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诡转匪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诡转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不是因为生死攸关,如果不是因为是敌我的死对头,这样的熟悉感,会让他错觉成是爱恋吧!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不该有的那种熟悉!

    虎克苏知道大石头当中有一条缝隙,而且宽度也可以直接穿过。唯一的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爬上去很难,是要碰到很高的高度再接近于差不多就要摔下来那样的程度才能够成功跳上去,但也正因为如此能够发现这里的动物很少,那里面干净的,就像是传说中的神殿!他站在那个缝隙的端口,把背影留给巴伦王子他们,然后他感觉到他四肢的血液都似乎没有再流动,好半天都不知道自己一直张着嘴,任冷风与强烈的风沙一起灌入他的喉头,激烈刺激着他的深深肺腑。

    夜色已经完全降临,但是比正常时候大三倍的月亮就挂在天边,能够照出他正望着的地方,全部的风貌,他走的时候,那些蓄势待发的随兵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目光之中,这么漂亮的月色,只是让他看出了沙地上残留着的,完全属于他们自己人的脚步,他能够看得出来,那是跟他们拥有的皇家侍卫,名声一样骄傲的独特的八字脚,印记。为了训练这些人,大汗可是费劲了心机了,除了他们的脚印,仍然那么清晰有序,还有那些被沙尘覆盖的他们带来的那些兵器,也正放在由沙子结成的小河旁边,这些东西这些印记,都宁静而安谧。

    他把手指伸进嘴巴里,做出一个绝对不会传的太远,但是他的手下们一定会听到的呼啸声。

    滴滴的声音,像一条飞行的长龙,或者弯在他面前的景致之中穿行过去,他等待着那些家伙,从某个神秘的地方探出头来,一定是在刚刚他离开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什么神秘的栖息所在。

    “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招呼我们!”虎克苏等在那些石头下面并没有出现,身后传来的是首席长老抱怨,他并没有向身后发出信号的声音。很快的,首席长老被风吹动的硕大的法袍身影,垂落在被星月交辉映照的地面上。他的长袍并没有像虎克苏身上的衣袍那样随风飘动,他用法力禁止的那些骚扰。他更喜欢一切都被亲自掌控的感觉。

    “有什么好像真的不对劲儿了!”虎克松说完这些,拉着首席长老伏下身来隐在一边的树后,“我的手下不会这样,行动迟缓!也许他们发生了什么不测!”为了训练这些人搭上了多少时间人力物力,他们从不可能失误!

    首席长老似乎并没有被他表现出来的那些恐惧打动,反而将身子站得更加长直,表现出来的神态更是比他们一进来,开始每一次都更气定神闲的感觉,“大人这是在说什么,他们留下的那种八字脚印稳当的很,他们并没有逃跑,起码没有慌张的离开,而且脚印全部是进入这个圈子当中的说明,他们现在也许正安逸的很,相反的话有什么冲击他们,他们打不过,就会逃走!”

    虎克苏似乎是被首席长老问住了,他想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话语,毕竟他还站在这裂缝的端口没有跳下去看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跳的很快,有什么东西种在他的脑海之中,生成可怕的图案阻止他的双脚,那么自然的跳下去,如果不跳下去就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他不敢,他的心在疑惑着很多的东西。

    “大人,我们没有时间可耽误,国师在我们的身后,他随时有可能追过来!而且我们也都很确定,他是在我们的身后,不可能是在我们的前面,所以前面没有他,即使他的那些法士会出现,凭我们三个人也不会落败!”首席长老的音调里面透露出了一些不满,他确实有些乏累了,而且是虎克苏说他能够很确定,他们走这个回头路不会有错!

    虎克苏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决定要跳下去,但是他跳下去去之前仍然回头看着首席长老,“我先下去,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一定要求我要快!”

    首席长老像是觉得多余的那样打量着他,“我们可不想离间大人您跟您的手下的亲近关系,可这么有意义的游戏当中,他们这么拖拖拉拉,一定是藏起来了,好像是您平时把他们惯坏了,也对,他们毕竟是大汗的侍卫,能在那荣耀之上转过头来看向大人,并听从大人的吩咐,他们就应该被大人高看一眼!大人你没有觉得他们也一定那样的自以为是了!”

    虎克苏有些焦躁的揉着他的额头,然后,顺便看了一眼,站在首席长老身后,一直悠悠人看着他的巴伦王子骄傲之心一下子在他的心胸之中窜生,他一向最不喜欢的,就是巴伦王子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绝对密室的隐身,巴伦王子刚刚虽然听了自己的,但那是被逼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而且他会记仇吧,如果之后他们安全下来,他可要时刻注意着巴伦王子这家伙的剑尖朝向哪里?虎克苏终于在首席长老的满眼的蔑视之下转身,跳出那个缝隙。很快,他的双脚已经覆盖那些完整有序的脚印。一踩上那些脚印,他就能够感觉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藏在他心中最近这段时间出现过太多次的恐惧,就像是混入清水中的墨汁,一下子将整潭搅黑。他不断在心中念叨着,上神保佑上神保佑,然后,握紧手中的佩刀,又仿佛觉得这样还不够,把他高高举起放在面前!他熟悉的那种刀光,让他稍微感觉到了一点点保障。在这个足够近的距离上,他又一次发出了他那些手下必然十分熟悉的呼哨声。依然没有回应。一开始,在他心中形成的巨大怒气,现在已经慢慢的变成了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猜测!

    站在首席长老身后的巴伦王子,慢慢的挪到了刚刚虎克松站立的位置,向那个裂缝下面瞧下去这里的视线果然极佳,巴伦王子看了首席长老一眼,“虎克苏大人是不是在骗人!毕竟抛弃同伴才是他的本性,他也许根本不记得他刚才把他们扔到了哪里,只顾着自己逃命,要不然就是,他真的是太大意了,也不想想在那种他都要逃命的危机情况之下,他的那些手下还能够有办法留住自己的命吗?”

    裂缝的下面,那么突兀的传来虎克苏大人的颤抖诘问,“巴伦王子,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你把长老怎么样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