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狼撕游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狼撕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森底道,“即使殿下看得如此通透,那少年也做不到这样!”因为他的福气已经全部用在了被巴伦王子错看上面了!

    “我们要不要打赌,试试他到底能不能做到!”巴伦看了一眼阿森底脸上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越发津津有味起来!

    阿森底真是要怀疑这位巴伦王子连手下人乱打架,也没有看过!这么稀松平常的小事也要少见多怪的兴致高涨,这种两只狗打架级别的乱斗,他看的可是多了!从前还能觉得是下酒菜,现在连看都懒得看,要是他的手下们在这样随随便便的扭来扭去,他一定把他们两个脑壳砍下去,让他们的头在地上随便的咕噜,看看最后两个头颅骨碌的最远,哪个获胜!

    “王子殿下的意思,是要让他正式而堂皇的决斗变成卑鄙不堪的偷袭!”阿森底很清楚少年的体格太过单薄,如果是正式的比试,他除了说没有第二条路走,但是如果能够恰到好处的偷袭就不一样了!说得好的是四两拨千斤,说的不好就是钻空子!然后美名其曰一寸小,一寸巧。而且更巧的是已经对他感兴趣的巴伦王子会超越一切规则的帮他!

    巴伦王子似乎一直很喜欢阿森底说话的方法,不仅没有觉得刺耳,反而是觉得好笑,“在我的卑鄙名录之中,再多贴一项卑鄙也无所谓!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就完全不同,是我给了他机会!你说他会如何感谢我!”

    “您的意思,我这做奴才的有点听不懂了,您是说,要把这孩子变成是您的侍卫吗?由他来守护您的安全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不是别人吃亏了,还是殿下您呢!明明有多如牛毛的选择!就选择了这种最不堪的!”阿森底是真的觉得奇怪了,他手底下这样的狗打架多了去了,可是从来没有见哪一个,会得到珠子们的欣赏,连自己也讨厌他们,弄不出他妈的一点点心意来!

    巴伦王子脸上的那个笑意,最初涌现出来的时候,应该堪称是完美的。那些凶狠卑鄙以及贪婪还没有混杂其中,那个笑就是简单的皮肉组合,可就像是风吹沙丘才一转眼,那笑容就已经变得深浅莫测,悲怒莫测,“最近,因为要护送你们郡主殿下来到我身边,除了像这样风餐露宿的赶路之外,重任在肩上,多了很多疲劳巴吧?”

    巴伦王子目光一看过来,阿森底就赶快把他脸上波浪滔天的怀疑变成了汹涌澎湃的笑意谄媚,“王子就是王子,总是能够了解人的大悲苦。正是因为这样还想跟王子殿下您要一点赏赐呢!”

    “你所说的赏赐不会是我的命吧?”巴伦王子歪着头看向阿森底!

    阿森底没有觉得,这个问题不阴不阳的有什么难答的,只不过他觉得,在那个角度被观察的自己,好像看起来不会太好看,除了找乐子让自己能时时刻刻快活之外,他还喜欢让他自己看起来漂漂亮亮,“怎么可能呢!我们这些小人物,终极人生奥义可不是要蹿主之位,而是最受主子赏识的忠臣!这已经算作,是很有野心的期待了!即使在那些人群中,估计没有几个人敢想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可得拿了命来换!我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即使没有您的帮助,也算是打了个平手,虽然不好看一点!”谁知道,少年要怎么赢,总之为了吃口香的,他打算顺着巴伦王子说!

    巴伦轻飘飘的抬了抬手。正扭打到一起的少年和胖的侍卫就不得不以少年在上,胖子在下狠狠压住的姿势停住。要是这样看起来,少年的确是赢了。

    那侍卫狡猾的一笑,“我真是感激殿下,还没有来得及跟我说赌注的事情!要不然,我可就输大了!”

    “不过,我看你那眼神好像是很期待我们说出赌资才好的!”巴伦津津有味的将他拆穿!同时也在琢磨,他的前主人如果拿他当个忠仆来对待的话,会吃多大的亏!紧接着有点后悔自己,如果早知道他这样玲珑剔透的话,就该在他还在那位大王子身边的时候,好好的进行收买,对了,一定要以巴伦王妃的名义!时至今日,那些美好的条件皆已错过,只能想点新办法了!他是真的觉得这么有趣的人才,这么容易忘乎所以的小人,要是不妥善加以运用的话,不仅收不到应有的功效还会很危险!他紧紧握着马缰绳的手开开合合,越来越觉得整个游戏中除了有极度的懊恼之外,终于有了点乐趣!

    阿森底惯用的恭敬弥漫进他的笑意里,他就像是一个调酒师傅一样,永远知道那酒里面要添加多少的香草,才能既提高酒的味道,又不掩盖酒的味道,一定要让人回味无穷再到铭记于心,“恭喜殿下,觅得不光会使枪弄棒的勇士,而且是坚毅执着的勇士!据小人所知,真正的英雄也是如此,不在乎输,而只在乎下一次能不能更好的赢!”他又开始耍贫嘴了,一口一个勇士,一口一个英雄的,其实,指的都是那个现在正按照巴伦王子要求骑着胖子不动的少年!他对投大人所好这种事从来都轻车熟路!

    “你很喜欢这里么?”巴伦王子忽然极突兀的问!

    “感觉是很开心的时刻,因为这里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没有一口撕咬下来猎物脑袋,还敢不断放走猎物再捉回来的狼。一定会是一匹很有趣的狼。阿森底心里这样想的,但是,他可不敢说出来。因为可以给晚饭的人总是有理。这同样是他的信条。

    *

    表可汗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巴伦王妃,一双眼睛,在她包满纱布的脸上左右转了几次五圈,最后,定在她那双光亮的眼珠子上,“你跟你父汗的问题解决好了吗?像这样直接跑回来怎么行呢?他可能会来找我要人!虽然从前不知道,但是现在,他对我的怨恨清清楚楚,好像一直是在误会我欠他很多东西!他忘了从前他是向我献出了忠诚,然后换回了他的命。现在要拿走忠诚,也同样应该把命还给我!”

    “如果可汗您处理不了我的父汗的话,我会自己处理他的。正如您所说,他是一个健忘而且全无道理可言的人!有些惩罚对于他来说不可避免!”这其实是一句一石二鸟的话,既刺激了表可汗,又表明了自己跟老可汗已经再无瓜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