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红袖梦儡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红袖梦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合周公子顿住了想要奔跑的脚步,眼下发生的一切正是现实之中的反射。

    这种困境会因人而设,他是什么人,行走于如何绝境之中,也能有各种各样办法完美挣脱的人。同理,困住他的幻境也是一样的!无论他怎么挣脱,也会重新笼罩的那种。

    这一次他看向梦境之中忽然出现的身影,然后忽然觉得这幻境甜美得让他几乎舍不得离开。

    在幻境之中出现的女子。带着盈盈的笑意向他走过来。那种感觉让他能够体会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比他们现在要亲近一百倍。那是来自他心中最深的期盼。没有任何烦恼的无忧,已经忘掉了鸣棋的无忧。她已经近到他身前,把手的手落在他掌心。果然,幻境中的一切一如他的贪婪。无忧已经成为他的妻子。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他的留恋从心底升起,然后,一直一直的扩散到血液的末梢里面去,他很喜欢留在这里。因为可以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宁静,在没有任何纷扰。就像落叶重归正在生长的大树,就像已经消散的白云重新聚拢成骏马奔驰的模样,更像已经被冰封的河水,又瞬间恢复奔腾变得自由自在随心雀跃。体会到他自己浓郁的心满意足。他只觉在他心中想要冲破这个幻境的力量,已经变衰到最弱。因为他始终始终不忍就这样放开,那些他无比向往的生活,也不能狠心对那样向他微笑着的无忧说出要离开的话。

    “今天,在朝堂之上都跟他们说了什么?”无忧已经会转身,在跟来的婢子手里,拿了一杯茶坐到他身边!

    合周似乎觉得有趣的一笑,“把一切将要做成决定的东西说成了悬而未决,他们大概都在想着明天要怎么对付我!”

    无忧将头倚在他的肩上,“你不是说,从今之后,再不跟他们争这些了吗?怎么还要反着他们的意思说,那些人虽然有些墨水在肚子里面,但是可能是因为全部装了墨水的原因!都变成了小肚鸡肠!反倒是咱们处处都要让着他们才好,又何苦跟他们争那些有的没的!反正所有决定皇上心中早有定论了!”

    合周喝了一口茶说道,“所以,今天,我站在了他们当中最厉害的一边!”

    听他这样说,无忧猛然坐了起来,有些惊奇的看着他,然后拿出绢子来掩住自己的嘴巴,低声的笑了起来,“公子要是像他们从前那样事理不分的话,他们可真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

    合周拍拍她的手说道,“估计,从明天开始,会有很多来送礼的人!我之前没有想到这里,想到这里,觉得很对不起夫人!恐怕,他们会络绎不绝的打扰你的清静!而且会很难打发!”

    “那些打扰只要一样的答复了就得,可是有一件比那个打扰更加危险的事情,夫君怎么不说出来让我跟你共担!”无忧的目光,那么如如含情的看着他。

    听她说的危险,合周公子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给皇上的那个许诺,幻境是连续的,所以自己那个许诺,虽然因为思想当中的某个原因卡顿,并没有真的跟皇上说出什么,但是在幻境里无忧的幻影,却因为别的渠道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承诺,他原本不想说这件没有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来看被无忧理解成是因为自己怕她担心才没有说,他低头想了想,“我是真的知道太子在什么地方,也已经很好的告诉了皇上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

    “但是太子他又为什么要藏起来呢!”无忧起身坐会合周对面,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她面前的茶具,摆成了几方对阵的模样,“他一定是在逃避着什么,但也不是完全的逃避什么,而是要让敌方寻找他的力量,先首先相互碰撞,他要让他们两败俱伤,他要让他们互相消磨力量。可是他也必然会有一个帮手!”无忧把藏在那两只茶碗之后的另一只茶杯慢慢的推了出来,“一定有一种幕后力量在帮助他,当然也不是为了完全帮着他,而是为了得到自己心仪的东西!才会这么慷慨相助!”

    合周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太子无欲无求不动不行的时候,一切都会跟着进去,他所在的地方就像是全部都已经寂静的死去,但是只要他有任意的动作,那些东西就会都跟着火起来,他的声音他的形象就会透过沙风,传来清清楚楚的画面!”

    无忧似乎对他一切有把握的样子了然于心,而且已经真正安心,那种不再怀疑的肯定是从她心底最深处柔和的发散出来,而在她明媚目光映照下的世界里,因之变得安静柔和,让人不再有怀疑一切之心,也不再有犀利之气,“我知道夫君的能力,也知道夫君会对一切作出最好的安排!”

    那是世间最好的相信,也是世界最好的赞美,能够出自她口,让他心情愉悦。

    于是在那明明白白的梦境与幻境交融的幸福时光里合周最清楚自己在经历着什么,也更清楚自己的心,不愿意抽离那个梦境,梦境里有自己为自己营造的最好的气氛,最心爱的人。

    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看清事实,看透人心,也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唯独有一件事。就是渴望无忧的走近,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他是比任何人都知道执迷不悟的可怕之处。但如果最清楚那是什么危险境地,也会迈步其中的人,他才更清楚这种执迷对那个人意味着什么。或许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就像现在这样,墓道之中的诡异,他已经能够理解,应该是送给每一个擅闯者心中最期待的那种梦幻之地,然后让他在其中体味最好的梦想实现的感觉,如果他沉迷之中难以自拔,就会成为这墓道之中鬼魂的傀儡!

    幻如白纱的轻雾,在墓壁的四周慢慢的升起,他知道自己内心的动摇,也让他清醒地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样的境地,也在笑,现在的自己沉迷这样梦境之中有多么傻气的时候,就会有一点点的雾气侵蚀着无忧在他面前的形象,那美丽的面庞渐渐的受到雾气的滋扰,开始变得模糊。仿佛年深岁久之后失色的水墨画作又因时空变幻渐失色彩!

    他于是又一次于心不忍起来。那是一张正在用最清澈的心境对自己微笑的脸。所有的烦恼,所有的纷扰,都没有爬上她的脸,也没有进入她的心,她就只是一个纯粹到心里面只有自己的小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