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微沐

第三百六十六章 微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国舅紧握环儿的手,含糊不清道,“磨人的小妖精,让我入了魔,哪里还管得了许多?”说完手心一痛,被环儿狠掐了一下。(.  . )

    他呲着牙,“美人这是作何?”

    环儿一笑,“国舅见多识广,还看不出来吗?我在做贞洁烈妇。国舅竟然都没有给我想条后路,这是烈妇之礼。”

    环儿做出如此厉色来,国舅却看得如痴如醉,“好亲亲,你怎样都是好的,让我抱一抱更好了。”说完,向环儿身扑。

    环儿退了一步,灵巧的躲开了。

    国舅因为用力过猛,撞在了门框。一脸傻笑地揉着额头,“美人油滑如鱼,呜,好痛,下一下抓到了。”说完,作势又要扑来。

    环儿则是不紧不慢反身下了台阶,嗓音清亮道,“国舅,刚刚可曾看到屋子里的姑娘?”

    国舅闻言,忽然一个恍神,“啊,对,啊,刚刚,分明看到美人是在屋,形态曼丽的,可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跑到这外面来了?”

    环儿一笑,语声撩人情肠,“国舅真正的好眼力,里面那个,是美人不假呢!”

    国舅开始摇头,“可美人你,不是好好的站在我眼前吗?原是我眼花了呢!想来,定是因为美人在心,太过挥之不去,才会眼花缭乱,错将屋子美人留下的旧影,当成美人了!罪过!罪过!美人饶我这一次。”

    环儿目光轻轻眄向庭花低映,“国舅大人这次,可是真的妄自菲薄得过了,屋那个美人可是实打实的,不信,国舅再向里面瞧一眼!一切自然见分晓。“

    国舅虽然还是不信,但是为了讨好她,向窗做了个动作,扫了里面一眼,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然后对自己也半信半疑起来,伸长了脑袋,继续向里面看,但听得,在那屋的重重纱幔之,依稀有水声流动。

    他只觉得整个身子都随着那一下又一下的流水声发起软来,更加努力的向内张望,忽然瞧到,自那重重纱幔之,伸出一只光滑洁白的纤细手臂来,被屋内烛火映得犹如,宝珠一般的水珠,自那光滑洁白的手臂淋漓坠落。

    虚无之间,似有异乡香盈鼻,国舅只觉得自己胸腹之,正有那从天而降的三味真火,熊熊燃烧起来,让他整个人几欲焚毁如灰,然后再也控制不住那胸的火势,愣是那样破窗而入。

    纱幔之的纤细人影听到声音,慢慢站直的身子向外问道,“可是,姐姐回来了吗?”语声清晰如莺如燕,字字婉转。国舅忍不住再次咽下喉头之间的烈火,“美人的肤质凝滑如油,当真让人欲罢不能啊!”

    纱幔的身影,显然是因为听到了陌生的声音,顿时慌乱起来,映在那纱幔的身姿,正在披挂衣服,显然是要逃了去。国舅手疾眼快,一下子扑去,紧接着是尖叫声。

    看到此处,环儿无意继续再看,只是,吩咐人将门窗闭合。自己带着一个小婢子转出月洞门,忽然有一个眉目清秀,看着眼生的婢子,轻轻前行礼,“女差所说果然不错,姑娘真的是很聪明,虽然是大公主心里的意思,也只向姑娘透露了一点,可姑娘配合的很好。看来,国舅还是喜欢屋的美人的。”

    环儿闭了闭眼,长出一口气,“看方才那般架势,若不是那苦命女子顶替,便是我了吧,可那位金官人到底打的是如何的主意?我刚刚顺了大公主的意思,说服那小妾在国舅面前提前夫人,他又弄来了这么个女子给国舅,可不是要我向那小妾说了空话,反树了敌么吗?”

    这小婢再向着环儿近了一个身位,看了下左右没有则声。

    环儿明白她意思,看向一边的小婢,“你到前面去等我吧。”

    等那婢子去得远了,眼前的小婢子才轻声道,“那小妾对大公主的意思太过犹豫,所以金官人才出主意给大公主,让殿下再物色来美人,经由夫人您的手献给国舅。将她逼一逼。”

    环儿不是很明白她说的意思,“可是如此一来,那位前夫人又如何敌得过芳龄正宜的妙龄女子呢!”

    眼前的小婢子已经轻笑,“金官人的意思也只是给那小妾一个威胁,如果她怕了,会借国舅夫人之手帮她除掉这个根基尚浅的女子,让国舅与正牌夫人的矛盾愈深,也让她更有机会赢国舅心意。至于让她推荐的那位夫人,也是为了助她得到那位云著公子的过继。关于前夫人也不过是要她随口提提的事情,前夫人人老珠黄怎么能与她争锋。大公主殿下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让她地位稳固,带给大公主府更多的回报。”

    这小婢子虽然嘴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小妾好的意思,表情却在说这些时,轻轻看了一眼环儿与她略略过了一下目光。

    环儿刹然明白那内的意思,“如此说法,不过是说给那小妾安心用的,让她真的以为,如大公主所说,只是向国舅推荐一个疯婆子,总好过眼下屋的妙龄女郎。日后她想要与疯婆子争个风头,当然也不会被落下。这样绝对对她有利的计策,会使她更加全心全意加入其,却不知起她这个小妾,大公主更看重的,反而是那位前夫人。”

    纵然已经想到这些,但环儿还是疑虑重重,“可既然向国舅献个美人如此容易。”她说这话时,目光向自己屋望了一眼,笑了一下,“屋那个,不是那么轻易得手了吗?大公主也可以借她之口,说出前夫人的事情来啊!”

    眼前依然俯着身的婢子道,“夫人有所不知,这位国舅从来喜新厌旧,一夜春宵过后,遭厌弃的女子,不计其数。几年过来,唯有那位小妾最有手段,是留在国舅身边最长的。况且,国舅胆小多疑,若是这新晋的女子,猛然说出前夫人来,必会引起国舅怀疑,甚至有可能毁了大公主全盘的打算。是以,在此时,大公主不得不走这小妾的门路。只不过她终究是女子,最近一心一意想为正夫人,对大公主的意思一再敷衍,大公主,使用这种办法与她小小惩戒,为的是要她明白,纵然她能得到国舅的十全心意,也不过是在大公主手掌支配之间,半点也马虎不得。”

    环儿点了点头,“但如此的事情,又要如何借大夫人之手除掉那女子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