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开诚布公

第二百一十三章 开诚布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旖贞将与太子的对话全告诉给无忧,之后感叹,权势多么神,因着母亲,即便她一点面子都不给地将太子奚落讽刺,太子竟然一脸欣慰地将她的大放厥词,听得津津有味。

    无忧亦是惊叹,只是这惊叹之,一半是早有预料,另一半才是发自真心。

    她慢慢说出自己的想法,“郡主说得这样透彻,又是这样的犀利,虽然言辞不是刀剑,却已胜过刀剑,但郡主不觉得,这位太子也许真的是天性敦厚吗?”

    旖贞放下手釉盏,看了无忧一眼,满是凉凉的嘲讽,“女差对我动过同样讨好的心思吧,那些忍耐,不是因我而起,是因他需要母亲的支持,起码,祈求母亲不去打扰而存在。”语毕,桌子轻轻扣了扣指,“这世,才没有一见倾心的深情,算是有,也没有人会对讨厌自己的人深情以待!”

    无忧在座位欠身,“人有很多时候不相信极致情形的出现,可极致却会不经意的来到。”她说出这句话时,若有所思,心间已经浮起一个名字,有一瞬觉得自己失言,慌忙捧起手边的茶盏掩饰。

    座的旖贞已经喃喃语道,“善修表哥也许真的是那样的人,他讨厌我,所有人都知道,他却说要娶我。于他而言,我会成为他报复母亲的良好工具,可在我心里,却仍是不能真的同他计较什么,因为我像是疯了傻了。明知道,他已经不怀善意,却总也放不下他。”

    旖贞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自怜自伤,完全没有想到无忧害怕她联想出那人。

    无忧,长长在心松了口气,最后,旖贞说,那日她原想着要将太子欺负哭的,可总觉得太子那个大智若愚的劲头不好对付。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向外面做了个手势,有异族打扮的壮汉手捧一只托盒进来。

    那托盒外面用绸布,包裹得严实,无忧瞧不到内。但心知归根结底,是郡主要拿来向太子作祟之物。

    旖贞已经伤感地伏在案,“我为什么不像母亲那样威严,让太子害怕。”长叹一声,挥了一下袖,壮汉抽下绸布,一只大蛇在箱探出头来,无忧给那蜿蜒探头的大蛇好生吓了一跳,紧张道,“郡主三思,吓坏了太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旖贞换了个姿势,撑住下颌,“慌张什么?又没有毒?他都能装疯卖傻这么久,实力如此持久坚强,一条蛇是吓不死,然后,她顿了顿,看向无忧,“你知道母亲愿意留什么样的人在身边吗?”

    无忧欠身摇头。

    旖贞伸出手指,在空遥遥向她点了点,“女差装起傻来,不在太子之下,母亲最喜欢有所图有所想的人,如果是真的看透一切的人,母亲看都不会看向他,所以,女差想要的是什么?”

    “大公主的喜欢!”无忧面色坦然。旖贞摇头,“我只是一个局外人,只听不说,又或者女差的所图所想,我是帮得点忙的,也会与你狼狈为奸也不一定,反正一切都有点可能。”

    无忧答非所问道,“无忧还想着能为郡主解忧……”

    见无忧一副谨慎模样,旖贞好笑得前仰后合,然后不肯相信道,“是为了那些仇人吗?让我想想,如果想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虽然知道那对手明明是今,也没有放弃!”

    然后,她被她自己推测出来的结论吓到,“你要到皇身边吗?让皇做个昏君,要么刺……”

    语道一半,捂起嘴巴来,再慢慢放出一指来宽的缝隙,“照你这样的想法,全天下敢收留你的人也只有母亲!”

    然后,她又重复了一遍,“母亲!”再抬头看向无忧,“母亲能助到你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

    旖贞那些周密的分析并没有错,也是无忧根本不能真的掩饰的完全的东西。她不知道旖贞怎么能帮到她。

    是在什么时候,她曾想过,如果有人要帮她,她会放下心防,向那人祈助。,可又是在什么时候,她清楚明了,这世能帮她的人只有一个,是她自己。她一直害怕,有人像这样对她说起这件事。

    旖贞仍陷入认真的思考,看来她自己当了真,无忧抬眼看她,脸神色忽明忽暗,“嗯,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吧!即使相信我这个权势小白,也有一瞬心肠炙热,也绝对不会相信我这脑子,以及我除去太子妃地位之外,还有什么办法真的能帮助到你什么吧!”

    无忧看向她黯然神伤模样温柔一笑,“满门获罪,无忧的确痛不欲生,却已无力回天。如今想到从前只觉一切如梦。郡主说的记恨,在无忧,只是惶惧,每每忆及往事全是血腥,无忧怕得发抖,只盼忘掉一切,求得一身苟活,也这样欺骗着自己,那些至亲也是这样想的吧!!”

    她声情并茂说的像是真的。

    郡主一脸不满,“你这算什么开诚布公?那你告诉我,你又为什么要来这里委曲求全?”说完,目光犀利的望向无忧替她答道,“只因你有想要亲手毁灭的东西!无忧,我想要与你联手量级还不够吧?也对,也得是彼此划算才能交易呀,你虽然说不出口,但我在这里向你允诺,我一定会想出一个往来公平的办法,让你再也拒绝不了!”

    无忧看着她,嘴角挂着笃定,那样用力的看着她。

    点头并不难,可她不会!

    她问她想不想报仇?怎么会不想的!

    可那也是她自己要着保护的心思。无忧的目光停在地面,只是面色惊恐地摇头。

    旖贞走近她,迫使她与她四目相对,“你不用现在回答,我能猜到你心的想法,无忧我会让你真心帮助我的!”

    这是眼下,无忧不能做出多余示意的一场对话。

    最后,望向无忧的旖贞容色平静,“现在是为了祭拜天地大典的事是要我安分么?”

    无忧没有回避,直接点了点头。

    郡主将手拍在书案,一下接着一下,“跟女差转了这么半天的弯子,这无声的回答才让人最痛快呀!我当然会安分,我虽厌烦这样的事,却也得顾着王府的安危,人心所向的公主府,本身也是人心所赠的繁华首恶,不知有多少人在盼着我们的笑话,我这样做只是想试试看,这一切到底还能不能如从前一样?如果天意难拗,现实与宿命隔阂我会认命。”(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