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十九章 圣带

第八十九章 圣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风飘过的声音徐徐清正,如源头活水般清清如许一般,“这是王府车马,放行吧。!”这是善修说的?并不在情理之。不仅不在情理之,由他说来简直等同于天理难容。但也来不及如何计较这许多。

    摆在眼前的这汪混水,眼下,只能先当成是清水蹚过。

    他不叫起,无忧想了想还是自己抬起头,目光堪堪与善修的相遇。

    避过眸光,还记得那眸色的若有所示。然后,他转过身走开了。与守城的兵士指示着什么,能看得出那将领不断地点头。

    城门处堵了不少车,是以,虽然说是放行,可是一时半会还是没有办法,真的通行。

    半晌,似乎是看到无忧还愣在那里,他又瞧了过来。

    虽然距离并不是很近,不知道为什么,无忧还是被他太过透彻的目光看得有些尴尬,远远的又向他行了个礼,才扶着蝶儿的手了车。

    蝶儿等无忧坐得稳了,也跟了去,一面放下轿帘,一面捂着胸道,“真是吓人,刚刚差一点出大事了。可大公主怎么会这样陷害姑娘。”

    无忧却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轿厢,若有所思。

    原本,以为一切虽然是这样的不可能,但还是老天有眼这样不可能地结束了。想想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善修的忽然出现,以及迹般的解围。自己很可能要搭性命。皇家人权利的游戏,这样以人命刍狗。

    突然,城门内侧一阵的人仰马翻,蝶儿挑起轿帘,无忧抬目望出去,正见有一骑,从人头顶飞出,尘土飞扬的一个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无忧马车前,堪堪带住缰绳。

    突然降下速度,那俊马被带得前蹄高举,咴咴直叫,险险要踏在无忧的马车。无忧对着高举的四蹄闪了闪眸光,也仅此而已。蝶儿吓得惊叫了一声。半晌才回过神来,马去挡住自己姑娘,再一定睛,又尖叫一声。“是鸣棋世子。”惊声之后赶紧行礼,无忧也点到为止地点头。

    鸣棋一脸古怪地瞧着无忧,好像是要确认她现在的状况,一瞬之前那目光似乎觉得有什么很是要紧,然后又倏然变回了从前一贯地吊儿郎当。

    那样的表情,看不出他到底是如何的心意,更猜不出他的来意。只是看的时间有点长,此时四周定然有太多目光瞧着,无忧并不能说什么话,或者有什么提示,是以脸有些发烧。慢慢垂下头,只是看着自己的裙角。

    鸣棋忽然长长出了一口气,无忧这才挑起目光,看他已经转头去看了一眼另一厢的状况,目光一定是捕捉到了善修,扭了一下缰绳向那边与守城将领站在一起的善修走过去。

    马蹄达达声响,善修却只不过是刚刚转过目光来。好像是才刚发现鸣棋的到来。然后又重新转过头去,还在跟那个领头的说着什么。

    无忧仍由打蝶儿挑起的帘子看出去,轻风亦能送来话音,鸣棋的声音很有些阴阳怪气,“兄长来得好快。我以为母亲现在并不能劳动兄长于一、二了。没想到只是小试牛刀,兄长这么出现了。”

    善修目视着远方,“要是不来,不能见到鸣棋的骑术渐长了。也不知道姨母又想将我扰进什么里面去了。毕竟是关于我的事,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好。”

    无忧示意蝶儿放落轿帘,已隐隐想到这一出是谁搞得鬼。半扭着头,看窗外车马如龙,想大公主确实并非一时能琢磨得清的,听到外面的鸣棋在说,“前面的事情谢了,之后,我会送她回去,不劳兄长挂心了。”

    然后不知道他们又用眼神相互示意了什么么,安静的时间有点长,也听不到鸣棋打马过来的声音。也许是另有什么对别人的交待。无忧还在猜着,听到善修说,“平时这样的事,你都会嫌烦,现在怎么这么反转。”

    鸣棋一笑,声音有点大,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得到兄长的关心,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在兄长眼里鸣棋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好好地挑过兄长做的圈套认认真真向里面钻怎么样。那么费心做给我的,我总要去看看。那么兄长呢,来这里又做什么。而且,看着好像是不光来,还做了什么好事。敢情兄长是一边恨着王府,还要一边付以真心么。”

    然后善修没有再答,肯定是漠视了鸣棋。哒哒的马蹄声向着无忧她们的马车过来。

    现在这个时候,她谁也不想见,什么话也不想听,只想要好好地静一静。但鸣棋的说法,也是自己拒绝不了的。索性也不去想。也不去向外面吩咐什么,一切自有鸣棋在打理。蝶儿也听清楚了鸣棋的意思,眼睛里带着问意看向无忧。似乎是有些担心。无忧冲着她摇了摇头。

    蝶儿会意地抿唇。

    眼前的事情不难看出,连鸣棋会来到这里也是大公主的意思,也是说大公主并不是真的要她怎么样,而是在让她看自己的手段。无忧现在相反没有那么担心了,只是在想,大公主给她看过这出之后,是要得到她的什么反应,更加的小意还是更加的畏缩,到底哪一样才会是这位殿下的最期待。心其实还是属意着另一个想法,那是聪明,看看弥姑姑知道,大公主更喜欢聪明人,连同那位粉官也是,只是看了信,这么聪明地理解了大公主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马车走起。蝶儿也明白鸣棋世子,现在跟在外面,而且完全不知道打的是如何主意,是以与姑娘两个人只是默声。

    等到了王府,无忧又扶着蝶儿的手下了马车,没发生任何事情一般与鸣棋为礼,身子还未直起时,想直接去大公主那儿回话。虽然也没有什么好回的,一切都在大公主掌控之,好在,自己应该不曾做错什么,该的当也都了。起码从这一点来看,大公主什么会是满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