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十二鬼尊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十二鬼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汗所说的一个女人,是否,指的就是您尊贵无比的大阏氏。”那位长老气宇轩昂的提问道!

    大汗咬了咬唇,大阏氏三字简直象横穿他身体的利刃,此情此景之下又不得不再次点头。同时感觉到脖子的僵硬,拳头中紧握的力量时时刻刻都在加码?他生怕他会控制不住,将那力量挥出来,摧毁这些苍老的存在,

    他听到他的声音,压抑着说,“的确是她。但是,现在,她已经不配拥有那个位份!她就只是一个恶毒不堪,人人得以诛之的坏女人!”

    那位长老,满脸都是那种不仅不认同他说法,而且觉得他的话极是荒谬的神色!大汗觉得自己心中的火已经烧到了喉咙,他深深的吸入一口沙风,压下那些烈焰又很快感受到它们的反扑,长老的声音有恃无恐的滔滔不绝起来,“大阏氏位尊,仅次于大汗,废立之事关乎国体,不可轻言,一旦决定,就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昭告天下。老朽们也不得不问问,那理由是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要去看阿修达!那里面是什么情况,长老们怎么可以如此无动于衷?”大汗已经忍无可忍!他没有时间跟他们耗,他要努力寻找转机

    “大汗您不能去。瘟疫已经现身!”那位长老根本不肯退让,他脸上的表情是对大汗固执的可惜!

    “这就是那个女人的恶毒之处,一切只是他单方面的说辞,我连看都没有看到。”大汗怒吼着,那些老到已经对眼前的危机视而不见的家伙们,他想用这雷霆万钧的音量震醒他们!

    “那并不是大阏氏殿下的单方面说辞,我们所有人都是亲眼所见!”长老摇头的动作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像的蔑视!他们从来都吝啬赐福!

    “一定不会那样,那一定是甜言蜜语的欺骗。”大汗皱紧眉头,这些老家伙们一定是等待了许久,他们只能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看来自己还是慢了一步,他早应该废除这些一次又一次成为障碍的长老!那样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

    “我们活的时间已经太长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甜言蜜语。或许大汗您应该承诺收起这句话。这是对我们长老群整体的诋毁。即使他出于大汗之口,我们也应该抗争!”长老面色已然气的铁青!

    他的一再妥协并没有换回长老们的满意!“我并不是在说长老群,而是在说那个女人。”

    “这种事情是我们亲眼所见。大汗口中一而再再而三所称的那个女人,并没有真正的看到。我们像阻拦您一样的阻拦了她。长老群曾经为部落抵挡过烈火冰水热油,现在的这个时刻,我们也应该为大汗您抵挡瘟疫。我们将按照老规矩不吃不喝的,坐在这里三天三夜那些瘟疫的恶魔。您不必再来动摇我们的心意!”

    大汗的喘息如同山呼海啸,在他这种状态的时候,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一个不字,“我要见他。”

    可其他长老只是静坐,与他相对的长老反而缓和了铁青面色变得平静淡泊,好像他的咆哮给他听成了安慰,“那大汗就要更快的离开,在那些恶魔还没有完全吞噬他之前。我们会请求上神让他们用神的力量就装修的,让他能够完美的转世。”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让阿修达去死?我已经委托了国师!”大汗夹紧视线,像是要看看这顽固不化的长老,到底是什么妖孽变出来的!

    “已经被瘟疫所沾染的阿修达,已经不适合重生。”苍老的声音只是平静的回答!

    因为长老的声音太平静了,所以余音很快被大汗的声音覆盖,“可我一定要让他重生。”

    “那样会为沙漠带来灾难!”长老已然表现出悲天悯人的架势,他们就是这么喜欢拉虎皮做大旗!更喜欢拿上神拿天意来压他!

    大汗像一条被激怒的蛇那样发出嘶嘶的声音,“阿修达会是永远吉祥的孩子,您曾经这么说过我是记得的,但是现在您为什么又说他已经变成了瘟疫的爪牙!”

    “因为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他已经变成了瘟疫的爪牙,所有人都有目共见。”

    “我要让国师进入其中。”大汗忍无可忍地说!“我要做到这些,杀掉你们几个人,你们才会害怕!才会了解我,现在是吩咐你们,而不是同你们商量!”

    “那不可能!长老群有长老群的规定!天机不可侵扰,否则阿修达将化成永世不得翻身的厉鬼。那样的代价是挚爱阿修达的您付不起的!”这位长老的意思是,如果一旦阿修达被认定是永世不会超生的厉鬼,那么没在沙漠一端的十二鬼将里面,就会再添上拥有阿思达名字的一尊。那是曾经的一位巫师在沙漠之上留下的预言,这里将会化生出比最初的七魅还有更多的十二鬼,是他说服当时的大汗将已经找出来的几个鬼魃化成雕塑的石像,并把他们的名字雕刻在上面以供人们时时刻刻都能够精准的确认与防范。大汗当然不想阿修达的名字会在那里面出现。而现在,那些雕像也未满十二尊。

    长老沉重声音的提醒,如同吹散迷雾重重的狂风,让大汗恍如梦醒般的想起可怕的过往!那些可怕的预言!

    他闭上了眼睛,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凄厉的哭声突然响起,绵延不绝如泣如诉的时候,大汗才意识到。那是,因为阿修达的事情,已经忽略得太久了的阿修达的阿娘,她人就在附近,对了,她应该一直在大帐之中守着阿修达,那么,现在……他的目光望向那座大帐。她难道还在里面吗?他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

    “那是阿修达的阿娘在哭,你们又对这个无辜的人做了什么?”他疾声厉色的问向长老!

    “她已经沾染了瘟魔!再不能走出那座舞帐一步!否则她连做鬼都会成为这片沙漠的罪人!”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汗知道,这座大帐被他们用沙墙之后。会不吃不喝的念三天的咒歌,然后,彻底用沙子封存起来,七七四十九天。那么,他们的意思是……他简直不敢想的再仔细哪怕一点点,“你们的意思是要把她活活饿死,她没有任何的罪过。你们怎么能擅作主张这样对她!”

    “上神,才是唯一能够确定她到底是有没有罪过的人,如果,她没有罪过的话,大汗您可以将她复生。依照您所说,国师是有那样的能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