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混淆黑白

第二百三十四章 混淆黑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会儿,厅门打开的时候,婢子们进进出出是在服侍着旖贞洗漱。 无忧只是静静让出路来。彼些无扰。

    半晌,一位婢子停在她眼前,歉然道,“女差还是回吧,郡主今天累了,已经睡下了。”

    无忧笑着摇摇头,“奴婢站在这里等郡主醒来是了。”看那婢子震惊的眼神,只是无声以对。

    旖贞躺在床,望着帐顶繁花,听着婢子跪在下面回着女差并没有离去,说是等郡主醒了是。冷冷哼了一声,“嗯,也可能是我这院子里,风声水气都好闻得很,她在那里等着,未尝不是如沐恩泽。”

    语毕不再出声。

    婢子见郡主慢慢阖了眼,只当是她要睡去,慢慢躬身想要退下,却被叫住,“让她离开,若她还是不肯,叫她随便去哪里等着都好,是不要踏进这院子里一步。我可不想,哥哥来找我问罪。哥哥一向宝贝着她。太子跟我玩笑意迎人,她倒反过来跟我玩不卑不亢,这世的事,都是让他们给搅得混了的。今天她便是给我送定海神针,我也不要。看她能耐我何。”

    无忧面前门缝一开,挤出婢子的脸,再到整个身子,见她面色为难,无忧猜到是郡主要赶她走。那婢子脸似乎歉意蔚然,“我的好女差,何苦这般糟践自己,虽然是到了春时,你看这外面的风,又冷又湿,若是这样在外面站一夜会冻坏的。”

    无忧笑笑,“姑娘不必为难,我站到门外是,只是一定要是随叫随到的距离,只因郡主一会儿是一定要叫奴婢的。”

    那满脸歉意的婢子的脸色幡然换成了惊异,虽然听着怪,没有郡主的意思也不便多问什么。

    只是在身后慢步躬送走出院子的无忧时,苦恼着这样的话到底要不要回给郡主,还没苦恼出个结果,听到郡主在里面叫人,她忙回转。刚进到室,听到郡主在问,“她可是拗着不肯去,你怎么能劝得动她,她倒是连鸣得那样差点烧死她也不眨半分的眼睛。我便她必是要赖下去的。”

    婢子低声,“女差已经站到了门外。”

    旖贞惊得直接坐起了身,“你是说,她这走了。她这是连我向母亲恶人先告状也不怕了么。明明知道我会那么做的。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婢子赶紧摇头,“她说,她不会走开,只是站在了院子外面,而之所以那样做,则是因为知道郡主随时是要叫她进来的。”

    旖贞瞪了瞪眼,咬住下唇,“臭丫头,她是当她自己是神了,我今天一定不会叫她。”然后,心事重重躺下,“你说,她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一定是对我有用的。”

    婢子想不出个机宜,又不敢轻易走开,只得应着。

    旖贞又自语道,“母亲会使着门客想出什么千年瑞应的办法来?真要让人费神想想了。我要去问的话,也一定问不出真情,母亲肯定会编故事来蒙我。”

    之所以这么坚持,要站在这里是合周出的主意。无忧捧着镂雕华丽的宝盒来见旑贞的路是先见过合周的。

    那是离郡主院子不远的假山之侧,合周临风而立。看样子是在等她。无忧看看左右无人,快步走过去,边行礼,边低低的声音道,“公子可有所发现了。”

    他点了点头,目光移向她手的捧盒,“要去见郡主?”

    无忧点头。他仿佛能猜人一切的心思。无忧也由最出的惊万分,到现在的镇定万分。

    他想了想,“她不见得会有好脸色。”

    无忧苦笑,“哪里是不见得,一定不会有好脸色,我们之间堆叠的可是前仇旧恨。但,那么短的时间,公子真的发现了要找的东西么。”

    他点了点头乎不愿意多说。无忧知道不便再问,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宝盒。

    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郡主与世子们,都将他们母亲做出的决定怪罪在无忧身。”

    的确如此,可看到合周在笑。无忧心很是不痛快。

    “无忧在生我的气?”合周垂下眼来,问道。

    “是生气,却不是因为公子的实话,”无忧道,“是因为公子太像是看笑话的旁观者。”

    “所以郡主也是那样生气的,明明做错事的不是无忧,却迁怒于无忧。”合周直接同意,还引出了他的新看法。

    无忧想了想,长叹一声,“但这个,好像不太有办法改变。郡主并不想嫁给太子。而我们要做的事,正好是悖其道而行之。关于公子的所行,她肯定也是知道得清楚,只因现在公子是大公主眼前的红人。才她没有即动心思,给公子厉害看。”她越说声音越低,似乎已经陷入自己的感慨当,不能自拔。

    “所以我们要颠倒黑白。”合周微笑着,并没有被她不经意间渲染的气氛吓倒。

    虽然知道像他们这些能人,一向狂妄,但无忧还是以同伙的身份小心提醒,“这皇室的黑白,却不容我们随易颠倒。毕竟明眼人太多。这可是朝大事。公子万要小心。”

    可他继续骄傲,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那是很少在他脸明确出现的表情,而现他故意让那种情绪显现出来给她看,“那选势力最弱的,人最少的那个去将她颠倒。”这与从前的他有许多不同。

    无忧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却也没有轻易做出大惊小怪的神色来,这也正是合周的聪明之处,无忧早看习惯了这一点,她默默思索了一下,“公子说的可是郡主。”

    看着无忧目光坚定不移,他点下头来,“旖贞公主要的东西,我们给她是,这并没有什么难的。”

    无忧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心已然是大大的惊叹,他不是说服了善修去劫天地大典的旖贞郡主吧?接下来,无忧已经在心算,合周入京不久,那他到底是何时与那位善修世子有所结交。以他的能力,一天还是一个时辰?

    “无忧觉得,我即将做出的瑞应,郡主不可能会喜欢,不仅不会喜欢,还会痛恨得咬牙切齿。”他脸的表情全是古怪的疑问。

    无忧很结实地点头,“她痛恨一切与太子的相关。”

    他忽然俯下身来,在无忧耳边窃语了一番。

    热热的气息拂耳,无忧只觉得耳痒,下一瞬眼前一亮,她震惊地抬起头,“还可以这么说么?”(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