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清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看向巴伦,“二殿下要走的路,都被人家看得清清楚楚。我也总该说点儿什么,这也正是我的心里话,一不小心,看错了王子的决心,是我的错。无缘无故就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交到你的手里,也是我的错。以为王子,会是与众不同的人,还是我的错。那天大风冷的人在这里,只是想跟你说这些决绝的话也是我的错,但是好在,之后不会错的再多。王子的志愿,王子的心声我都已经听到,也很同意,如果是我的话也会这么做。所以,并没有什么错,错就错在我们都遇到了,这位聪明的公子。因为他总是有办法,让事情永远按照他想要的方向行进。如果最开始我们都有信心,最后都会落败在他眼前,好像也应该为败在这么强大的对手面前而欣喜不已。不过,我也要为他解释一下,从前的时候,他使用这样的办法也很多,但是没有一次,非要亲自来观看,可是这一次竟然失礼到要亲眼目睹,别人的决绝,想来会有不利于殿下的目的。王子殿下,请重新上马吧!要是再说的太多,他会捡笑话的。如果可以的话,就请王子,将我的这个提醒看成是,我最后对王子的一点报答吧!毕竟在这个败露之前王子殿下给了我许多信心。”之后,想要转身,却砰的一下子被猛然冲过来的巴伦按住手臂,“事情不是这样说的!一切都是误会!你听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的……”

    无忧慢悠悠的滑下目光,看清楚她能够感知到的疼痛,这种来自于紧紧握住他的那些已经泛白的骨节,再抬头看向他的焦急,“王子殿下,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去追那封信吧!虽然也追不到什么,但是亲眼目睹它被抢的话,感觉会是不同的!既然已经丢了东西,总该有点什么收获。这个时候,知道是什么是耻辱的滋味,也很不错!”

    巴伦简直是在声嘶力竭的嘶吼着,那是多年不曾动用的力气的极限,在战场上以一敌百的时候,尚且不用如此耗费体力,但是这一刻,连他都在暗暗害怕着自己的爆发,但是拥有这种力量,让它蓬勃爆发出来的他看到无忧那双,似乎,点缀了春日的双眸的一刹,又只想温柔如水的同她说话,“不要相信这个人,他到底有什么能力抢我的那封信。他手上其实并无一兵一卒!他永远只是个需要看别人眼色行事的人!等到机会来临的时候,我要碾死他他就像是碾死一只臭虫一样的简单!他只知道虚张声势,我不会轻易信他,你也不要相信他!”

    无忧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该相信他的,而且是尽早相信。一切根本没有那么复杂,他只要通知大汗就可以了!相信的晚了的话才是麻烦。因为民女自以为是与王子殿下相熟才说的。冤家宜解不易结,与聪明人的冤家,更是宜解不易结的!”

    她眉目攸冷想要转身!他不敢强迫!

    巴伦王子握住无忧的手指,慢慢滑下那小巧的手臂,看着她利落的转身,然后翻上马匹瞧也没瞧他与合周一眼,就已经打马而去。纤细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色苍茫之中,却在心上渐渐清晰,他忿忿的转过头来看着从头到尾只说过一句话开始阻止无忧,后来又让他们这么近面对面的合周,“世上所有的人都是会作为公子的棋子而存在的吗!从现在开始,我比之前更好奇这句话的答案了!可是凡是被我研究透了的东西,他们最后的结果都是四分五裂了。看来这一次是有机会邀请公子一同欣赏了!会很好看的,公子相信吗?”

    “难道是我的手段还不够犀利吗?还是说公子想看到的破碎更多!不是想来这里找东西吗?又干什么,掺合这些不相干的事情,拉住不相干的人!有些东西要专一才能够找得到。王子殿下既然有得不到就会死去的东西,该在不相干的事情上,分太多的神操太多的心!”要摆冷漠脸子看,巴伦很显然还不是合周的对手。

    但他一点也不想服输,就算这些言语,这些形势,不能展现他这个王子的威胁,他肋下配着的刀总可以,一想到那刀的锋利,他脸上的笑清徐绽开,“现在可是月黑风高夜,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谁会为一个死人道个请白!”

    “马上会成为朋友的人,可不能这么快破坏友谊啊。”合周目光,望向另一边,越来越近如同雷霆滚滚的奔蹄声。

    “公子,这是在说什么疯话……作为刚刚在我们父子手中抢走那封密信的人,还有在成为朋友的可能吗?我父汗对他的敌人从不会手软,也不会太拖延时间……”他厉声道。却发现合周已经兀自打马想要走开,他冷笑,“你这是什么离奇的逃跑……”话音未落,已经听到,身后有人尖声高喊,“二王子殿下莫动手,大家都是自己人?”

    巴伦看出,来人是自己父汗的事近身侍卫,怒气仍然未消,心中虽然有父汗会因为某些好处,与合周同穿一条裤子的预感,但嘴上仍固守最后的坚持,“什么自己人,哪来的自己人?你知道这样的人,到底……到底做了什么事吗?”

    那侍卫已经飞马奔到他眼前,直接翻身下马,屈膝行礼,“属下带来了可汗令箭,请殿下过目。”看来他父皇早已经猜透他的反应,连这之后的东西也给他准备着。

    那侍卫手中有真实的父汗令箭,巴伦王子的眉头皱了皱,鼻子里哼了一声,扭头看向非并没有多少表情流露而更加冷漠的合周,“难道,这个也是你搞的鬼!到底是要让人佩服到哪一步呢。明知道没有可能说服的人都被你说服了。到底给了父汗什么,才能达成这种程度上的交易。最适合当敌人的人又要怎么亲厚。”

    合周一直看向巴伦王子身后大片沙漠的目光终于实实的落在巴伦王子身上,这年轻的汉族男子,除了容貌他精致之外,眼神之中似乎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将他的敌视,硬生生的隔离在他的肌肤之外。丢弃在深夜的冷风之中,那种无力抗拒的感觉,巴伦早已经多年不曾经历。他很吃惊这样的力量,竟然能够在一个柔弱书生的眼神中被收藏。

    远处的广袤沙漠之中,有狼嚎声传来。

    似乎,成功的惊醒了他们的对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