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轻雾重梦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轻雾重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王子恨不得给巴伦王妃跪下让她说出秘密的来源!但,他知道他不能,巴伦王妃可不是会心软的人!她的心被毒液泡过的!又与巴伦家恶习融合!已变成彻头彻尾可恶!

    “哥哥不是从来不信我的么?今天这是怎么了,要对一个个玩笑认真?快带我去看父汗,然后去看看那些马吧,说不定,会找到好办法,像你们这种如同下山猛虎的阵势,更加雄壮威武!”她又开始那么自然而然的吩咐他!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都不知道这个问题,今天才问过多少遍了!但让人心悸的答案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一次都没有!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味道,就像是一个不断追着他妹妹要糖吃的小孩子!等着把这份耻辱,他早晚要洗刷!

    “兄长今天的问题真是多呀,简直滔滔不绝!明知道在我这里得不到答案,为什么还要一个劲儿的追问呢?那父汗那里听吧!如果他肯让你听的话!”她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她大兄长收起长剑的同时,为了挥手,立即有人从阴影中走出来,将她带入了大帐。

    她的父汗正在喝酒!但明显是酒入愁肠,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愉快。

    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父汗微微惊讶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重新又打量了一遍,“真的是我的女儿!我还以为是我老眼昏花了!”他指了指他面前的座位,让巴伦王妃过去坐。

    “几月不见,父汗非但没有变得苍老,反而更加意气风发了!”说谎话的时候,她毫不掩饰的首先放出一个冷笑来。不知那些距离她很远的人看这个微笑怎么样?她已经是竭尽全力的在冷漠了!

    “得不到女儿真诚祝福的人,会很容易醉倒!”连他的声音也变得的苍老!

    “女儿日夜都在挂念着您!”她再次诚恳致意!

    “酒真的不错,不要尝一尝吗?虽然它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接近西突厥的尖利,但是是他们让你回来的吗?还是你自己跑回来的!让你来求我吗?其实没有想到他会选用这个办法!本人是从来不会向别人低头的!”岁月好像真的没有带走她父汗太多的东西,他的声音还是如此的洪亮!他就像传说里说的,能用他的声音喝退百万的军队!

    “以上都不是,表可汗让我去见的,另有其人!”她微笑让岁月那么轻易的重回到孩提时代的天真烂漫,尽管现在真正能回得去的,只有这个单一而虚伪的笑容!

    “那个人是我的人吧,所以你才能这样悄无声息的来到我面前!”她的父汗简直是一下子问到了重点!不像她大哥哥一直在问题的外围绕来绕去!要不是因为她当时有那个心情跟他周旋,乐得逗他,一定不会跟他说那么多废话!

    “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奉送答案!

    “那你成功的说服了他,让他送你来这里想要说的是什么?”她父汗果真是能把一切复杂变得简单的人,又是一个直达重点的问题!

    “父汗的大军把我吓坏了!”她摆出惶恐的架势来!

    “担心他们不敌,还是担心我们不敌?”她的父汗顿了一下说道,“我虽然把你嫁给巴伦,但我和他们也依然是敌人,也依然互相觊觎着土地,这一点我记得在最初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这种级别的心理准备,你也应该早就有。现在我找到了那个时机,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一次一切仅此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

    巴伦王妃抬起头看向她父汗那张嘴上说的异常镇定,但是神色之中已经掺杂了怀疑的脸,“是想过,但是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混乱,而事实上,他的反应又会这么激烈!”

    “他们到底怎样激烈!”如果光看她父汗的那张脸,一定猜不到,他刚刚提出了问题,因为那上面没有一点疑问,仿佛这不是一个问句!

    “女儿所有的随从都被他们杀了以那种极其残忍的方式!而且似乎还不能泄愤!”巴伦王妃觉得像这样实话实说的感觉真是不好,好像已经变得更擅长说假话了!

    “我只是说去送礼,没有说真正的讨伐他们就如此动怒了吗?他们的心眼可真小!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执掌整个沙漠!”她父汗的脸上仍然找不到一丝丝表达情感的皱纹!那些皱纹就只是存在,没有任意的表现!

    “父亲以为的将要被大军合围时,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什么?”她问!现在她在尝试着向激动她哥哥一样激动,她的父汗,虽然明明一开始来的时候想做一个傻可爱的乖女儿来着,可是一坐到这个位置上,那颗想要冒险的心,就生出了无数的想法!

    “你现在是在反问我吗?”但是真可惜,洪亮的声音里听不出除了威严之外的东西!而且他们的震慑力量真的非同寻常!

    她是真的,因为她父汗的声音感觉到了实实在在的惊悸,从小到大,她还没有一次像这样不要命的,要找她父汗的不痛快,可是就有那么一种力量,鬼使神差的怂恿着她向前,而且还是快步向前,“因为太过好奇!”她说!语调听起来就像是不知轻重!

    “别问那些不该问的东西!你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的留下来吧!听他们说,你怀了巴伦的骨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可汗双眼之中加进了一点光辉!这是从始到终那双压力犹如苍鹰的双眼,唯一发生的一点点变化!

    她父汗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摸清脾气!所以他尽量让他自己喜怒无常!人们从来不知要如何讨好他!因而对他望而生畏!

    “我以为,我们没必要真的出兵。这个孩子会为父汗完成梦想!”重新说出谎言,让巴伦王妃觉得安心!

    “也许吧,但是他真的太小了!我已经等不及了!现在把你和他一起留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可汗举起双手,有无数的声音将他附和!

    “父汗我可以重新回到巴伦身边的,因为我的心,一直是向着你的!”她的声音尽量透着她所能近其极的真诚!

    她的大兄长靠近她父汗耳边,悄悄地说,“战马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

    坐在大战斗中的老者握酒杯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将他那双犀利的目光全身心的投向巴伦王妃,不留一个死角的扫视着她脸上的全部表情,要看穿一个人在,他从来都不是难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