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花眼

第二百八十八章 花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善修,虽然知其必有玄机,却不知掌控之人不能轻易抽出内力,也是说,接下来他会被迫支持竹人向太子发动攻击。!

    鸣棋也看出了苗头,要将丝线剪断,结果一靠近被巨大力量击退。提醒善修道,“这面,加的是你和太子的力量,兰姬的厉害是在这里!”

    “我们到底,要怎么办?兄长还没有弄懂这玩意的真面目,以身尝试,这是犯了兵家大忌!”鸣棋一脸抱怨。

    善修并不能在丝线收回手来,可嘴却不闲着,“好在这次只会连累我自己,但也会因为因此成为棋表弟的好表兄,算作是一点收获。你千万不要碰我这玩意是在来真的呢!”

    然后,他瞅了一眼手的丝线,”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能将我的内力附去?听你的使唤!”

    此时,他手的丝线经过日光返回亮丽的血红色,从某个特定的方向看去,呈现出一种如同人五指长伸的妖异之态。现在它正经受着巨大的力量,却没有一断的痕迹,因为它被做成这个竹人的控制引线的之前经历过一次如兰姬所说浸血褪丝,难道一盆鸡血的加持

    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善修对此产生了深切怀疑。但眼前状况又似乎不容人怀疑。

    照壁映出太子被丝线的力量震动,身的束发带,腰带与衣服全部挣开。

    而达成这一切的竹人,只做了一个击掌的动作而已,五根竹枝做的手指,在空舞动时简直让人叹为观止。那一刻,它们像是一种有血有肉的存在。

    此时,四下寂静如万世已灭,诡异的风,无声吹动太子身体。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飘飘欲仙。

    鸣棋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让这个场面给吓晕了,那么是太子整个人都在得这样诡异的风,吹的摇摆不停,但在这个期间,太子的反应是零。他似乎是自己已经沉浸到某种冥想之,对他正以身受之的一切无知无觉,直到竹人用手指将他划伤,他才好似疼醒了,突然睁开一双眼。充满血丝的双瞳,那样清楚地将血色映照在照壁之。

    绚丽日阳似乎只在一刹那之间变得惨淡苦寒。阴森的气息,好似是随着太子的一呼一吸,进入到身体里,让他觉得如同置身万古玄冰之。

    而于他仅有一步之遥的竹人,此时的状态更为惊人,似乎是半腾在空。将经过的风丝化成风雨如晦。他伸出手,之前明明没有在下雨,可这个竹人的每一分靠近,都将经过的风变冷,在他面前凝出一层霜气来。

    然后,他终于问出那个这一切更诡异的话,“你到底是谁?你到,到底是谁?”

    他说出这几个字来,却仿佛是用了极大的力气,一层又一层的冷汗在他额间密布,然后全身冰冷如正在冻结,他又觉得嗓子似在激烈燃烧一样,再一次用尽全身力气重复问出那句话的他却只做出了一个口型,再没力气发声。

    竹人连同四下的诸什,全无应答。

    鸣棋,听了听,四下无应,将这诡异结束的很是正常,张得大大的嘴巴也合了。

    可此时太子脸的表情却变得恐惧,他张大嘴依然无法出声,只能用手去捏自己的喉咙,直到说出那句,“是你,真的是你?”

    鸣棋确定自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听到竹人回应过他的声音,看到善修也是同样疑问。

    下一瞬,在高坡之下能神速将自己聚合的竹人,精心舒指做成兰花状。

    外人不得而知太子一直很喜欢兰姬的兰花舞,在他们洞房花烛夜之后,太子一直对兰姬的兰舞有一种痴迷的喜欢,而这其,会配媚眼空空的各色眼波,绝对能成为他认出她的法宝。

    鸣棋边看着高坡下的太子边对善修说,“他看来已经认出了这个人。”但鸣棋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却让他自己的惊诧了一下,兰姬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呢?他猜不到答案,他靠的善修手的丝线更近一些,将视线从各个方向打量一遍,想要找到它的奥妙所在,现在他们能看到的一切太过光怪陆离,这个丝线,虽然很亮,但确实真的是很普通的一种,在善修的手指看起来,除了红一点亮点,再没有将什么信息传递,但下一瞬他与善修,同时都瞧到细如发丝的亮线浸出了许多细小水珠。

    他们不确定这些到底是什么,但这丝线与那个竹人的沟通连接,如同是真人身的血脉一般的感觉。

    在鸣棋想到这一点时,令他再次吃了一惊,为什么会这样?他想这大概同人身的血脉与骨头是一个道理。

    如果说竹人身的竹子形同人身的骨头,那么这,红色的长丝是如同它的血脉,但他们是分离的。可实际在人的身,能分离的只有思想与力量,用思想与力量做去做事情。

    离开手的飞镖能飞很久,是源于那力量蓄积之后的释放。

    可兰姬已死,无论是她的思想还是力量,都不可能再得以蓄积和释放。况且善修他已经清楚地表明,这个主人是由他制作的,也并不是兰姬留下的成品,那意味着,这个竹人不仅不会与兰姬,有一点点的亲密接触,更没有一次碰过她的手,那么会是什么造成了如此,诡异的情况,像是有一种关于仇恨的记忆在竹人身生长。

    这些情况真是让人一头雾水啊,而下一瞬鸣棋在想,会不会在自己以为善修与自己一样,在被这种怪异惊住的同时,其实他反而是落入了太子与善修联合编制的圈套之,自己以为这一切诡异到了极点,不过是两个人表演的一出戏。

    但这种怀疑很快站不住脚了,因为不论是四下的天象,太子那种至深的惊恐,还是这世界本身的诡异都透露出这种情况至少要五种天象,同时集合在一起,绝非人力能够随意达到。

    终于,他发现丝线面的一点点兰花的花粉,藏在那细如发的轻丝的几乎微不可见的罅隙里。如果不是他偏爱兰花,要么会无知无觉的将它错过,要么是看到了也认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太子府有兰花的极品,那是今赐名的,花眼,叫做花眼的一种兰花。

    而现在,只要细看这些花粉,会瞧到他们虽小,却有如一颗颗眼珠,呈现了淡淡的绿色。(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