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重生决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重生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再做什么对大汗来说都毫无意义!”大阏氏的声音颤颤巍巍,她很少袒露胆怯,今天恐惧到深处再难隐讳!

    “国师已想到让阿修达重新降临的办法!到时所有人都会关注奇迹,您的所作所为会轻易混迹其中……”合周的声音渐渐放的轻低!

    “新的?”大阏氏已经仰天大笑起来,“怎么会!”

    见她只当自己的意思是笑谈,合周站起身来似乎是不愿再多说,只想要告辞而去。

    大阏氏慌了神儿,收起傲慢之色,“办法呢!我怎么进去又怎么出来。还有,还有明晃晃的尸体怎么办!那么多双眼睛可都在瞧着呢!”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进去的时机,我会通知您的。另外,把他扔进流沙洞吧!只处理掉阿修达就可以!”合周说道,“大阏氏,现在,不是想太多的时候,您就尽量选择省力的办法吧!”

    “既然厌恶的是整个草原,就不能只拔走一根草就满足啊!”刚一进入状态的大阏氏,就想到要永除后患的事!她绝对,绝对不允许她的阿姐再有翻身之日!那样的苦楚她再不想受!

    合周提醒她道,“只请您记住重点只有一个就是阿修达,其他的您随意。”

    “可大汗……”大阏氏显得气血难平!

    合周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汉人一直有句话,叫做来者日以近,去者日以疏。阿修达身上的荣宠,会被另外一个人体取代!”

    大阏氏原本想好好打听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不过,合周公子脸上不愿意再多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她妥协了,尽管低下头的那一瞬间,这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却可以换回来很多东西,“那好吧,我会在这里等公子你的消息!”

    合周公子一走出去,大阏氏马上站起来,在帐篷之中走来走去,不管事情到后来怎么会突生变故,但是之前一直处理的很好。关于那个国师,大阏氏忽然有些后悔,从前,轻信了他所谓的忠诚。那虽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只要想起,就会觉得历历在目。当时是国师帮助她赶走侧妃的。能够消灭一个劲敌。她得意了许久,但是到今天,她却忽然发现自己也大意了好久。竟然忽视了国师的力量!

    重生的阿修达,一想到这几个字。大阏氏就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她记得,合周是这样说的,阿修达的尸身还在,是另外的新生命来取代他,那意思,难道指的是一个婴儿?这个猜测让她坐立难安。甚至有点期待,国师就是一个骗子才好。那样,他根本无法突破长老群的围困,还有那些火焰。但是,一个只能维持四十几天的谎言。有多容易被戳破。除非,国师是一个真正的蠢货,否则,他不会撒这个谎。合周也不会为这种说法眼露惊恐!

    她终于再也坐不住了,要走出去看看。沿途很少碰到前来观望的人。她知道,这不是因为他们懂事,而是大汗所下的命令。大汗一定痛恨着这样的时刻。让他知道,他手中握着的所谓的至高无上的权利,还被这些长老们紧紧的束缚在这处细小的瓶颈之中。在重要的时刻处处掣肘!

    此时此刻,天地之间的光源,并不是来自唯一的月亮,好像是变成了那片,永远不会熄灭的烈火。

    长老群仍然兢兢业业的围坐在舞帐最外面,他们每个人的后背,都被身后熊熊的火光照亮。那是岁月的蚕食,让这些从来不近人情的家伙,已经变得软弱他们都变得瘦骨嶙峋,形容枯槁,而能够把他们动员出来的人,一定声音洪亮轮廓磅礴,让这些家伙能从他身上得到力量,但是他们是谁,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她再次疑问,只不过,自问自答的答案,已经改变,“能够请得动他们出山的人,八成是那位国师么?”然后,自那个疑问开始,她心中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疑问,他们就像是绿洲里的泉水源源不断永不枯竭。还有那个巴伦王妃。对她的铲除也是事不宜迟。但唯一让她感觉到庆幸的是,巴伦王妃掌握的所有的证据,都是靠她的眼睛,无法记录,也无法用来对簿公堂。还不至于马上将自己烧毁!

    大侄子说,巴伦王妃最近异常活跃,每天都不会好好的呆在帐篷之中,就在刚刚,甚至跟大汗手下的叶护见过面。这个消息,简直让她不寒而栗。大汗手下的三个叶护并不是自己的人。虽然,每一次见到她,都恭敬有加,甚至把他们的腰猫到地上,表示他们的忠诚。但是,他们依然不是自己的人。

    她要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是否为了揭穿自己制造这场见面。

    ***

    当巴伦王妃出现在那位叶护大人面前的时候。

    懂得所有虚与委蛇方法的叶护大人还以为,是那位表可汗大人发了什么癔症,以为,自己不能说服他这根救命稻草,竟然又派了自己的儿媳前来车轮战,他甚至有点期待,接下来第三位到访的来客,会是那位名声与日俱增的巴伦王子。但是,无论他的来客是谁,这会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吗?一只咬住了猎物的狼,在它身边走过的,只要是比他弱的任何动物,它都不会分神瞧上一眼。他也会一样的。尽管表可汗的这位儿媳,近日来在整个沙漠上表现不俗。先是让大阏氏吃了一个亏,又成功的解决了让表可汗觉得难办的另一件事情。两件事的方法都用的很是精妙,但,除了说明她脑子还有点东西之外……他还没有想完这段。一个异常粗噶难听的女声已经响起,“表可汗还没有交出大人喜欢的那个东西吗?”

    他看着那个金凤纹面的女子,视线已经不由自主的顺着那些五彩的翅羽纹路游走,同时也在内心里发出感叹,这只凤凰纹的真的不错,已经完全让人看不出来,它们曾经是恐怖的伤疤,“这么说可就有点……”

    “您的心愿可还想实现?”女子并没有多余的寒暄,已经深入主题。就像直到现在为止叶护仍然弄不明白自己的手下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就这样将她轻而易举放进来一样!

    叶护笑道,“简直是孜孜以求!”如果这女子也很清楚自己所指的,他的心愿,就是那张武器库的密约的话。他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谁得到那个,谁就能在大汗面前邀功领赏,他不仅仅今夜迫切,更会时时迫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