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箭双雕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箭双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惊了惊,“兄长没有说清楚的后续,是用这个竹人前去攻击太子?若你是用一个人来对付他,他可能连眼睛都不眨地假装示弱,但是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估计太子真是要被吓出真功夫来,只一点,太子身份尊贵,此地又是王府,兄长,这样是否太过明显?。!”

    善修抬头看了看四下里,“这里是四年前买来的,准备修台子的所在,那种想法却在一年前打消,如今,此地已经卖给了国舅大人。

    鸣棋更是称,“兄长的意思是要与国舅,做个邻居。相互怨怼的时候也好近便?国舅一向喜欢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到时候,兄长可算是有得烦了。

    善修一脸神秘道,“听闻国舅府的小库,已经有些负荷不下,他长年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他若是肯搬来开库,日后王府的开销可以花在他的账。”

    “如此机密,兄长是在告诉我吗?”

    一丝笑从善修唇边明亮升起,“嗯,我喜欢看鸣棋表弟眼红的样子!最近鸣棋表弟都只是去看美人,不太看我了,眼红的样子也不多见了,搞得我很是想念。”

    鸣棋伸出手掌,迅速动了动面的几个手指,“要是这样,我不管,反正旖贞因为兄长而买的花啊,布啊,兄长要先来给结个帐,要不然我下晌去找国舅,将这事情说个明白。”

    善修看了一眼还在跑来的路的侍卫,“听说云著这走马任了?”

    鸣棋将目光移向一边,笑了笑,“那臭小子说,他很是不愿意带刀,说是怕女孩子见到他觉得身带戾气,还说他自己可是月白清风惯了的,只是对宫内月俸表示满意。”

    “这么说他是要请酒?”

    风传来鸣棋的笑声,“可是他又说国舅府用借口免了他的月例,所以他基本是穷困潦倒了,日后要向我借钱。”

    善修一笑,“看来我们也该闯些祸凄惨一下,让他不要将我们指望。”

    那边的鸣棋已经满脸憧憬,“但皇后将来会怎么为难他呢?真是让人期待。

    善修直接向鸣棋泼冷水,“你倒是敢期待他穷困潦倒,重重受险,他会来向你哭诉的,到时候你打算如何呢?”

    鸣棋看到善修动了动手指,一直静立不动的竹人,立即隐进一边的草丛之。

    鸣棋向善修道,“我们将这个借给他怎么样?让他用这个去对付皇后,当然对付国舅也可以,不过,最好还是对付皇后,这样用过之后,再收他的钱。”

    善修长叹一声,“这是棋表弟今年想到的最快出卖我的办法吗?”

    鸣棋脸出现可惜神色,“早知道有这个,我当初应该劝兄长将他留给皇后用,不需要动武,只是那么稍加观赏即可。”

    话音刚落,那侍卫已经跑到面前,“太子求见您。”

    鸣棋凝了凝那侍卫,头的汗珠,“去告诉太子,此时大世子是云深不知处了,但总在这片园,太子当是溜个腿儿,找一找吧,这里看似风景还不错!”

    那侍卫听了,只是敷衍着向鸣棋点了个头。然后仍看向善修的意思,直到善闭了闭眸,示意他照做,才又重新跑回去。

    鸣棋左右看了一下,才移目向善修,“兄长,确定这里是最好的控制和观赏位置吗?”

    善修看着手若有若无的细线,“此处地形复杂,他从那边儿来,瞧不到我们,我们却总能从那边的照壁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鸣棋有些感叹,“如此的风水宝地,这样卖了,还真是让人觉得可惜。要不要我与兄长合演一出,抬抬价?”

    善修摇摇头,“我们棋表弟,喜欢言而无信,如今又沉迷女色,能抽出的空闲恐怕不会太多,我并不敢指望棋表弟能说到做到。

    与此同时,太子一身便装,有仆从跟随,已经出现在他们对面的照壁之,虽然看不清楚脸的表情,但各个身体部位都清楚无。

    善修将手指的丝线收紧了一圈,草丛的竹人很明显已经蓄势待发,然后善修回头看向鸣棋,“我押焕成的玉佩赌太子他是会功夫的!”

    鸣棋一笑,“那我押旖贞,赌他功夫了得。”

    善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鸣棋一见马伸出指,竖在唇边,“兄长怕我将旖贞输给你吗?这么大声太子都要听到了,其实我们真的应该让他也押点什么的?”

    善修收回向鸣棋的目光,再想太子看了一眼,然后指的丝线轻轻绕紧……

    *

    五姑娘伏在大台的对面的花几,一脸慵懒,“母亲说的竟是真的么?看把无忧丫头能的,都已经惊动到皇后了吗?大太太唇角现出一丝蔑视的笑,“这点,她倒像足了她娘亲的不自量力,总以为凭着一副好脸子,便能得到一切,如今也不过是如此下场,她倒不肯长个记性出来。下贱坯子,是下贱坯子,再怎么也是烂泥扶不墙?终有一日,我要侯爷知道,到底是谁在挽救侯府,这件事若然不是发现的早,皇后岂不是要将罪怪在我们侯府身,到时候大家可是一个都跑不了。她吃了雄心豹子胆不要紧,竟然连天家都敢得罪,轻易那么绞进了皇后与大公主的泥潭之。”

    五姑娘转了转眼眼珠,“娘亲的意思是说,现在连带着皇后,与那个恨无忧入骨的倾染染也一起携手了吗?可是无忧这丫头从来狡猾,之前的几次办法,都打他不倒,反倒是让她学得精了。现在都跟泥鳅一样滑了。”

    太太“哼”了一声,“你知道什么,这次的办法,可是皇后身边的红人想出来的,不仅能成全皇后一桩心愿,还能顺路将那丫头投了火坑。实实的,一箭双雕。”

    五姑娘这时才一脸幸福地点头,“这个办法倒真是称得精妙,让他能参透的第一步,也参不进第二步去!”

    大太太啜了口茶,“这个是要她参透了第一步才好,让他起了戒心,然后步步向里边陷,事成之后,皇后必然会对我们脸相待,于王爷也是与有百利而无一害。

    五姑娘点了点头,“但是,母亲今日里还要向倾染染的馆驿去吗?之前的故意打草惊蛇,会让无忧有所准备。她会不会早在馆驿布下了眼线,之前的几次也总是觉得,在她身边似乎是有什么人在相助,会不会根本是合周公子。(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