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十九章 贪功恋势

第二十九章 贪功恋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蝶儿听了,觉得心酸酸的。

    还想说些什么将自家姑娘安慰一下,忽听,廊下有惊呼声。瞧瞧自家姑娘还在出神似是不闻,便赶紧出去看这些毛手毛脚的婢子们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看时才知道,春天时用来浇花的木渠,忽然被冻坏了。现在,水撒了好些,一直都到姑娘住的屋下了。近几日,天气偏偏又寒得厉害,现下都已经结成了冰。有小婢不知,走去,摔了个仰面朝天。

    婢子们见她出来,问她的意思,是不是要到外面去找人,将这冰面给铲掉,芝儿也在一边提醒着,“蝶儿姐姐,现下,姑娘心情不大好,若是一群人在此吵嚷,怕是更要惊动了姑娘可不好了。”

    蝶儿也觉得有理,便道,“今日姑娘是要出去的,等姑娘出门了,我们再找几个人过来铲这个是。”

    芝儿点头。婢子们退了下去。

    蝶儿再进去的时候,见无忧没有问,也没有提这件事。

    出了院子才知道,并不是与五姑娘同去的。五姑娘之前回了外祖家,此一次,是从那里直接去国舅府的。

    坐在马车,无忧摸了摸衣服,问向蝶儿,“怎么总觉得这衣服哪里不对。一时又挑不出来了。”

    蝶儿听自家姑娘说有问题,赶紧拉起衣服来看,“衣服不是少年姑娘的样式,而是传统的礼服,姑娘难道说这个不对。”

    无忧摇了摇头,“不是说款式的问题,总觉得有些什么。”

    蝶儿又下看了看,忽然大惊失色,“哎呀,总想着姑娘能走出家门是好事,又想着要怎么应对五姑娘,倒忘了这衣服的绣样是不对的,现在是秋近冬时了,可面的花还是夏时的,若在寻常没有什么,这次去的却是国舅家,如此的不合礼法定会被人拾成笑柄。都是奴婢的错。”蝶儿吓得对着自己的脸抽。

    无忧反而静了下来,“哪里是你的错,这不过是大太太的心意。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我们去找五姐姐,她去外祖家小住,必带了换服。”

    蝶儿一听低下了头,“只怕五姑娘未必肯。这样的事,正合了五姑娘的心意。”

    话音落定,马车停住,国舅公的府已到,再没有拨头掉转的道理。

    五姐姐一直对自己冷眼相待是真的。更不幸的是,这一次又要试这个冷眼到底有多冷。

    七姑娘下了马车,紧了紧披风,让蝶儿递请柬,便随人流进了国舅府。

    虽说是国舅近枝才能登门,但人已经多至如此。国舅一门的势力可想而知。

    无忧尽量捡着僻静的地方前行。

    在衣服动动手脚,这方法已经算是小伎俩了。可是虚弱的自己已经很受不起了。

    国舅家的别院,亦深似海。无忧想五姐姐会出现在哪里?

    忽然有人从斜刺里拦住她,“你是从哪儿来的。”

    无忧抬头,见是个长相干净漂亮的男孩子。

    这里是国公府,无忧目光游男孩子月锦华服,知道是一位贵公子,于是只是向他颌首并没有随意答话。只因不想节外生枝。

    没想到,他继续问道,“我叫福添,他们都说,爹爹今日宴请是想给兄长讨一门贵媳,你也是来这里让兄长瞧的么?”

    蝶儿吓得有些僵,反应过来时,赶紧站在无忧身前,“公子,公子是国舅家的公子吧,我家姑娘是走错路了么,失礼了,公子勿怪。我们这离开。”抬脚想拉走无忧。

    那公子从袖出掇出手来,向着无忧一指,“可是她还没有回答问题。”

    无忧挪出一步,“我们来向国舅府贺喜的无名氏。”

    那公子眼间升起一泓冷笑,“无名氏?算了,我兄长有喜欢的人了,你们对他可以知难而退吧。我却没有喜欢的人也不像这府所有人那样贪功恋势。”

    那句子还未完结,便又有更多的脚步声响起,微微的环佩之声渐行渐近。

    然后,一个姑娘子的清越嗓音响起,“福添表哥,你怎么跑来了这里?”

    无忧并没有回目去看,并不是熟悉的人,也不应该在这个情境相识。

    才刚迈开一步,那女子已经站到了眼前,一根纤纤细细的葱指向她一指,目光挑向那位叫做福添的公子,“问你呢,她是谁?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说了什么?”

    无忧迎她打量的目光,刚要说些什么,又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你们都不会首先觉得她的衣服有些问题么?”

    无忧扭过头,看月洞外走进一个陌生的姑娘来。

    自己似乎真的成了不速之客。

    无忧目光带诧望去,见到陌生姑娘身后之人,又一瞬平静。她身后,盛装光耀的小姑娘正是自己的五姐姐,此时,看向自己的目光如喷火焰。

    情况已经很清楚,看来五姐姐是不知道自己会来。这相遇使她怒火烧。

    那样的目光入眼,无忧也只是平静地收着情绪,向她福礼,才做到一半,被她直接拉起,“又是爹爹的意思么?”

    无忧原想从她手夺出手,又想起是在人前,也是说,她的任一举动,都会被非议妄言,遂乖巧地随了她拉走。

    走出几步开外,五姑娘已经忿然难耐,“无忧,你是来向候府讨债的么,为何穿得如此,让人笑话,若然只笑话你一个也如此,毕竟你还顶着候府的名声。更顶着奸佞之后的名声。”

    无忧想到身在的陷阱,手指微微发颤,也好,总算可以说出心里话。“丢脸么,姐姐该当装成不认识无忧的。”无忧语声轻轻不注悲喜亦无怒气。

    五姑娘气极反笑,“你是承认你是故意的了。”

    无忧仍然目光专注地看着她,“是不是故意,五姐姐又何必明知故问!”语半左右看看,“姐姐选的地方真是清静,可开诚布公的。”

    小时候,也曾想过如果五姐姐是亲姐姐……都要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死了这样的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