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珠风潜动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珠风潜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摊手,“那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相信能在我这里真的拿走秘密!就算能拿走也不会相信是在有利的时间拿走。她尝过了太多错,信别人的苦,再不会随意轻信。”

    “那哥哥的意思就是,我会很轻松的让她得逞?”旖贞幽怨!

    鸣棋摇头而笑,“她也没有那么看好你的一诺千金。”

    旖贞好奇,“那这到底是打的什么哑谜?因为无计可施她要将水彻底搅浑了。既然我不能独自得到那个东西,就让大家也别想轻易拿到,他的想法会是这个吗?要真是这样的话,她第一个该摧毁的人就应该是九皇子本身。”

    “她的想法也没有多么难以琢磨,只不过是看似要拉住你我,而真正的事实是她会最先推开的也是你我,她真正想问的人,其实是……”

    鸣棋的眸光转了转,再看一眼一直眼馋的素喜,“她的那个打算么,就是我们一旦拿到消息就会对太尉大人放手,而她就可以趁机会,好好的抚慰太尉大人,跟他承诺会在我们手中再将秘密重新拿回。”

    “可是哥哥真的会当,吐出了消息的太尉大人是废物吗?”唯恐他只是敷衍,旖贞盯紧鸣棋的眼神。

    那厢鸣棋已经一派正经,“这就是不完全了解一个人,还要跟他做巨大交易的坏处!我其实是一个比起外表看起来冷酷无情要长情很多的人。”

    旖贞直接忽略他要表达的重点,“真的很麻烦,太麻烦了!虽然麻烦过后,也必定收获最大,但是听了这么多,真是让人心累……”

    “真正的故事还没有开始。拨云见日的过程,当然会疲累无比,不过这个故事还算新颖,可解你茶余饭后的无聊!”鸣棋又开始煞有介事。

    “为什么忽然又想说了。刚刚绕过的弯子……”旖贞疑惑不解的看着鸣棋!

    “因为缺少人手!”鸣棋一脸若无其事的答。

    “这样的话,我也要回去琢磨琢磨了!看看这种,要在兄长之中拿出重要机密的想法,到底是行得通还是行不通的。”旖贞机警的回击

    “可是没办法了,故事已经揭锅了。我的好妹妹,就趁热尝尝吧!”鸣棋则是展现兄长风范,甚亲切的关怀。

    旖贞不自在的揪自己的辫子,“能是什么好东西,要真是味道那么鲜美的花,我不信那有一个人会这么不怀一丝贪欲的把它保守。看意思,还是要让这花安静的烂在心中。这世上,还有这么不聪明的人吗?起码我是没有见到过,所以绝不相信它的存在。”

    鸣棋神秘低声,“那是因为在太尉大人看来,揣紧它,不让它现世才是真正的聪明,才是真正的大智慧。皇上当年曾经在富可敌国的蔡氏打下了一百万两的借条!这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太多人沾染鲜血!如果皇后得到它的话,可以立马以此逼宫,等太子回京,马上立为皇帝。若要是九皇子得到的话,第一件事,就是暴废皇后的所有愿望,然后杀光皇上的儿子,从此安待帝位加身!”

    “那么兄长你呢?得到那东西又会做些什么?”旖贞瞪了瞪眼睛,似乎很怀疑她兄长的说法。

    “好好闻闻血的味道!再计算一下这么长时间这些被借出去金子所赚回来的利息。”鸣棋早已经将脸上的神秘的化为云淡风轻。

    旖贞撇嘴,“现在可不是该绕开话题的时候。”

    “那就掀起血雨腥风好了。而且不可能只声讨一下,要全都刮出口子了才好。”鸣棋双眸一弯,言简意赅。

    “既然是如此,能够掀动起石破天惊的秘密兄长怎么会知道的这么确切。”旖贞仍然在心中的那团乱麻之中纠结。明明一切,她兄长说得十分清楚,但偏偏细细回味起来,又觉得万分的不清楚。主要是她哥说话的思路太诡异。

    “是用承诺会永远保护太尉大人心爱的小儿子换来的!这个还是刚刚不久,达成新达成的新鲜热乎的交易!”鸣棋温温凉凉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兄长好像是第一次做这种赔本买卖怎么能,让人只闻到菜的香味儿却不给尝一口,就花了这么大的价钱呢!”旖贞看着他。

    但见鸣棋一笑愉悦,“为什么要比喻成是一道菜呢?我觉得这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即使不能碰上一根手指,但是能够一睹芳容,就已够我那个价值万金的承诺。”

    “所以那么宝贵的承诺累积一生的长度一次用完之后,接下来要怎么办?好像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那位太尉大人的目光了吧!不是说有两个儿子吗?哥哥为什么不拿大儿子做这个清闲的读书,然后把更大的赌注押在小儿子身上呢!”旖贞觉得整个故事里面说不通的地方越来越多。

    “因为一直被忽略的人,才有可能是秘密的中心。”鸣棋说。

    “你的意思……”她问。

    “虽然也只是猜测,但是,当年这东西到了太尉大人手里,也是经历过一番血路的。作为一个文人,要是固执起来,会比那些武将,更犀利残忍,哪怕是对他自己,对他的家人也是一样!”鸣棋慢慢夹紧的目光里正在聚集深不可测的力量!拥有如此眼光的人,即使没有精湛的武艺,也会在战场上拔得头筹吧!

    “这个,我可是举双手双脚同意的。最近翻了翻大显文录,看到那些文人审问罪徒时所用的方法光是那几个记录在案的,就比那些武将们更开窍,也更残忍。我也不得不说,兄长这个诱敌深入,还真是精妙绝伦。欺骗皇后的时候,连这个秘密的轮廓也没能得出来的。却偏偏说得那么头头是道的!累的皇后再无安睡。这几天闷了几日,今日的天气算得上是最舒爽的,却偏偏不让皇后睡好觉!到时候你怎么可能在这里,悠闲的呆着呢,应该赶快去挖那个秘密的。”

    鸣棋微微皱了皱眉头,“也许,这件事情还有另一个可能存在着。”他的目光渐渐变深,“猜谜语,可比打架累人多了,尤其是得到那些,让人泄气的结果。”

    “什么泄气的结果,明明刚刚还可能收获巨大的……”旖贞好奇之至。

    “那么淡定的太尉大人,除了能够咬紧牙关坚持,不将秘密透露之外,还有一个能让他维持淡定的原因就是他手中根本没有那种东西。或者是遗失了,或者,本来就销毁了。”鸣棋面不改色的提出了新的妖蛾子的想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