致,大公主还记得那几处水池廊榭在这帝都都是为人称道的所在。

    只不过,见今亲来一次,脚步在这些致景前面经过时,却未作分毫的停顿,给人引着直至了前厅。

    这样向前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有些有趣,甚至是有些着急,要前去瞧瞧那传说的女子到底是何模样。

    还沉浸在遐想之,身后的弥姑姑已经出声提醒她脚下,她低头这才发现,自己面前不到十步的地方,那花厅正门之处,堆放了大团的花枝,生生将厅门都堵得严了。

    大公主半转过头,轻声与弥姑姑道,“希望我们的猜测不是错的。”弥姑姑在大公主身后低笑,“看这情景,反而是不会错了。”大公主轻动了动唇,“你也认为那些是有意为之?”

    大公主走到切近,前面的婢子们正忙着打理那些花,手都急慌慌的,可一时之间,也还是腾不开那路。

    别院的管事,脸带歉意,向大公主请罪道,“我们夫人她,夫人她,爱极了这些花所以……”说到一半,已经很难找到体面理由,已经说不下去。

    大公主一笑,“夫人个性天真,那是最好的。”她说完这话,看向视线尽头处,白衣佩花的女子,看人要移开花,乐呵着去帮忙的样子。不过却好像是在帮的倒忙。

    打量了一会儿,大公主走前去,弯下身去,也跟着大家一起去拾那女子眼前的花。

    两只手碰到了手指时,那女子像是被烫了一样地抽回手去,歪着脑袋,很是懵懂看向大公主。

    大公主在看清那张脸时,呆了呆,心想,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是因心怀仇恨,誓要报复的心思铸成的么,那张猛然抬起的脸,乍然看去,已经是倾城佳丽,细致观瞧之间,更见得精致,尤其是这样懵懂相望时,简直让人瞧得出似有孩童的天真。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再也无法怀疑那美人计是否做得成了,因为这本身是无可替换的美人,一举一动之间都能让人深陷,让骄傲自诩天生丽质的大公主也不禁自叹弗如。

    大公主稍稍一犹豫间,手的花已经被那女子惊慌抢走,掩在胸口,呵呵地笑。看她仍然在装疯卖傻,大公主才想到她的处境,啊是要装疯卖傻,此时是在人前,当然不能阻止。所以即使是这样被她僭越礼数,大公主也还只是满脸带笑,未有责怪意味

    管事叫来了一向侍奉这位前夫人的婢子,终于将她劝进了花厅,大公主这才落了座,再看看一眼管事,“大夫人她已经回去了么,我是来看大夫人身子如何了的,不知大夫人何时痊愈回得府去了,有点可惜,不过,现在见到这位貌美如花的夫人也不错。”

    管事站在她面前赶忙陪笑,又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虽然总算是坐在了椅子,但动低头拔着花叶的自家夫人,再陪了苦笑。想着,他还是在这里照顾一眼的好。

    大公主自然知道他在顾忌什么,又不能将他屏退,是以,便问了他一些关于他家夫人的起居。

    等到有婢子前来换茶时,那管事也格外殷勤地亲手递过,大公主假意去接,忽然惊呼一声,似乎是一不小心手脱力一般,将整杯热茶倒在了管事手。

    那管事咬着牙才没有原地跳起,大公主马要弥姑姑将他扶出,又嘱着一定要找太医来瞧。像这样让弥姑姑送出,也是为了将这管事看得严实了。

    如此折腾一番下来,厅只剩下了她们二人。

    那位夫人还是不肯抬起头来,拔完了花叶,开始折那只花杆。

    大公主静静看了一会儿,“夫人倒真是的,一点儿也不好,我这个不速之客来瞧夫人的急切心意到底是什么。”

    面前如花的女子突兀地停下动作,看向大公主,打量了半晌,在大公主以后为她会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又低下了头,继续折腾那花枝。

    大公主再笑一下,“夫人如此楚可怜的样子,不要说那些男人,便是我这女人,也是无见犹怜了。可夫人怎么可以如此耗费这些得天独厚的美貌,只在这里耐着呢。”

    大公主语毕,那女子已经起身,将被她摘落的花叶一片片拾起,一尽抛在空。然后再姿态翩翩去接,一时间大公主眼前花影人影缭绕。

    大公主看了一会儿已经笑出声来了,“到了此时,我才知道是错了,我们,不该这么晚才见面的。夫人一句话不说,已经将一切告诉给了我,这普天之下有这般能为的女子又有几个?纵然有太多的事,在我们做过很久之后,依然不能认清那是对还是错,但只是我来见夫人这一条,想来永生都不会是错的。夫人脚下的燕合舞步,脚步之间虽然有意跳错几步,但那最得我心的几步,却都被夫人留下了呢,看来夫人也算一早与我志同道合之人。况且那被留下来的精华不仅愈发的合辙押韵还更见得费在其的心思,让整只舞相较从前降了些难度,也更容易让心思浮躁之人代入其。这些也都在说明,那在这世重返光鲜之心,在夫人心从来未有真的熄灭。”

    凌乱舞袖铿然垂下的白衣女子,已然将目光直直盯向大公主。

    室一寂。大公主在等着她出声。

    她也果然开口,“殿下真是慧眼,民女今日为了骗过大公主,连这心爱的衣服都扯破了呢,可大公主的心性却从不为这些小事所扰。殿下金口玉言说得不错,那些权势富贵不过是暂时让他们过过瘾罢了。最好让他们深切迷到其去,到得放开手的地步,日后的结尾才越是有趣。”

    大公主满意一笑,“我这陌生人看出这些,可真是不容易得很呢,看来夫人真的是很挑帮手的人,要是一个疏忽,错过了夫人的暗示,我们又哪里会有今天这一场,于大显来说利国利民的相见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