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曲解

第二百五十三章 曲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旖贞从皇背影收回目光,“圣旨那样写了么?太子可不要错过讨好皇的好时机。!我们有谁说对了,另外的人会痛苦。太子除了名声,最想得到的,是天下认同吧。”

    太子望她温笑,“不是我,而是我们。”说完,已经带她向前出步,“儿臣恭贺瑞应吉兆。”

    皇点头,“天地不掩福兆,他们一双儿的福气,日后必得大过朕去。”

    众臣亦是齐呼,“皇圣明,大显福泽万世长久。”

    之后,皇与皇后纷赏了他们与众臣。

    等到告退到一边,在众人瞧不到的角度里。旖贞不客气地从太子手抽出手来,“你知道,做出眼前这一出天降瑞应的人是谁吧,太子还是离得我远一点好,要不然,皇后会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了。会有恨说不出口,抑郁成疾的。”

    他微微垂头,整理了一下,因刚刚跪倒而生出的衣服褶子,“那些东西那样充进国库,母后确定会很伤心,但也不至于因此夜不能寐。贞儿无须牵挂。”

    旖贞“呵”地一声轻笑,“到底是我要牵挂,还是你要牵挂呢?那等到那个‘总有一天’再说吧。”

    自打鸣棋他们进入地宫,无忧的一颗心万念奔涌,而现在,看到第一个现身的鸣棋,向她这个方向投来温笑是要她安心的意思。

    无忧虽然在瞧到鸣棋的一刹那,心绪平地掠起更大的波澜,但知是在人前一直平静自持,端庄精致。只是这份忍耐似乎也有极尽之时。像是被他这么一瞧的那一瞬,端着茶盏的手,忽然一抖,溅出的碧绿水珠挂在绯色织锦之。

    他有些好笑似地转过头去。无忧趁无人注意赶紧抖落那水珠。

    今日的大典因为探那地宫繁琐,原定的流程,用了更长的时间。

    日渐西移时,皇才散了众人,摆驾回宫。

    无忧随着大公主回转,刚刚转入大公主府的街口,瞧到蝶儿在向这边打量。出去的时间是有点长了,难免她会放心不下。打量着众人都未瞧到蝶儿,无忧微不可察地向她摇了摇头,那抹身影转眼间消失在了墙角。

    大公主扶着无忧的手。跳下车来,扶了扶腰,“原是棋儿他们出的力,觉得累的反而在这里,说出来必是要让他们笑话的。岁有真是从来不饶人啊。”

    候在一边的弥姑姑道,“皇看起来是真的高兴。这出瑞应做得精彩。”大公主点了点头,“这个合周,确实没有枉我信他一场。”看到前面王爷已经打马过来,笑站原地等他过来。

    看他那样过来迎风纵马奔来,大公主脸兀起笑意,对弥姑姑道,“他那样打马的姿势,与从前年少时一般无二。”说话间,王爷已经近到眼前,“佩星早知道了今日之事?”说话间已经翻身下马来到大公主眼前。

    大公主笑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我知道王爷猜得出。”

    王爷眼并无一分迷茫惊怪,只是淡淡道,“所以才不肯向我透露半分。”

    天光渐渐从人眼抽出,那样迅急,仿佛是才一转眼,夜色已经仓皇罩严世间,她凝眸向他,“王爷只要做忠臣良将可以了,那些过分的事,由佩星来做好。”

    其实,王爷来的时候,无忧大多数时候都是退出去,这是第一次见他们说这么多的话,又是那样的距离,而且大公主说话的嗓音这样的甜柔是她从不曾听过的,一时觉得这样一直向他们望去,很是让人尴尬,只得低下头,王爷的声音微微放轻,“只做我的王妃不好么?”

    夜色终是凝重,无忧这样低着头,已经瞧不到裙间精致的花芯,大公主的声音透过微微光闪的夜色,擦过耳边,“王爷放心,那些事,总会有一个交代。”

    无忧觉得王爷接下来是要说出什么,却忽然被一个力量带得退出了人群,那手的力量与身的味道皆是熟悉,不用看已经知道是鸣棋。

    她现在还没有得到大公主的意思说让告退。使劲从他手抽出手去,却被他握得实称了,她抬起头低低的声音向他,“现在不是时候。”

    这样抬起的目光,下一瞬已经瞧到他的坏笑,“你刚刚说什么,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是时候了,你这个意思,好像是在暗示我什么。”

    无忧看他故意曲解她意思,脸一红,怕被他看出了痕迹慌忙低头,“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他笑得更欢,“那个意思又是哪个意思。神勇破解瑞应的鸣棋大世子,已经让你按捺不住了吗。”他说这话的声音忽然提高,吓得无忧赶紧抬手去捂他的嘴,忽然看到他目光下落,紧紧盯着她的手,想起了从前,她这样去捂他的嘴,他的反应是……提到了半空的手,又尴尬地抽回来,藏在身后,“奴婢的意思是,奴婢还在当职之。大公主会寻奴婢。奴婢还有差事未做完。”她一口气说出好多理由来。

    他切了一声,将她拉出一个身位,向她一直要看的方向一指,“你还真当自己是回事,你看看,这里哪个是要等你当职的。母亲累了,回去歇息了。这个时候,她需要的可不是房四宝和女差你。”

    无忧不理他的阻拦,一意抬眼拐角那厢望去,不知是在何时,人群已经众星拱月一半伴着大公主入府了,她有些急,“我要回去了,若然一会儿殿下找不到我……”被鸣棋一把拉住,“今天的瑞应将你脑袋惊得糊涂了么,母亲有要事。”说完,古怪精那地向她眨了眨眼。无忧当然明白他说的是王爷,看看远处书室无有光亮,有些无话可说。低头揉着衣襟。

    鸣棋转身倚在那墙壁之,放轻松道,“今天很是凶险,但很是快活,自从从边关回来,这样的事情真是如同梦境一般。”

    无忧垂眸考虑了半晌,还是问出了心的疑问,“你们进去的时间有些长。”

    他燃起兴趣地一笑,“怎么担心我了么?你实话实说吧,那个时候是不是吓得都要哭了。”

    无忧笑了一下,“奴婢担心的是世子找不到瑞应。坏了全盘大事。”

    他不屑地扬了扬手,“你说谎的时候,虽然也敢看向人的眼睛,但是总是太过镇定,过犹不及那样的镇定。所以你是真的担心我了。干嘛嘴硬呢,担心我又不要银钱。”(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