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纹面寻经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纹面寻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领主与巴伦王妃同时看了这三点胖子一眼,此时的巴伦王妃能够体会得出来,胖子所说的事情,连领主都没有猜想到。果然比她更好奇的是领主本身,他问,“你说的是谁?”

    三角脑袋的胖子展开一个滑腻的微笑,“是因布伦丁家的大女儿!”

    领主脸上的惊异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状态!这让巴伦王妃觉得其中肯定大有故事。而且必定非同寻常。她看向领主,“这姑娘,做了什么会被关进大牢!”其实不管,事实上这姑娘有什么特别的来头,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必有过人之处,吸引了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领主的谋士!估计一会也会让自己挪不开眼睛吧,毕竟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人!

    领总没有出声,是三角形胖子帮他回答的,“那是个倔姑娘,因为不喜欢要跟他同床共枕的人,所以杀了他!手段有一点点残忍!”

    一直沉默的领主忽然出声,“如果是太难驯服的女人,我怕你到时候会控制不住她!”

    “你怕她一旦到了西突厥,就会揭发这一切,跟巴伦说自己并非真的巴伦王妃,而是一个替代品吗?”巴伦王妃眼神里又蕴满了一贯的挑衅。但是,在领主想要确认的一刹那,那炫亮的光又转化成了妩媚!领主甚至能够确切的感觉到自己刚刚要在那温柔乡中拔出的脚,又一下子沦陷进去。他似乎有些后悔的告诫自己,刚刚应该上岸的。那种可怕的沉溺,每当清醒的时刻,都会觉得像是在玩火。但是再次沉沦的时候,又会变得无怨无悔。

    “对于那样能像处理牲畜一样杀掉自己的男人的女人来说,没有什么做不了的事情!更何况这还是不能容许有一点闪失的大事!一旦事情败露,无论是老可汗那边还是大汗那边,都会将我们视为敌人。”领主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是在保卫着所有男人的自尊心。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他们的自尊心,为什么受损失的只能是女人,而不是男人呢!

    “对一个单身女人来说,当然很容易,但是对一个想要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来说,一切不会变得那么简单。而且,只要她将真正的事实透露那么一点点,巴伦就会知道他应该有多恨我才对!他既恨着我,又不了解我,要听到那个像我,却没有任何办法看出来不是我的女子说她不是我的话,只会觉得那是我的胡闹!他不会给她任何的机会,只会严厉的惩罚她!掉进过一次陷阱的兔子,会永远记得那现有的棱角的!而且从一开始这位假冒王妃大人就会觉得巴伦王子在她身边所有的陷阱都在目不转睛的吸引着她!”巴伦王妃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笑了起来。真是上天赐给了她的机会,一个具有特殊价值的女人。就这么哗的一下子出现在她面前!恰当的条件,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还有恰当的用处!

    领主不在出声,似乎是被说服了。巴伦王妃干脆直接代替他发布命令,“把那女人带过来见我吧!看看我到底要给她什么样的承诺,才能让她对我唯命是从!”她没有说出自己心里面最想说的话,他是要看看那女子到底拥有如何的容颜。如果是个美人的话。可能会让在场的男人觉得可惜了呢。因为,她会马上让那张脸变得恐怖不堪,就像自己现在这个让人厌弃已极的模样一般不二。这是她曾在心中暗暗的发过誓,就在她受伤的那一天,她要让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拥有自己这样的一张脸。

    “你就是巴伦王妃?”被带进来的女子,跪在地上的时候,极其安逸的抬起头。让巴伦王妃能够看清楚她的容貌。并没有极致的美丽,也没有极致的丑陋,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说是中人之姿用在这张脸上再恰当不过。只不过,她的那双眼睛似乎别有韵味。有一种让巴伦王妃,觉得自己是在照镜子的感觉,因为里面含有的痛恨。是那样的浓重而激烈。简直与自己时时刻刻要烧了这尘世让这世上所有的人,为她的痛苦所陪葬的感觉一样。那么,到底,那个她怀恨在心的人又是谁呢?想到这个的时候,巴伦王妃一笑,“因为是很特别的女人之间的谈话,所以,能否请求领主赐予我们二人单独供处一室,说一些女人之间的悄悄话呢?”

    领主似乎对她这个要求没了主意,所以,他悄悄地看了一眼那个三角形脑袋的胖子,而且显然,也在那里得到了他应该同意的意见,于是带着满腹的狐疑走了出去。

    宽大的帐篷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她们两个。

    跪在地上的女子,认真的打量着巴伦王妃脸上缠着的那些纱布。然后,目光锐利的探究着那些所谓的伤口是否真实存在,看来,她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那就更好了。

    巴伦王妃就那样,伸出手来,顺着她的目光抚上自己的脸颊,那纱布的纹路让她想要作呕,“你很好奇,这些纱布下面到底藏着什么吧!你觉得,它们会是什么呢?”

    女子没有一点在害怕的样子,“听说,西突厥世家的女子,会在脸上纹绣各种各样色彩斑斓花印,让自己变得无与伦比?”

    “什么无与伦比?对什么来说的?这对于那些男人,还是对于女人来说!”永远在嘲笑一切的巴伦王妃,似乎觉得,她很有必要问清楚这女子所要表达的东西。现在的她,郑重其事的,简直像是在寻经问道。

    “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才没有说!”那女子回答她问题的时候的样子,没有一点点阶下囚的惶恐。仿佛她们两个人的身份,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妃,与低到泥土里的死囚那样,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些特质,倒和她颈项上挂着的那只张开翅膀,永远飞翔的飞鸟一样。永远不在乎自己的周围是什么样的情况,只要展开翅膀就好了,只要还能飞翔就好了。不过,领主大人的手下,可真是粗心大意,怎么能让这种可以象征心情的东西,随意的挂在死囚的脖子上。带给她那些,根本不必要存在的高远梦想!

    “的确,要是在脸上画上那些东西!无论如何也不能称得起美丽,但是,既然他们费尽了心思,也总不能说是丑陋不堪,应该说是无法形容,你的想法很正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