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冷汗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冷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等等等,这样听起来太子,好像对鸣棋有什么误会,在下,见利忘义,还阴险狡猾怕太子不知,才特意提醒。手机端 m.“鸣棋一边摇头一边凉笑。

    太子紧跟着轻笑一声,“在苍介看来,起到处留情,更擅长到处留扇,这个好像才是世子真正的特长。”

    鸣棋目光掠过礼单的金扇十柄,“太子如此重礼,我可是要搭配如何的回礼才好呢?但仔细想想,太子乃是性情人,既是真心馈赠,便不会贪图什么回报,让受礼之人忧思,”说到一半,似是又想起什么,格外认真庄重,“对了,今闻,太子痛失侍妾,但斯人已逝,还请太子节哀顺变,切莫忧怀伤身。只有一事讨教,太子还将太子府的守卫,放在董姬亲弟弟手下训练吗?”他边说边执起茶盏,神秘兮兮望向太子,“鸣棋劝得世子一句,天道好还,世子用人还需谨慎。”

    太子朝他这厢一笑,“兵卫之事的主管,向来是姑母在管,苍介不懂这些如何能在姑姑面前信口开河,像棋表哥,也不会在姑母面前信口开河是一样的。”

    鸣棋把玩一下手名单,抬眼向他,“实不相瞒,这声表哥,我可也算得是苦等了良久,不知太子叫着是否口生,毕竟它迟到了十几年?”

    太子执盏的手一顿,刚要说什么,鸣棋已经向他抖手,“太子还是等回去的时候再惭愧这些吧,眼下么,不知太子可看得出,我们厅的那只云雀犯了什么毛病,它近日有些不大思饮食。”

    太子扭过目光向那只鸟笼看去,语声掺了些琢磨,“原来,世子不仅爱招引清风,书字良扇,也喜欢这般驯养飞禽走兽吗?这只云雀看起来,倒很是活泼,世子说它病了么?想来,只是一时感思心事,才无心饮食,并无什么大碍!”

    鸣棋对着那鸟笼一笑,“我能说,我胸虽有丘壑,却也爱为纤叶微尘吗?”

    太子笑的雅,“有个爱好,终归是好事一桩,是个人会对某件事执着,若还只是这般小事,不会伤及性命又有何碍?说好一生一世,功名三千尺,少一分都不算是信守承诺!”

    鸣棋那边已经击起掌来,“太子说的好,这鸟儿听了,都好似已经精神多了,看来世子日夜读书,明了事理是真的。可是自读的那些书,没有说这世还有不可为之事吗?”

    “若非长谈,我都不知我们两个如此想象,看来血液的记忆力确实太好。”

    太子忽起感怀。

    鸣棋像是听了了不得的事,赶紧摇头,“太子折杀了,我们怎么可能相像,我早说过了,我是个见利忘义还阴险狡猾的人。鸣棋不敢与堂堂世子并论,只能婉拒太子这般认同。主要是太子并不单单只见我一个人而已,还会去见善修兄长吧,他可并非是同我这般好相与的。他很会拒绝别人的好意,而且在这方面还很有天分呢!我是因为尝过太多的苦头,才好意提醒给太子。”

    太子也并不计较鸣棋一脸将他讨厌的神色,“世子的梦想也需要帮手。也大可将目光放得长远。毕竟谁也没有必要向别人解释自己的贪心。这个位份的人生本来如此,哪怕只是老实呆着,也可能被牵连而枉丢性命。而所谓残忍,也不过是保护自己的良方罢了。至于善修世子的态度,棋世子不用太过担心了,见面的最初,我们会针锋相对,见面之后,我们会同流合污。不能风行天下的善修世子的生活也会太无聊,我的到来会给他增加一丝趣味。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会拒绝的理由。”

    鸣棋点了点头,“太子说的是实话。所以,鸣棋也想说些实话,只给对方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又怎么能成真的两相帮亲这种事,太子分明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的?”

    小厮跟在鸣棋身边,回忆起,自家世子与太子刚刚的那一通对话,然后一头雾水,“但是,太子送了这些厚礼来,是来做什么的,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世子刚刚提到了封疆大吏,他也答应引荐,难道他真的是来送礼的吗?奴才刚刚可看到,有几样价值连城的东西在里面。这种手笔在整个皇庭都算的夸张。”

    鸣棋见太子钩真的以为他不知苍鹰的所在,也不会再打任何的主意,心情大好,打了一下那小厮的头,“他是怕我忘了我丢的东西!是特地赶来提醒我的。”

    那小厮继续怪道,“世子是丢了什么吗?奴才这派人去找!但太子怎么知道了呢?”

    “美人!”

    小厮挠了挠头,“殿下身边的女差,好端端的还在书室呢,又被拍了一下脑袋,“不要去偷看女差,你可记得了,若让她瞧见有你的好看。不过,你瞧到了什么,关于女差的?”

    小厮见能讨好到鸣棋,忙附近他耳边,“女差又要出去给旖贞郡主买花,而且还托人问了关于一种宝剑的事情?别的好像没什么了。”

    鸣棋听得凝了凝眉,“你是说杀人用的剑么?”

    那小厮忙点头。

    鸣棋眨了眨眼,“这剑也是郡主要用的吗?”

    小厮又摇摇头,“好像是女差私下里找人问的。”

    “奴才想,”他未说出什么时先“嘿嘿”笑了一声,“女差准备这种自己根本用不到的东西,恐怕是要送给世子的。”

    鸣棋冷冷哼了一声,“大家都在近日,对我因恨生爱再到由爱生痴了吗?都是来给我送礼物的吗?”

    小厮赶紧接道,“但足见女差对世子心,知道世子一向喜欢名剑,到处找人打听,准备买给世子。“只是有一点怪,女差问的,是从前蔡家军最爱的剑种,”他又挠挠头,“是剑尾配有,穿孔绿松石的那种!”

    鸣棋身形一顿,“她问的是谁?”

    小厮回道,“是常来府送各种配剑的师傅,之前用的还是城南的铁匠,还是女差改的人选,现在用的是城北的,他们家剑鞘的装饰真的是很独特,连大公主殿下也很喜欢。世子次无意见到也还夸赞了呢!”

    还想再说下去,被鸣棋一声,“够了!”吓得不敢再出声。

    其的连带,简直顷刻将他惊出一身冷汗来。无忧终是要动作了么,算时机并未成熟也不管不顾了么?(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