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五百四十二章 水火度

第一千四五百四十二章 水火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面对那样的合周,无忧只能长叹一声,“我真是猜不透这是什么离奇的追究。不过,好像果然作用巨大,因为我真的开始慌张了。因为,我确实猜不透公子说这些话的真实意思,到底有何所指。但是,左不过是用真刀实枪的追究,或者是口蜜腹剑的追究罢了!要不然,就是,用公子最擅长的办法唇枪舌剑。看过太多次了,不过,到底有没有过像现在这样,深刻认真的跟公子说过,我真的很敬佩公子!看起来,像是完全为那些尔虞我诈而生的。那些半路出家之人,怎么有脸面,在你这关公面前耍那些破烂大刀呢!有些人,连他们如何啼笑皆非的班门弄斧都不知道呢!都是因为公子的手法太快了,完全没有让他们知道他的愚蠢,就已经让他们送命。公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像这样安静的对待一切!明明那些人都在惊雷之中,举步维艰了,而公子依然能够我行我素的气定神闲。”无忧那般倾国倾城的美艳,在这诘问之中,变得越来越纠结,像是春天里冒着寒意,违背天时开出的第一朵花,花心里是沁骨的毒,而花叶却是无双的美!

    本来,还是让人心魄皆惊的氛围,合周的声音就像是医者的手,轻飘飘的,抚平了那些战栗,说着毫不相关的话,“今天晚上,我们会吃很热乎的东西!然后,去看那些雪吧!据说,这里三年都不曾下雪了!唯一担心的是夜里会起的风,会很湿寒凉!所以,让他们给你准备了厚实的衣服。”他顿了顿,““我现在的状态,好像是可以描述为心有惊雷,生似静湖,那是我所追求的最最理想的状态,不过,好像依然因为各方面的限制没有达成不得不老实本分一些!”

    无忧好像渐渐能够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合周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才叫一个好看,但是这一次她是配合不得了,总不能发觉被人别人卖了的时候,还要强迫自己微笑着跟别人一起数钱。“你到底在做什么?是要送我走吗?这么仓促离开的话,是逃走吧!公子难道,也有应付不得的危机局面!那可真是让人觉得陌生啊!而且也会有很多的遗憾,公子那么想要在表可汗那里,为大汗立下功劳!可是我,却没能让他们真正实现,反而在其中,好好的乱插了一杠子!虽然,也是真心实意做那些事的,但是在这里,还要对公子说一声抱歉!为了能够好好的得罪公子,我已经夙兴夜寐!但是,好像完全不能够伤到公子一分一毫,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我这个心急呀!”

    她这样插着手站在他面前,一心一意的想要将他激怒,却发现,那些言语,根本不够力量摧毁他的十分之一,他几乎是微笑着看着她说的,又将那碗热汤吹了吹,“现在的温度,刚刚好!不要想得那么多了,只是去看看会从天而降的洁白雪花!跟沙漠上的人说,那会是很多很多人的心愿!能够最完整落在,沙漠之上的,那一片就会许愿成功!我们也入乡随俗的,去试一试吧!”

    无忧黑如宝丸的目光,落在他始终保持微笑的凉薄唇角之上,如同落地生根,“只做大事的公子,又要和那些小雪花做什么对?它们那么纯洁透彻只懂得从上而下的坠落好像一点都不适合你。公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样,就看在我根本无力反抗的面子上,直说了吧,我会束手就擒的!”

    *

    表可汗看了一眼,若无其事,走到自己面前,又从容行礼的合周,“到的,好像有点晚了呢!现在,所有人好像都在让我怀疑公子你的忠诚!所以为了说服他们,也为了说服我自己,我想了一点法子!这不是在怀疑公子,请公子不要误会。”

    合周深施一礼道,“如果害怕可汗怀疑的话,我就不会再来接受这怀疑了!”

    表可汗虽然是在笑,但是周游在他眉角鬓梢的全部都是冰冷刀影,胖大的身躯只是微微扭动,做下的席榻已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所以现在,这个才是让我最怀疑的一点。公子为什么没有什么在怕的!说这沙漠之上到处都是古道热肠的话,也太夸张了点,我们还是说实话吧,这里面没有半点温情。本来还是称兄道弟的人,一瞬之间因为一己私利而争强斗狠也比比皆是,公子并非看不透之人,又为什么一个字儿的往里面掺和,难道就不怕被那些乱飞的刀光剑影搅碎成泥!”

    “因为,一直以来走的都是夜路。魑魅魍魉,永远都是同行者。所以早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会觉得突兀,”合周淡淡一笑!

    “公子的这句话,会让我这个老年人多心的!”表可汗的目光下压,就像是冥冥之中有力量迫使明亮的烛头也随之一暗!

    “没有什么人能够真正改变别人心里的想法。多说多错也是事实!是因为沙漠上的风,吹得人心底通畅,所以就想只说实话。”他微微垂头,但是那个动作看在表可汗的眼里却像极了挑衅。

    不过说真的,表可汗倒很喜欢这样的桀骜,明明是温文尔雅的公子,可是个性却有分明的棱角!“公子真的是让我说实话吗?我看过的人,可都是撒谎活过来的!也同样,谎言说的最多,最完美的那个人活得最好!刚刚的那段时间,很充裕的那段时间,我是在想,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不伤害公子,而获知公子的真心。然后,在想到这些的同时,也想到了公子到底是怎么得到我大哥的信任?仅仅是因为,那次救他于水火之中吗?不过,现在我想说,我还是想说,我想要选择相信你!”

    合周似乎并没有盲目的因为他的这句相信而雀跃,反而是有条不紊的反问道,“卑职很好奇,表可汗所说的那个相信,是在进行了验证之前还是验证之后?”

    表可汗不仅没有觉得他这样是僭越,反而觉得他的问题提的很有趣儿,“依公子的意思呢?”

    年轻的公子再次有礼有节的行礼,“可汗给了卑职足够的礼遇之后,卑职唯一能够回报给表可汗的就是应允那个测试!”

    “既然是测试,就会有各种为难!还不知道它真正的内容,公子就先行无所畏惧吗?”表可汗问出这句话的同时,脸上全是真实的疑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