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清脆嗓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 清脆嗓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倾染染眼前河面的耀耀金光,“我与她见面,其实与她是谁无关,一切不过给皇后看的,我日后会是鸣棋的世子妃,怎么能不将皇后与她防备。 无忧娘亲的把柄,是侯府的把柄,他们早在同一条船了,还想着能够独善其身吗?多见见敌人才好知己知彼。”

    那婢子露出担心目光,“可奴婢担心的却是皇后,一来皇后后明知郡主日后会是王府的人,还这样全不计较地与郡主合作,不知是有什么陷郡主于其的心思。二来,这样的事,若是大公主知道了……那婢子慢慢抬起头,看了倾染染,已经不敢再说下去。

    倾染染由始至终面色平静,“皇后想要处理掉我的办法很是简单,只要在我们这次密谋成功之后,将一切向大公主和盘托出即可。”

    婢子面色白了白,“郡主明明知道,怎可以身犯险?郡主在这大显受的苦本太多了,我们不如回到高国去。郡主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苦的,可棋世子他……说到这儿扭过脸再也说不下去。

    倾染染向远处的,柳含烟色看了一眼,“所以我们要掌握住皇后一个把柄,往来公平才是。你道她做得这出计策来,真的只是为了陷害一下无忧同大公主吗?皇后以为我太年轻又是蕃国人,并不懂得这些,她们是想将最后的所得据为己有。我虽是小国郡主,胸怀与眼界却并不闭塞。皇的第十七子已经日渐崭露头角,皇后对此心生畏惧,而那些东西能助她成三分的事。此事不成也罢了。此事若成,在那最后一一个环节,我要叛出。邀大公主去捞真正的实惠。我早对大公主说过,我会是她儿媳妇的最好人选。所以一切都要进行到最后一步才可实现。终于让我得到这一天,有时候丢人丢大发也未不见得不是好事,刚刚忘了告诉大太太这句最重要的话了。”

    婢子很快在惊异回神,“可是皇后到底是如何选无忧的?这样想起来真是有些怪。”

    倾染听了听不知何处传来的柳笛声,“听大太太说是皇后在梳头的时候觉得无聊,随意问了问京的新鲜事,那婢子有个妹妹是在王府当丫头,将无忧与世子之间的事当作一出趣味,讲给了皇后听,我也被牵连其,描述得无凄惨。形同一桩冤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皇后听了这些坏事,心情一定是变得大好。

    云著手起剑落,斩下一段柳枝,几个与他同期新进宫的小侍卫一齐跑过去拾起来一瞧,细细的柳条面已经被分割成了如头发丝般粗细的千丝万缕状,如果执意要形容一下那个东西,简直条条如同藕断丝连一般神。对面想与他试的年轻侍卫被此等情景吓得再不敢出手,扫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刀,灰头土脸,逃了去。

    周围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云著拍了拍手的灰尘,将刀放在离自己远一点,“大家不必大惊小怪。这样的也不意味着我会用什么刀。能得如此,不过是因为我练了这一下,足足有二十年之久,刚才是糊弄他的。”

    众人摇头,表示他太过谦虚,云著也不跟他们计较,正打算给自己找个好地方安置。忽然在他身后的窗子糊的窗纸毫无预兆地裂开,然后伸出一只手开始慢慢撕扯那窗纸。瑟瑟的声音由小渐大,那般情景麻浸浸地的瘆人头皮。

    一个叫小旦子的侍卫胆子最小,用手指着那窗纸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那,那,那个,不会是女鬼的手吧?”云著眯了眯眼早看出了其的端倪,“也许是吧,但好像长的不够纤细灵巧,应该是个不会女红的,笨鬼。”

    见云著还认真战在原地分析个没完了,已经跑开了的小旦子又重新跑了回来拉住云著的袖子要他一起逃开。

    鸣棋一脸不情愿道,“刚刚太累了,我得歇歇了。”然后,干脆走到一边去,躺在假山晒太阳。

    小旦子急的都要哭了,他只翻了个白眼,“哪里要怕了,鬼是见不得光的,她出不来的,她只能在里面呆着。她是见不得人的。”

    那些侍卫转眼作鸟兽状散尽,小旦子最后也跑开了。

    太阳将石头晒得暖洋洋的,云著正躺得惬意脸的日光忽然被什么挡住。

    他仍然不动,那影子等了半天,好像是失去了耐心,用一把好嗓音发出清脆质问,“你是骗他们的吧?一个凡人的手,怎么能将一小截树枝削成那样?还是在那样短的时间里。你能骗得了他们,可却骗不到我。刚刚的那截树枝一定是你事先已经削好了的,然后瞅冷不见拿出来骗他们。这样这些人留在这里的钱你可以独吞了!是不是?”

    四脚朝天躺在她面前,始终闭着眼睛的清俊男子不出一声,半晌,居然伸出了一只手,向一侧摆了摆。

    清脆嗓子,怪地看了半晌仍然明白他意思,本想高傲来着,结果给他弄得太过好,忍不住脱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还公主呢,怎么连这个也看不明白?我是叫你让开!你挡住阳光了!今儿阳光可真是好我是多久没有晒到了!”

    清脆嗓子看到自己被慢待,一时惊得不能出声,良久才跺了下脚,“你是说,你知道我是公主,还叫我让开如此无礼,不怕我让父皇惩戒于你吗?要是你的脑袋被砍下来,你要后悔可都来不及了。”

    云著睁开一只眼睛,“公主的意思是说要我的脑袋吗?可在我弄丢它之前,皇会问公主是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到这种粗鄙所在?今家风严格,估计会让公主禁足一个月。想想一个月,好像都算是轻的。半年也是有可能的吧。”

    清脆嗓子一时间被云著问得哑口无言,足足半刻,才又将那半截树枝愤怒地摔在云著脸,“你又在骗人!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公主?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云著之前还微睁着的一只眼,立时合得严丝无缝,“我对你有恩,当然应该知道你是谁。日后也能找你报答我今日于你的恩情。”

    那清脆嗓子“哼”了一声,“你可真是能胡说八道,你若不是打听了别人,光从声音能听出我与众不同吗?(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