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火峙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火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等无忧真的做出决定,合周已快步进了大帐。

    两边侍卫通传过后,传来大汗容许合周进去的命令。无忧厚着脸皮跟了进去。反正,合周现在的地位就是大汗眼睛里的明珠。纵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在大汗的本意里面,也希望他是清白的,或者至少能够在那些群臣面前,表现出清白的样子,让他们无话可说!然后就可以转过头来,甚为亲切的对合周说,看,这次我救了你,之前是否忠诚,我就不再追究,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是,你对我忠诚的起始,以及日后漫长岁月之后它才能结束!无忧是毫不怀疑,大汗会这样放纵合周的!因为他那颗聪明的脑袋,也值得大汗为他做的容忍!

    果然,他们一路进去甚是畅通无阻。那里面并没有其他人,与外面架柴备火,摩拳擦掌准备烤人的热热闹闹不同,只有门口守着两个人。正如同守在外面的侍卫有些发酸的陈述的那样,现在的大帐之中就只有大汗伴着个随侍,和下面跪着的汉人奸细。而且两个人似乎是陷入了对峙状态,皆是一言不发,彼此互望!看不出是怒是喜!很明显这高高在上与低入尘埃的两个人都将喜怒不形于色,这等功夫,修炼的很好!

    不能让她这等肤浅之辈辨别喜怒的话……无忧只好抓紧时间去打量那个跪着的汉人奸细现在的状态。应该还不至于崩溃,身形很是挺立,虽然是跪着的却让人感觉出来几分悠闲自在。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在说明他们之间之前的对话很友好,而且还可以达成无数的交易。能够被合周选中,与他有各种往来的人,当然也不是什么糊涂虫。而这么长时间,他们往来的都没有,任何疏漏,也说明,他的手段足够高明。不过,说起那个唯一的疏漏来,也是很让人胆战心惊的,因为一下子,就疏漏成了现在这般的身陷囹圄。简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大汗一看合周进来马上喜笑颜开,“关于这个人的来历,他们在路上都已经告诉你了吧!我问了他半日,他倒是伶牙俐齿的跟我周旋来去!可是之后仔细拾寻起来,没有半分诚意,倒让人好生着恼!是杀是留,就等公子出个万全的计策来!”

    此时的合周,已经走到了大汗面前。行了个礼开口,“如果大汗高兴的话,当然可以将他推出去,马上就烤个外焦里嫩!”

    无忧本来还算计着他会说什么样的好话,但最起码会唱个红脸儿,冷不防一开口就是个杀人灭口。然后,赶紧挪过目光去看那个人的反应会不会马上撕咬合周。紧张了一小会儿才记起,他们没有见过,彼此是不认识的。可是刚刚,在王帐之外的侍卫也是通报过合周身份的,无忧闹不明白,合周这样下了死手,跪在地下的人为何一点反应也没有?

    合周提完那个天杀的建议之后也侧过身来,垂下眉眼来开始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那个人,“大汗要想简单,就可以这么直截了当杀了所谓奸细了事。但是让痛快直接杀了秘密,好像遭受损失的反而是我们!”这家伙总是这么本事的正反两说!又像是两方面都有道理,只凭你自己糊涂!而且胆大到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大汗也不在话下!无忧等着看大汗如何变脸!好好收拾合周的臭脾气!

    不过,好像完全不会发生那种情况,大汗只是将这两句话当成了是极重要的建议,仔细,低头琢磨着!合周的哑谜从来费人思量,那家伙是故意的,表面上对你恭恭敬敬,其实,骨子里都是整你的办法!让你觉得有那么点儿扎手,又偏偏挑不出毛病来!无忧觉得大汗也一定对他是又爱又恨还没有办法!

    话音就会将落未落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大汗的表弟,整个人如同一架大山般沉重移动,立定身形之后,大帐之中的光马上被严严实实的挡了一半儿,瓮声瓮气的开口时,这个大帐都似乎在随之颤抖,“这个人,可没有公子所说的这么简单。他不仅杀了我们的人,而且还应该是大显朝接下来,有目的进犯我们的幕后策划之人。不过,这都是我之前早些时候的认知。现在,根据拿到手里可靠的证据,我可以断定,近些时候在我们这里,有一半儿的坏主意,都是这家伙出的。这家伙可真是个勤劳的犯人。也是长着翅膀的老虎。要除掉这个人名正言顺的理由,有什么比现在的,捉贼捉赃,更恰当呢?”说完这番话,笑嘻嘻的看向合周,“公子一定是没有见过我手中的证据,所以才会盲目给这个人说情吧?”

    坐在正位上的大汗,微微咳嗽了一声,表大汗赶紧低头,任由向他走过来的侍卫,从他手中拿走他高高捧起的,据说是证据的东西。

    等到大汗已经将信握在手里的时候,表可汗适时的站在下面开始解释,“现在的这封信,就是这家伙写给我们西突厥某位显贵的信,上面列出了几件事情,都与最近的,哥哥这里的乱子有关。虽然上面所用的一些暗语,让我们一时之间不能猜透,这到底是写给谁的?,但是,大致上也可能已了解到接信的那个人必然是做了对哥哥吃里扒外,不地道的事”

    一提到信,无忧简直惊出了一身冷汗,表可汗手里的信写的是这些么?与她见过的那封信里面的内容,就是她交给巴伦的那封信里面的内容完全不一样啊!那封信,她是完完整整看过的,其中内容,根本无关政事,只不过是写了一首诗全部都是风景写意,应该是这个汉人与合周之间的暗号!而且应该是因为考虑过要保险起见,那暗号,多方隐喻,天文地理周易八卦。不用说这些大体知道些诗词的突厥门人想要领悟起来会觉得为难,就是熟读,诗文的汉人文生,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破译其中玄机!虽然,现在知道那暗语,到底暗喻着什么的两个人都站在大帐之中,可以想见的,不会有一个主动开口,那么,被表大汗拿在手中言之凿凿,可以称为是证据的信,到底又来自哪里呢!她微不可察的将目光移向合周,心中已经开始忐忑,难道,那是合周另外疏漏了的把柄吗?

    疏漏这种的事情,可从来没有在合周身上发生过。因为别人身上的疏漏,向来就是合周要寻找的猎物。像他这样纯熟的猎人,是不可以把自己变成猎物的!合周的脑袋里就好像是事先已经给谁写好了,这世间万物全部进展的节奏。从来都不会有哪一处的行差踏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