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折子戏

第二百八十七章 折子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子已经感觉到这几乎与骷髅无异的竹人,似乎有轻微均匀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他心明白那是善修或者在这王府别的什么人,用深厚的内力达成的效果。

    之刚刚,发现这个竹人的惊,他心已经起了几分忌惮,这并非看去快要散架的竹人。

    它必是有内功深厚之人,隐在幕后,如偶具般精致控制甚至能向人发起致命的攻击。

    起他刚刚觉得这只是一个下马威,现在的他已经逐渐谨慎起来。

    这似乎与从前他对善修世子的认知发生了根本的矛盾,说实在的这种怪的事如果能发生。他也只以为那会是在大公主府,诸如之前的龙阳之事,也并不出乎他意料之外。因为大公主从来不屑隐匿自己的锋芒,她总是喜欢,你看出来那些锋芒。

    但传说,更为正直一些的善修,是他想不到的转变。他还想,再想出细致的应对方案前,最好不要动作。

    已经探到眼前来呼吸可闻的竹人,却忽然全身骨节一尽收缩,似乎正在全身痉挛,然后下一瞬,整个竹骨因为剧烈的蜷缩,超过了那些竹子能负荷的程度,已经发出了可怕的“吱吱”声响来。

    眼看着,下一瞬,要散崩开来,更多的,呼吸一样的因为内力而产生的白气喷洒到太子脸,竹人似乎是因为痛苦,嘴巴大大张开。那般情景让人觉得下一瞬它能痛苦地叫出声来,事实也正是如此,太子只是那样想了一下下,竹人已经大张开嘴巴,用同样是竹子做成的牙齿下磕了磕,一种类似于悲鸣的声音清楚的从它喉咙传出来之后,一些附在它身的竹皮因为这声悲鸣,落叶般,块块剥落。

    在场吓傻的不止是太子,连鸣棋做个旁观者都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忙从旁边下一小截树枝丟在嘴巴里叼着,“这家伙看起来有点意思。只是兄长是从何处得来这东西?”

    善修的目光继续注视着高坡之下足足半晌未移动出寸步的苍介,“这个么,从被你丢了的塔建图,洒了一些水,然后找到的这个,想了一整天,都不知道面画的图是个什么?说来如同天意成全,放在案边经了风吹扑到烛火。图并没有被烧毁,而是现出了,这个的制作方法。粗粗学着做了一个,还不是很精到。其实,这个是兰姬琢磨出来的东西?果真是个女子?”

    鸣棋给他这些话惊得咬断了嘴里的树枝,“这样的人物最后的结局却是心甘情愿殉情而死吗?好像与这样的机关算计很是不符。”

    善修很是随意的摇了摇头,“一开始我也觉得,她只是个软弱无力,只知道以夫为纲常的女子,可是现在事实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不仅不简单,相反也许会更加复杂一百倍。。”

    鸣棋眼睛亮了亮,“兄长的意思是说,最大的这出戏也许还是兰姬留给我们的,所以说在这世最不能得罪的是女人,你若是负了她,她是死了也能扰得你日夜不宁。但现在这只竹人看起来真是怪,兄长确定是按照兰姬描述的步骤做的吗?它这个样子,怎么并不是在攻击太子呢,自己都快要散架子了。兄长该用乘竹子的。”

    善修看了看手的丝线,“控制这个东西的步骤,其实很是简单,是从拇指到小指的几下动作,还有要用到一点点内力,实在不太可能出错。太子想不到的是这个竹人的一举一动也是兰姬的一举一动,我们要知道兰姬对太子的心意,接下来的是。”

    竹人一脸难捱的情况维持了很久的时间,在太子身后的小厮想将他拉开,退到与这竹人相隔的安全距离,太子却听到竹人口发出离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楚,却觉得莫名熟悉,那是第六耳几乎听不到的轻微声响,“介郎介郎……”

    他闭眼睛,晃了晃头,觉得是自己幻听幻视。再次睁开眼时,却恍惚觉得眼前的竹人与兰姬莫名的相似。它张开嘴巴将他打量的样子,它一直盯着他的样子一幕幕在他脑海回放,快如疾电,却诡异地暗合他要毒死她的最后一夜,他们抵死缠绵之后她看向他的眼神,她笑靥如花,目光更是透彻如清谈,他差一点要心软,想要放过她。第二天要给她下的毒药,需要在今夜用前药,那样她最后的症状才会完美如病亡。他在她看不到的视角里将袖的毒,粘到指甲,然后去碰她的脸,再细细吻过她之后,用手指一点点轻抚她的柔唇,然后,看到细白无色无味的粉末被她伸出粉红色舌头一点点舔进口,似有回味。

    她抬起头看他,“我为殿下做了许多事!殿下不可负我。”

    他伸出手,抱紧她,“我知道你是天下最好的!”

    她努力在他怀抽出身,“殿下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殿下一定要好好待我家人,他们以我嫁给世子为荣,我不想他们失望!”

    她说完这些话,抬头看了他良久,那是从不会在她眼睛出现的光,似乎丽阳还要炫目三分,让他觉得刺眼,他想到这里,再去看竹人一对空空的眼眶,忽然觉得,那里边,正在发生刺目的光泽来,让他不得不伸出手蒙住眼。

    他刹那之间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狠狠将那只近在咫尺的竹人推了出去。动作来得突然,善修似乎也没有猜到这种一直看似宁静状况下的突变,手的丝线被太子力量卷带使竹人突然感受到冲击,四散着飞出去,重重摔在地,立即解体成一段段的竹枝。

    鸣棋见状,急道,“兄长给我看的是这个吗?简直有点儿……”话还没有说完,分崩离析的竹人,以此前,更快的速度,聚合成一个整体,因此而产生的巨大的力量差点将仍掌控着丝线的善修,拉下高坡。

    善修,虽然知道其必有看不透的玄机,却不知掌控之人是不能轻易抽出内力的,也是说,接下来他会被迫支持竹人向太子发动攻击。

    鸣棋也看出了这种苗头,提议将这丝线间断,刚一靠近被巨大的力量击退,跌跌撞撞出好几步。提醒善修道,“这面,加的是你和太子的力量,兰姬的厉害是在这里!”(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