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弥须水洞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弥须水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虎克苏抽搐几下唇角,又镇定,“阿森底大人也不用太得意,即使这些树须真能通过的水洞,但是里面的东西也许会坍塌,这一点大人也应该想到了吧,那不单纯是水,那洞也不单纯是洞!我一生最不相信的就是胸有成竹四字能真无往而不利!”

    阿森底极轻蔑的一笑,“这,所有人都知道啊,你最相信的是投机取巧四个字!不过那也需要碰到那些能够容忍你投机的人!我阿森底是个小人,最是没有容人之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放过那些一无是处的人!”

    看着阿森底远去的背影。虎克苏简直是怒不可遏的扔下了手里的刀。然后想到眼下处境,又只能,继续去切那些树须,拉住树须的那一瞬,才想起自己扔了刀,咬了咬牙,向身后喊着,“干看着干什么,还不把刀给我捡起来!”结果等了一会儿无人来应,回头一看,自己的身后并没有侍卫在守护,扭头向两边,发现连这些家伙也听起了合周公子的说法,努力在找那些应手的树须,而且尽可能要找得多,他冷笑了一声,“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我这个投机取巧的人,当然也只会找到这些投机取巧的东西,阿森底说的有什么错的,只不过他错在一点,他虽然是个小人不假,却是个心无大志的小人!一辈子只对那些蝇头小利望眼欲穿!也是,他本来就出生在烂泥之中,一辈子的志向,都是在烂泥之中打滚还觉得泥糊的越多越好,而我是可是富贵枝头的人中龙凤!我与他怎么可以同日而语!”说完自己梦想,重新捡起自己的佩刀,挑选了几根树须斩下来,将它们拧成一股缠在自己的身上,只不过这东西寒的厉害。所有碰到他的地方,都要有厚实的布相阻隔,要不然的话,就如同刀子割伤,会出伤痕也会流血。

    他在心上感叹着,到了现在他才知道,什么是最不好的人,并不是他的大姑母那种人。而是像现在他们这样道貌岸然的家伙。明明只做一些事情,就可以直达利益,却非要讲什么仁义道德,拐个大弯子,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明明和他一样都是要把刀放在别人,或者是别的生命的脖子上,却偏偏满嘴的谎话连篇。磨牙吮血杀人无数的家伙,真的还能够是什么完美善人?我呸。因为刚刚阿森底的捣乱,他是最后带来树须的人。看那意思,他要是再晚来一会儿,这些人就准备起程要把他丢下了。真不知道他们是哪儿来的信心。就算之前合周公子对得再多,这次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是开天辟地的头一朝,他们要对付的,是如何在这个大水球之中完美的打出水洞。

    他不情不愿的跟上队伍。此时,他们已经完全的走出了人树的庇护范围!浓重的水汽让他立刻全身震动,不由分说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里并不简单,一定要提高注意,他在心上告诉自己。但是看看其余的人似乎都志得意满,而合周公子那家伙脸上一向看不出表情。要想凭他的全程都一样的表情判断他的心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虎克苏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忽然听到有女人的声音惊呼了一声。吓得他一蹦,还以为他们这么快,就验证了他的不好预判,还想着自己该哪个方向逃……结果并没有听到其他人逃跑的脚步声。于是耐着性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又是巴伦王妃这家伙……他顺着巴伦王妃的目光看到她惊呼的原因,那条巨蛇又将巴伦王子向下吞了一些。他懊恼得皱眉,做什么又喊的这么大声呢?在他虎克苏看来,那个正用大嘴巴衔着巴伦王子的巨蛇,一点也不努力,这么长时间只吞掉了巴伦王子身子的一半。要是他肯快一点动作的话,他们也不用顶着什么道义名声前来搭救!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阿森底并没有再来看他,第一个打头进入水洞,自告奋勇为他的主子钻水洞。

    这是一条极陌生的路,在此之前谁也没有试过,大家个个都是提心吊胆。

    其实,就连阿森底自己也觉得很不安。不过现在能够出头的,就只有他和迦纳尔,迦纳尔又受了那么重的伤。

    按照合周公子的说法,他现在身上绑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其实还挺不好找的,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几块。然后,借助树须的捆绑力量,将石头牢牢的绑在他身上。再让他直接进入水洞,合周公子很确定的说,即使走的方向不对,树须也会自有它的选择,它会把因为要自己得活,把阿森底带到正确的方向上。至于这块石头的作用,就是树须所不能达到的作用,那条树须进去可以随意游荡,腾在半空之中不做任何的事情,而他阿森底的目标是巴伦王子,在他的腰间此时绑了两个石头,目的是既要落在半空之中,又不要完全落地,这个时候,就可以只扔掉身上的一个小石头,用另一个石头的重量掌握高度,以接近那条巨蛇。

    阿森底没有入水的时候,心中有很多的想法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能抓到一点点侥幸的尾巴,但是真正的一入水。他自知此时已没有任何的保障,也就开始变得孤注一掷起来。

    合周已经说的很清楚,虽然前面是水,在入水的方式却不是一跳即可入的,而是要找到其中的水道,寻找到因为水流循环方式,而且流出来的拥有空气的地方,也就是那些狻猊和蛇群能呆着的地方,否则的话,只能进入其他的满水地带,窒息而死。他们这些初来乍到者,当然不能找到,不过,树须就不一样。它们天然傍水而生,又是墓葬的守护之树,自然能够轻易的辨析水道。所以,彻底离开那棵人树之后,阿森底已经不再选择方向和各种打算,只是老老实实的随着树须的选择而动。这家伙们,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被他缠在腰间,挂在身上。它们不停的扭来扭去,想要挣脱束缚。迦纳尔和阿森底他们,早已经想到了这一条,把它捆得极是牢固如果不是从中间斩断,肯定无法从身上挣脱而出出。

    看它们扭动的方式,阿森底一笑,“总有办法让你们停下来。”果然,一入水之后,这些家伙已经无心挣扎,开始努力找到安全的方向,也不敢大意的向前游动。

    。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