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古老规则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古老规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们都说他是坏人,他就是坏人无疑!这不难分辨!”无忧装作不肯轻信的样子!在这里痛快的说这些谎话的时候,就好像时光又飞回了,她还在大公主府里的那段日子,每一天为了活下去,都要说无数的谎言,做出无数虚假的恭谨!

    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那颗不常出来活动的真心,会觉得合周公子做的没错,远离了那里,就像是远了一个黑暗,远离了地狱!她也有像这样想要逃避的时刻,可是她不能!

    上了年纪的侍女就像她一贯的那样,毕恭毕敬的听了无忧的说辞。她的性格一直很好,从来不会说反对谁的话,但是今天,她温柔的开口,“他们的族人把他赶出了他们的家门,好像他们真的是什么坏人,而且还觉得他们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试问,连年幼还不懂事的孩子也被那样赶出去,难道,是因为他们也错了吗?那样小的他们,不仅没有机会犯错,也不可能犯错,不知道对谁犯错,不知道犯什么样的错!”然后,她于抑制不住的流下了泪水。让它们像奔腾汹涌的潮水一样,决堤而来!

    无忧没有逼她,再说下去,而是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吧?我们是来逃难的!合周公子他家世很好,也没有犯任何的错,他是不必来的,他是陪我来的。我应该就是你说的那种,被所有人痛恨的恶魔的家人,就算不是世代会成为这种人,但是,从那唯一一次的定义开始,也会一直成为这种人!如果被那座巨大城墙里的普通人讨厌的话,我的日子也许没有那么难熬。你可能想象不到,我是被他们的皇上,就是像大汗一样权力最大的那个人,全身心的讨厌着!他就像是要吃掉到口的食物一样,想要一口把我的家族吞下去!我想他面对着那张金色龙椅,一定发过不少的誓言。那些,从前跟我的外祖家里有联系的人们,简直是手忙脚乱的切断了所有与我们会被注意到的关系。因为,这不仅是面子上的事情,还有可能是连累他们全家人的性命的大事!在我小的时候,司空见惯的那种驯顺谦卑,我再也没有在那些人的脸上看到过,时过境迁四个字每一个都让我觉得是重有千钧,有些烙印不是只是惊险的落在心上,而是被砸进血肉之中刻在骨骼之上!。所以,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把我的胆子变大去对付明里暗里所有的敌人!”说出真心话的感觉,真的很好!就像是推翻一堵挡住去路的墙!

    “可我觉得,姑娘一直在怪罪公子!但是要这样看的话,公子似乎没有过错!他把姑娘从那种水深火热之中拉了出来!”她顿了一下,偷偷看了一眼无忧的脸色,“要是按照我们沙漠上的人来算,他应该是您的恩人。而无论任何地方的什么规则来看,他都是好意!他是个真正的好人!长得也好看!”

    “这就是他的错。我不想出来!施予别人不需要的恩情,也是罪过!我当时,正在织一张可以罩住大鱼的网,的确很危险,可一旦成功的话,就可以改天换命,我为了织那张网,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心血,那里面的每一根网线都没有那么容易连接在一起!可是他却直接把我拉了出来!以他的拯救之名,祸害了我全部的努力!”无忧终于爆发了这么长时间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隐忍。

    “可是既定的命运怎么能更改呢?那是神的旨意!”柔弱的女人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赶紧低下头去!

    可是那些已经被主人丢弃的字音,仍然像锣鼓一样响彻在无忧的耳边,“那根本不是神的旨意,而是有心人的篡改,就算他们真的是神的旨意,我也不想轻易服从,总要试试看,那些偏离到了其他地方的线到底能够被扭回来多少!反正已经是残破之躯,又为何不敢舍命一搏!”

    那上了年纪的侍女,迷茫的双眼忽然亮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死寂下去,“那也太难了!”虽然她现在的语气已经渐渐变得清淡如水但是无忧还是能从他那双渴望的双眼里看得出她也曾像这样深深的期待过,也许,那是她觉得最痛快的时刻,就是她也想过要扳倒一切的那些日子,她也从那些希望之中得到过满足。

    无忧就这样看着她,脸上那些不太变化,又在此时有些变化的表情,想象着她在思念的那个人的模样,他也在同样的思念着她么。她其实一直以为,那个人是她的情人。直到最后,她说那是她的儿子。这样看来,的确是上好的能工巧匠,他还那么年轻就会这种手艺。想到他会这种手艺的时候,无忧的思绪一顿,他竟然会雕汉地的龙。看来,这个真的是自己需要找的人。之前,也曾留意到这上面的龙是汉地龙,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人可能会跟合周有某种特殊的勾结这件事。

    一定是这样,合周允诺了他什么。无忧在想,他允诺的东西,自己能不能答应。很明显,自己能够做出任何的承诺,但是,那个人绝对不会相信。在这片沙地之上,还有谁的能力能够大过深得大汗喜欢的合周公子。就算是在平时,只要被他那样真诚的目光望上一眼,也会相信他的真情实意,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声名早已远播。

    “你们分开有多久了!”她轻声提问,生怕惊醒她心中的痛!同时,比谁都清楚,用锋利的刀刃,是轻还是重,刮出的伤口都会让人痛!这才是不争的事实!

    “整整二十年,他已经二十三岁了!”话到此处,上了年纪的侍女,已经哽咽。她再也说不下去了!距离如刀划开了他们本来应该团聚的时光!

    那种感觉,到底是怎生的痛苦,无忧最清楚不过。

    “你现在认识的合周公子,这件事情是可以求他帮忙的!”在这一刻,无忧已经抛弃了之前一直口是心非的那些话,她是由衷的想要让这对被迫分离的母子重新团聚。大汗一直在问合周公子需要什么,他是可以求这个情的。

    “不,我不能,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破坏古老的规则,是要受到上天诅咒的!即使尊贵如同大汗也会对这项规则望而生畏,没有人能够帮我们!”侍女哭泣着回答,如果不是境遇凄惨窘迫她一定想求求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