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无字

第二百四十五章 无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午三刻,太子牵手旖贞,由国师长徒引导,登重阶,一步接着一步,拾阶而。

    先时只露一半脸的日头,整个钻出云层,打出千道光芒来,稍显黯淡的列官官服,一下子变得耀眼,让人们霎时看清,旖贞吉服之的硕大金带围花,吐蕊如焰。

    与此同时,无忧已经拿到合周临摹的与皇后亲笔殊无二致的懿旨,交到云著手。

    云著利索,引走了侍卫。合周迈步向明月阁去。

    太子与旖贞登第一阶时,他却被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焕离,拦在了明月阁之外,她哭肿的双眼看向他,“他们说是你做的圈套,让我差点成为皇妃,这样的事我不会相信,他们这样说,只因,你是大公主一边的人,他们因此而讨厌你,你快承认,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只要你这样说,我会相信。相信你一辈子!”

    合周身着银色锦袍在,日光全部打开的那一瞬,周身璀璨荣华石,他点点头,“他们说的不错,我无法掩盖我对你犯下的错事。”

    焕离泪落如雨,“这不是真的,你可以说谎的,你那么聪明,要是撒起谎来,可以敷衍成书,可是你对我的拒绝,竟然只有这么几个字吗?”

    她咬了咬牙,忽然转过身去,快步跑向周围最高的清风阁。

    日光隐去一霎,又再次出现,合周转眼要踏进明月阁时,焕离在高高的清风阁出现,此时的旖贞与太子已经走重阶,仪式行将开始。

    忽起的春风,将焕离的衣衫吹得高高飘扬,她轻笑,“这里的风前面还大,多好,他们看不到我们还在行祈祷之事,可见是不能成真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这样远离和周公子。像这样一步错过,步步错过。”

    他说这些话时,和周已经抓紧时间,将明月阁内部打量清楚,与书所载完全一致,正在那禽首位置,是大显人最忌讳的位置,所以少有触碰,而且估计时年日久,会紧紧锈住。一会儿少不得要费些力气。

    身后焕离的声音已经变得尖利,她那样高高在地放眼望去,合周依然只是个背影,不知何时会踏进明月阁,消失在一片黑暗之后。

    风忽然变得犀利,刀子一样割落她的泪珠,合周仍然没有回过头来,她声音已经嘶哑,“若,我是你命确定无变的过客,唯有这种办法可解我痴迷。若,我只是你如花年华,姿态并不美丽的障碍,那么连我也因此痛恨我自己,亦唯有此种办法可为你扫清我这障碍。若,从此落下,一切会结束,我是该当如此的。只因我想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可以以死证明。而你爱的那个女子她不能,你说我们是不同的,那这是我们的不同。”

    合周身子一动,忽然高声道,“世子看够了笑话,也该动手了。”

    鸣棋的声音,在一瞬接住那下落的身影时轻飘飘传来,“我只是不愿意早早扫焕离姑娘的雅兴,不惜多等一点时间,让她将这个楼从从容容跳好只因她的心意,差点让我落泪,公子却那么狠心的无动于衷。。”

    与此同时,太子与旖贞被引导跪敬天地。合招周,稳稳出指按实那个太容易被人忽视的按钮。日散咸光,万物静好。连风丝也一瞬变轻,似乎是在等待传说的惊变。

    合周转身瞧向清风楼,楼的锦衣身影亦望向他,“公子果然聪明,这么快猜到是我了。那么,借问一句,我动的手脚可好?”

    合周望向他的目光闪闪,“世子为何要阻止这样的事呢!我敢确保这样做,对旖贞郡主并无坏处。”

    耳传来前面,万人欢呼之声,看来是行将礼成,鸣棋一笑凉薄,“是啊,好像真是没有什么不好,听说下面珍宝无数,如果将这些珍宝充入国库,周边蛮夷可解,可见是天助我大显。”

    语毕,他伸出手指,弹了弹另一只手握着的无字扇面,声带冷笑,“可这样的功劳我不想让公子你独领!”

    合周察觉自己身边有身影走过,芸草香气一带而过,空气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然后是巨大的轰鸣声。

    清风阁渐渐移向一边移动开来。

    容色平静,却始终捏着一把汗的无忧,看到迹象,刚刚松了一口气,被眼前的壮观景象震撼。

    她做好了和周吩咐的一切,还有些忐忑的想那个传说,会否只是和周的执着,也许,他只是被书出神入化的描写迷醉,胡思乱想,幻想成了这一出。不知道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在这世存在。

    但眼前轰鸣的迹,真是将她的疑虑完全击散。清风阁从原来的位置移开,现出巨大地宫,九十载大显王朝,兴起壮大。旧事雾列之,知情人皆被封住口舌,连坊间也无半点传轶谈。

    政和三十年的春天,大典之,神秘地宫开启,瑞应天降。

    虽然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只是迷茫,洞口无尽的诡异,也掩不下当权者惊之心。王后安坐在凤之,本算着,算大公主巧舌如簧,说退一些恳请皇收回成命的旧臣也到底是在少数。这些还列在皇面前的旧臣,仍掌握着断去太子与旖贞姻缘的大势。

    不想稳操胜券到一半,父亲口后室一族的最后命脉,竟然在自己眼前这么离的重见天日。反应不过一刹那,已想到自己必须阻止事态的发展,起身离座,“大典之日,天崩地裂,吉楼移位乃不吉之兆,陛下还是快快回转内殿,以防不测!”

    话说到一半,被大公主接了过去,“皇兄,君权天授,若天命仍在,一定不会出现不吉之兆,皇后如此一口咬定,难道早已经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吗?今日,皇兄若是不明不白的去了,明日帝都之一定会有人妖言惑众,撼我大显根基,天兆乃命,探寻天意,不宜拖延,请皇兄迅速派人一探究竟,才是正理。”

    皇后闻言脸色一白,反唇相讥道,“大公主最精行乐之事,定知水满则溢,月满则亏。酒饮微醉处……”被皇出声打断,“梓潼,对此不好么,那下面到底是什么,连带国运?佩星说的,不无道理,今日若不将底细揭于人前,明日恐怕会有流言蜚语,乱国蛊惑民心。”(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