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绚罚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绚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巴伦王妃想,一定是假的!如果连她手里的这顶王冠都是假的,她父汗手里的一定也是假的,这是上神发怒的预兆!这片沙漠会因为这预兆而不得安宁!这想法沉重的像是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脊梁之上,让她几乎走不动路!她怎么可能相信这全无道理的事情!

    她的父汗没有什么避讳的,先是集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仿佛是在评测着她的伤口,计算着她能否再次一跃而起,翻手为云!就在巴伦王妃想要咬着牙关,在身体里聚集起一点力气的时候,她父汗将那顶王冠放在她手中。熟悉的温度在那之后经由掌纹之间蔓延。

    这一尊才是,这是真的。她蜷紧自己的五根手指想把那顶王冠握牢。可是那个温暖的温度,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退却,直到王冠绚烂的色彩在她的视野之中,不断的变得灰暗。变得黯淡无光!

    她的父汗伸出手来,自她手中取回那尊王冠,“现在你看到了吧,在你手中的时候,并不能使天神感觉到心安。它在拒绝你!”

    巴伦王妃看着手上不断变黑暗的王冠,又在她父汗的手上变得无以复加的明亮,简直是在难以置信的自余语,“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是我呼唤她出来的!她的选择为什么不是我?一定有什么事被弄错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要不然不会这样!”她还没有按照她心中计划的那样子好好享受得到全天下执掌一切生杀予夺的愉悦,就要在刹时间享受失去它的痛苦!这不公平,不带这样的!这真的不公平!她虽然竭尽全力的诘问着天地,但是,根本没有认为她的父汗会回答,他会对他的所作所为羞于开口的,她那样想!

    可他却出声了,“因为与魔鬼做交易,就要倾尽所有,魔鬼一点儿也不喜欢人类的犹豫与懦弱!他很高兴接受我那些奢侈的馈赠!然后作为回报只为我一个人闪耀!”

    巴伦王妃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那一团灰烬。而它从前的绚丽才是惩罚!让本该将它的好抛却脑后的她,心痛留恋!

    “你这样诋毁天神,是会受到惩罚的!”她郑重其事地指责他父汗在说着与神交易时脸上的邪恶!即使真有这样的交易,他也不应该说出来!

    她父汗摇头,双眼之中流露出极其轻蔑的笑意,“天神更不喜欢,口说无凭,他们喜欢完美无缺的交易。真正的上神,根本没有人类这么注重虚无缥缈的名声!而你对他们的过度惊讶,让他们无法安心!他们本身根本做不到你想象的那么完美!你的希冀也就成了他们的负担!”

    “你们篡改了交易里面的内容!你还利用了我,在熊熊的火大火之中取出那顶王冠,你自己根本是没有办法的!那是我的功劳,天地人神有目共睹!”巴伦王妃不顾肚腹疼痛的大声咆哮起来。眼前这样的事实,让巴伦王妃整个人都要爆炸起来。

    “我的次女,”她父汗把那顶王冠戴在自己头上,又回归到王座才回应她,“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会害死你的!”

    巴伦王妃突然发起疯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她的父汗,干净利落的从他的头上夺走那顶王冠,然后动作麻利的戴在自己的头上,也是在那一瞬间,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一些散发着白气的液体,从那顶异常夺目的王冠的几个缝隙之中渗溢出来,如同沸腾的水蒸气那样滑下巴伦王妃的脸,从她的惨叫声中可以听出,那东西的热度一定非同寻常!巴伦王妃一直发出那种尖细到能穿透人皮肤游走进血液直至全躯的哀嚎声。在这尖利的哀嚎之中,她仍然保持那个双手直伸向头顶上戴王冠的姿势。只不过伴着这可怖的声音。那种姿态仿佛魔鬼降临。

    巴伦王妃的脸,毁在那一夜。那样极致容颜的摧毁是在所有人都亲眼目睹的那一刹那之中。

    也包括她的如同黄莺出谷的声线。虽然在五天之后,比起之前再也发不出去声音的凄惨,她已经能发出一点点声音,但是,从前柔美娇媚的声音已然彻彻底底的变得粗噶难听。要是只用声音辨别的话,就算是从前对她再熟悉的人,也已经完全不能听出她就是巴伦王妃。现在,完美计划都被打破的她,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巴伦王妃,她的父汗不再执意留她,而是当机立断的,派人将她直接送回了西突厥,看上去,像是不肯将一粒粮食浪费给她的样子!虽然她的父汗此行的目的地也是西突厥,但送她的人,还是被吩咐比整个大部队早启程两天。看起来她父汗和他兄长,正迫不及待的把把现在这副残破之躯展现给巴伦,以及表可汗!而最重要的,是让他们领略失去那个孩子的痛苦!或许也没有这么复杂,他只希望借助巴伦父子的手,让他这个忤逆的女儿彻底消失!这同时,也会给他的覆灭巴伦父子的正义之举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杀戮行为可以转为以为女复仇之名!他真的很恨她,取得了那顶王冠的满足,也没有让他的心胸变得开阔,在她临行之前,他甚至不肯见上她一面!巴伦王妃知道那个不见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讨厌,还有心虚!他借助了她的力量拿到王冠,却没有勇气承认!她的父汗甚至在像孩子一样的跟她耍赖!

    “父汗是吩咐你在送我回去的路上杀了我,还是到西突厥以巴伦父子的名义动手?”巴伦王妃的脸完完全全包裹着纱布,自启程开始,从来没有发过一个声音的巴伦王妃,忽然开口问向那个引导队伍的侍卫。不过,声音已经不再是平时的悦耳动听。就像是又老又钝的锯子拉过木头。但又不是锋利的锯子,刀刃与木头那样纠结,经历过死命的摩擦才勉强切过彼此!她极尽痛苦的想,这样的声音不会让任何人顺心!而现在,就在这里,简直没有一样让人顺心的,这个人就是父汗的耳目,会把她现在的一举一动,哪怕一呼一吸,都完完整整的转告给她的父汗,她甚至极其厌恶的想象了一下,他会用哪种方式去传递那些消息,是让父汗其他的侍卫静悄悄的尾随暗自观察,还是等这一切都完了,犹如浩瀚烟海那样的,完完整整的回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