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三百五十章 夜观

第三百五十章 夜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国舅正自想得出神,已经听到金何来催促他动身,慌忙起身,依了他所说,重新装扮一番,其实,找不到那么素简的衣服只得找了院工的衣服来顶,又实在找不到,身材肥硕至此的院工,只好找手巧的秀女临时放开些尺寸去,好一番折腾,才扮得成了。!

    他一贯养尊处优得惯了,出门从来脚不沾地,这样大半夜在外疾行奔走还是第一次。转眼已经大汗淋漓,可又不敢叫苦,只得咬定后槽牙那么拼死跟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一双儿转过整条绣球大街,目的地似乎还是遥遥不见尽头,国舅正跟得气不接下气,见金何来忽然停下脚步,忙四下打量这里是何处,秋熙两个字映入眼帘。他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金何来将他带到这里是何用意?一脸警惕道,“贤弟可是认错了路,这里……这里……可是大公主地盘,我来并不方便。”

    金何来冲他呵呵一笑,“我说出来的,那些不像真的诡异说法,到底真假,兄长来在这里一看便知。”

    说完,他软底靴子已经当先踏王府的雕花台阶,一个浅淡笑意给了王府门前的双灯,映得诡异魑魅。

    国舅脚步开始踯躅。拿不定主意是要进还是要退。

    半转过身的金何来似有察觉,他的犹豫

    定住正台阶的脚步,“怎么?贤兄似有话说?”

    国舅再抬起头看一眼那金字匾额,“我的意思是说王府重地,我们这种闲人……哎,贤弟当知,我来这处所在是万分讨不到便宜的。”说完有些退步,想来,下一瞬要逃走。

    金何来降阶来扶他,“贤兄信我一次是,今日今时非同往日。”他话音刚落,在他们身边又有几个布衣打扮的人经过,走台阶,直入王府内,看得国舅一阵目瞪口呆。

    金何来一笑,到底将他携了进去,彼时,王府内厅早已经人满为患。

    国舅忙抬头向外看看天色,已过子时,万物皆以入睡,而这王府花厅之的众人,却还沉浸在某种怪氛围之,将这黑夜当白昼一般。

    他疑问的目光看向金何来。

    金何来附他耳侧,“国舅可看见这些人都在向王爷送的礼单。那便是其奥秘。也是世间无人不爱的东西。”

    经他提醒,国舅才想起,看看人们一直向居而坐的人呈的是什么东西。

    可人来人往,实在拥挤,只好见缝插针地看了那么两眼,居之人紫袍金带,正是向来肃然面孔的秋熙王爷,而那一张张由下人,转手呈的烫金大红信札,很容易让人想到会是重重罗列珍异宝的冗长礼单。

    国舅会出金何来的意思,简直感叹得如痴如醉。只是往来人太多,将他那声感叹淹没在人声之。

    金何来看了他一眼,道,“国舅好不容易前来一次,我们这距离还有点远,再向走前,看个仔细才是够本。”

    国舅吓得慌忙摆手,“不可,不可,王爷向来不待见我,如今他做如此悖逆纲常的事,我若是出现在这里,被他知悉,可还有我的命在?”

    金何来一脸恍然大悟神情,眼含笑,没再强求。

    王爷手下尉官,正在盘点往来人数,忽然在人群发现神情有些呆愣的国舅,仔细揉了揉眼,确定是他无疑,赶紧反身报告给王爷。

    王爷从那些烫金的信封取出信笺来,正是关于,边境之处敌军异动的种种动向,将那些内情一字一句,仔细浏览了一遍,慢慢放在书案之,“一个龌龊小人理他做甚?别说我行的是光明正大事,算是倒卖江山,我若是敢做,不怕他伺机从窥探。你且随着他的意是。看看他能看出什么子丑寅卯来。”

    *

    按照鸣得的意思,那小婢子在子夜时分跳出屋来,大喊有贼制造紧张恐怖气氛。鸣得与宛如出来相问时,她已经哭得双眼如桃,说那贼是来打个前站的,被她这么一喊给惊得走了,能够飞檐走壁,开口提她家小姐的名字,已经是暗藏贼心良久,想来此地再不宜久留。

    婉容有些犹豫,觉得此事应该告诉给师太,请她们定夺应对。但小婢表示事不宜迟,那贼人虽然暂时被吓跑,但是听说还会带的人来,一定要将小姐抓走。

    鸣得一听赶紧出言赞成小婢的说法,“这山间贼盗最是凶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姑娘必须在此,反而要害了整个庵堂,还不如暂时下山一避。”

    宛如犹豫良久,终于点下头来,小婢子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些简单的物品,鸣得在一边帮忙,被宛如拉住,“公子是无害的,何必受我牵连,深夜奔波,还是留在这里等伤势渐稳,再行下山吧!”

    鸣得一听要他留下,顿时摆出一脸了不得的要命表情,“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人,此时都不宜留在这里。”

    宛如听了浅浅一笑,但有马收了回去,想了想,提醒说,“此处下山,好走的山路只有一条,可也极容易与那些贼盗正面相遇,我们还是走后山吧!”

    那小婢子一听,都急了,“不可,不可那后山根本是没有路的,此时天色又黑,万一要是摔了可不好了。奴婢觉得咱们还是找一个地方先藏起来,让过他们去才是。

    在那小婢子惊得的如小鹿乱撞的一双明眸当,宛如终于清醒地确认,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而她心一直犹豫不决的事也有了定论。

    在这寒风啸啸的山,望不到帝都的繁华,如果呆在这里,时间拖得长了,她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机会能逃离这里,为了救自己,搭进去一个人的半条性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其实她也不晓得这次的孤注一掷能否成功,她想要诱惑鸣得从山崖坠下,摔断他的腿,然后,让国舅嫌弃,让飞营云婉的与鸣得婚约结不成?而她甘愿以身相许,到了那时,没有退路的大公主,只会将他们成全,她也会名正言顺的成为大世子的世子妃。

    但从后山的悬崖坠落,很是凶险,如果一不小心鸣得也许会丢了整条命。这是她的顾虑之处。她想了整个晚,一直拿不定主意。

    她的犹豫,被鸣得误以为是害怕,他执起她的手,轻声将她安慰,“我爬过的山无数,虽然是在暗夜之,亦能看得清道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