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双人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双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位国舅府的三公子看向无忧的目光已带怒气,再加一重困惑,“你一个无关之人何出此言?你我并未曾相识,你是谁啊?也敢管我府的事吗?难不成是活的腻歪了吗?”

    无忧闻言轻笑,“奴婢是谁?于公子来说并不重要,克德胜轩的瓷瓶还有没有得卖,这个重要多了,公子不该理这些小事的,明明有更重要的事等着。!”

    三公子脸一红,登时紧张起来,对两边一起目瞪口呆的小厮道,“他们,他们到底买到没有啊!”

    两边的小厮均答不话来,这位三公子气得跺脚,“无用的东西,我当时砸那个的时候,你们应该接住的。”

    少年又看了无忧一眼,负气而去,簇拥着的小厮也跟风离去。

    无忧端详了一下眼前吓得呆滞的一双,转身欲走。其的小姑娘膝行过来,“谢姐姐救命之恩!”

    无忧看向她,有些划伤却纤细得让人心疼的手指,再移向她一张只有巴掌大小的小脸,表情淡淡道,“我不是在救你,我是在救我自己。看你的打扮不是这府人吧?趁他们现在没有心思管你们,快快逃了去吧,再勿来这帝都,食人之地。”

    说完,迈步而行,才出一步,瞧瞧飞营云著立在花廊之前,似笑非笑地将她打量,她福身。他并不还礼,只是抱臂看她,“女差来这里总是带来好事。这样碰到女差也总会碰到好事。”

    无忧轻笑,“公子不是知道么!,我以献殷勤为生。”

    云著凉薄唇角微勾,“这么说来,我刚刚看的热闹与女差求生之技相悖,如此,女差偶尔也行侠仗义吗?”

    无忧做出惋惜的表情摇摇头,“公子看到的偶尔只是个失误,今后无忧的人生再不容有失。”

    云著轻笑一声,“为什么再不做这样的事了?是怕这样下去,会善良成性,连仇人也一道宽恕了吗?

    无忧婷婷立了一会儿,将目光落在假山之的怪石尖顶,“为了让自己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再无法回头。”

    云著调整身姿向她走了过来,扫了一眼瑟缩在地面的可怜人儿,问那正咬着牙,费力给那小男孩儿解麻绳的小姑娘道,“你如此要紧他,他是你什么人?”

    小姑娘瞪着大眼睛气喘吁吁道,“是奴家弟弟,他伤了脑袋。家里遭了水难,只剩下我们姐弟一路沿街乞讨逃难来帝都。是府的公子,叫人让我们进来的,说是要给赏饭吃。不想,却是折磨人。”

    云著点了点头,将手里拿着的梨子交到她手,“去找管事,做我的贴身女婢吧!以这个为凭!”

    小姑娘听他似含戏谑的说法,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要收留他们的意思,开始一个劲儿的向他磕头谢恩,被他挥手止了。小姑娘很懂眼色的领着弟弟去了。

    无忧立在那里,从头到尾看他如何行事,表情只是淡然,却能让人看出从不可看破的恭谨,像那其实是天生的一般。

    看着那双姐弟谢恩离去,脚步都显出轻快,心松了松。他的声音响起在她的思索里,“能让鸣棋苦恼的人,女差是第一个。能让我说这么多话的人女差也是第一个,然后,竟然有人向向我打听女差的喜好,予我银钱,这也是第一次。”

    无忧从那双消失不见的身影挪回目光,之前的平淡消失,似乎是添了丝惊喜,“所以,那些人要给的银钱是多少?公子可收下了吗?”

    云著张大嘴巴,又不着痕迹闭合,再开口时已带惊异,“起码得有五千两或者更多,我没有收。”

    他目光灼灼,看向无忧顷刻提在眉梢的可惜神色,听到她的声音如乌鸦含怨,“公子真是不知人间疾苦,该收下的,奴婢也可以与公子平分秋色。”

    云著止不住凝眉,“这不符合规矩。”

    无忧做出疑问神色,“我不该分吗?”

    他摇头,“我说的是怎么能平分。”说到此处,两人终于相视而笑。

    云著道,“你才刚来到府多久,吓退了老三,他在府一向无法无天,你这是孤身勇斗强权。”

    无忧接道,“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无忧确知这府还有一人纵然孤身,亦可助我式微。”

    云著勾了勾唇角,“收下一个奴婢罢了,他们这样子只是与此等弱小争高论低,没地扫了我观戏人的兴致,让女差见笑。我们女差可是要在天地大典做出大手笔的人。”

    无忧并不惊诧,鸣棋会将王府动向告诉给云著,皇后是云著姑母不假,却也是害她母亲疯癫的罪人。无忧唇角微弯漾出漂亮笑容,“所以我虽与这对小姐弟情况不同,但退无可退是相同的。一切不过一场挣扎而已。”

    云著不紧不慢笑出声来,“退无可退吗么?也算我一个。”

    无忧并不掩饰心的为难,“这一次,皇后会真的生气,若是了大招,大病一场都有可能,国舅也许会怪罪。公子要考虑这怒气的波及的害处。”

    云著挑了挑眉,“重要的,不是怒气会烧到谁,而是如何妥善利用怒气,如果国舅府有一日被抄了,我会求大公主殿下只留下我娘亲的!”

    他说出这样决绝的话来,却平静如止水,那是他命的深痛,为他可怜的娘亲。那个曾披新衣,深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女子,用了柔软一生,无尽心意,嫁给了那个人。可那人却从不将她珍惜,所以她弄伤了自己,忘却了这世事的残忍,只活在她一个人的喜怒之。

    云著说他会去天地大典,他嬉皮笑脸说出那些话,却让无忧从他一双明亮的目瞧出忧伤来,无忧被那样的眼神刺得心痛,“公子有时会让人悲喜无常!”

    他一分也不肯认输,还语道,“女差做起这个,我更甚!”

    *

    天地大典,皇家盛事。举国祈福大显福泽绵延,太子姻事得沐福瑞。

    虽然这一代国师仙逝,并未留下续位人选,但国师长徒仍代行国师之职,会在大典初起之时登帝都城楼为大显子民祭起福咒。

    之后便是,在皇家清风楼之前由帝后亲率的祭拜仪式。自大显帝国肇始,帝祚绵延,九十余载,这样的大典也只有三次,不可谓不隆重。

    名头如此之大的天地大典,流程却并不如何繁琐,也有皇室亲贵聚在一起吃茶的时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