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十六章 惊遇

第九十六章 惊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男孩忽然听到无忧说话的声音,有些惊异地抬头瞧向她。!

    无忧着那映入眼帘的稚嫩面庞,心发出一声巨大的惊叹,是因为蹲在兰花后面的原因么,这可真是一个长得像是兰花一样明媚可爱的男孩子。

    此时,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那么泪汪汪地望着自己。让人一不留神将心都要让他给看化了。

    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只有六七岁的样子。身穿得很是齐整,看那面料精良,应该是国舅的儿子吧。

    但,说一句实话,真真长得不像那位国舅爷呢。

    小男孩亦回看了一会儿无忧,似乎是察觉她并没有什么攻击性,才可怜兮兮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小阁另一边的顶梁。

    无忧随着那根手指移目去看,原来,是长长的羽灵毽子落在了小阁的横梁之,“啊,这个嘛,我可以帮你。”心随之一哂,笑自己真是自己心伤瞧着处处都是伤呢,武断地错会了这个小男孩的意思。还要盲目地将人家同情。

    也是呢,只是一个小孩子,会有多大伤心的事呢,一只毽子,足以成为他伤心得要死的全部理由。

    还好,自己长得这么高了,应该可以帮得到他。

    抬头伸手时,却发现,那看起来不太高的横梁,也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矮。自己伸长手臂踮起脚来,还是没有办法够到。心生出一些过意不去,她这个救星真的不好使的。

    回头看看,蝶儿自己个子还要小啊,那真的没有办法了,再转转眼睛,冲着已经有些垂头丧气的小男孩一笑,说,“啊,我去叫这府的家人帮你吧。”

    刚转身,被稚嫩的童声焦急喊住,“不行,不行,不能去找人,要是大娘知道,会说的,”说了几个字,声音又由刚刚开始的焦急大声,变得渐渐弱下去,“这里不是我随便能来的。千万不要叫别人知道。要不然,大娘又会找娘亲的麻烦的。”

    对着小男孩委屈得可怜的一张小脸,无忧一时默声,心猜测着,小男孩口说的大娘,应该是国舅的大夫人吧。这个小男孩应该是庶出的。

    想到这儿,心又重新不好受了。还是在这样小的年纪呢。伸手抚了抚他的头。“好吧,让姐姐想想,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办法。这个世最不缺的是办法。”说完还跟小男孩了脑袋。

    然后,站起来,向着这小阁四处看了看,怎么收拾得这样的干净呢,一点能借用攀高的东西都没有。

    再转回头,看小男孩一副不能在此久留的样子,又见左右无人,无忧打定主意,向小男孩招了招手,“我扛你,你去够下来。”这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真的是轻巧,可听到蝶儿耳朵里,像是要去犯险一样地让她惊慌。

    唬得急忙来拦,“姑娘不可,不可,我们是来为客的,况且身肩的还是大公主侍读女差的身份,可是万万出不得错的。还是找人吧。这样是万万不行的。若然是让人瞧见了可是不得了。”

    无忧看向她,“找你么?”

    身材娇小的蝶儿努力向跳了跳,“这个有点高啊。可怎么办呢。”

    无忧向她努努嘴,“你看这里四下无人,我们只要一下下可以的。”蝶儿不情愿地抱起小男孩,放在无忧肩膀,道。“姑娘可要小心啊。”

    无忧用尽全力将小孩子顶起来,心确定了一下位置,然后停在下面,又用了一些力气,再将小孩子顶起来一些,嘴里有些颤抖地问,“这样,差不多了吧。”

    “向左边移一点点。”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响起。无忧左移了一点儿,好像还差一点。小男孩真的有点重啊。她从前连一只鸡都没有扛起来过。

    但,拼了。又没有人。也让她放肆一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这个想法还没有散去,听到人声,“你们是谁,在这里,这是在干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无法回答。所以沉默。

    那个声音也像是不需要回答的冰冷,人直接走了过来,取走阁的毽子,还一点劲都没费。

    蝶儿接过无忧从肩取下的小男孩。呆呆地看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无忧则长长喘了一口气之后,那尴尬地杵在那里。心哀叹,衣服一定全皱了,自己这个样子一定是很怪。从陌生人的眼睛能看出全部。

    不过,让无忧真正看得入神的是这双眼睛,真的很美,偏偏又觉得那种美有一定的深度,不知是为了什么,明知道现在被人捉住了不好的事,该当先头疼这个,却一定要向那眼睛的更多更深处看下去。如同疯魔。

    直到蝶儿不知第几遍拉自己的衣袖,无忧才真正地回神,蝶儿附耳跟她念,“姑娘,这人是国舅府的公子。”

    无忧转眼看到小孩子怯生生地从这公子手接过毽子,叫着哥哥。再转眼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原来真的是国公家的另一位公子,收起眼神当的戒备,规规矩矩向他行礼,又忽然觉得没意思了。

    本来是尴尬得脸红的事,可是也真的很没意思。

    这种情况告退可以了吧。算他是国公家的公子,她也只是行止不端的客人,这个称不是犯罪。但是不得不说,国舅家的儿子真的是长得很是梦幻。先前的小男孩与这位公子皆是美貌。

    本以为是平平的擦肩。

    但这位公子忽然全身下一动,然后出了大事了,他大呕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算得是事发突然。无忧已是回避不及。终是无忧多事,还想着他是不是需求帮忙,是以,慢下脚步来,略等了等,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不时之需。

    待他重新归于安稳时,无忧才向蝶儿示意,想要离开。方踏了半步,听到后面的声音并无预兆也无波澜地响起,“这样倒是公平。我们一人见一次对方的尴尬。”

    看来,好心被揣测成了恶意。他以为,刚刚她是故意在瞧他出丑。现下,倒真的是像实了是国舅家的儿子了。

    回头看时,看到一直背对着自己的他,向自己伸出手。无忧好地瞧了瞧那只手。那只手不耐烦似地动了动,叹气,“是要借帕子。”

    他倒是这样的理直气壮。

    蝶儿有些惊地瞧着无忧。(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