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刑部怒对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刑部怒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皇后想鸣棋是要借那些官员的口,来威逼她以不合适的价格交换自己手里他想要的东西。她其实已经很精打细算了。只不过这只精明狼崽儿比她更贪。

    坐在刑部大堂上,她这皇后尊位下垂手两侧的官员们,简直对她这皇后娘娘如临大敌。

    高高居于正中的皇后,看着他们的表情,心想,他们应该也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吧!约莫可以在他们的后半生之中,每时每刻的拿出来炫耀,他们此时此刻的每一个,可都是审问过皇后的人。至于结果,自己一定不会让他们如愿的。唯一让她觉得奇怪的是,鸣棋并没有现身,现在坐在堂上的是九皇子!看起来,这一次他都愿意出这个头!

    看看左右的官员,虽然气势上很足的坐在这里,但始终不敢真的就第一个站出来开口问皇后问题,九皇子微含笑意当先站了起来,“如果儿臣没有记错的话,在意妃坠楼一案发生之后,皇后娘娘可是亲口说过的,意妃所有的婢子与相应的人证物证都送过来刑部了绝无遗漏!而且为了配合刑部。还将意妃屋子左右挖地三尺,简直是要将与意妃相关的,一草一木,都带过刑部大堂,仔细辨认是否还残着,可以掀开一切事情真相的蛛丝马迹。能得娘娘如此相协,我们这些做臣下的简直是受宠若惊,通通对天举手明誓,一定要交真正的凶手缉拿归案。还意妃娘娘一个清白公道。娘娘这般的积极配合,简直将随后大堂里所有的灰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所以,这几天这这刑部大堂一直都乌烟瘴气的。”又是鸣棋一贯的风格。但是东拉西扯,其实句句切中人的要害。

    “当时意妃屋中的婢子,是全部送了过来?。”皇后面色沉定的回答道。自她?受了皇后金印,母仪天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在这群家伙面前显现出半点的慌张。即便是现在这个时刻,明知道他们手里握了重要的东西。有可能将现在的形势一瞬间翻,她也沉着冷静的在打算着,还有有没有什么可以内向反转的方法,一定会有的。就像这世上永远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样。她?一路走来,已经走过太多的风雨,绝对不会在这些小小的阴沟之中,翻船。然后很快的由守转攻,反而提出质问,“不过也确实兴师动众了一些,既然是一件小事,只分配,固定的人来问,又何必让所有办案的人停下手中的事情呢?”

    九皇子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如同恍然开悟一样,“谁说不是了,本来就应该注意节省物料开支的,可是这些家伙们,都是当的好臣子,一听说是要问皇后娘娘的事情就上上下下都忙着铺红毯,放好茶水,说是一定要全员出动,隆重以及,才能够彰显皇后您的身份。我是小胳膊拧不过他们的大腿,也就自然听了他们的。不过现在来看的话,他们的选择也很对,这样的气势才能够匹配得上皇后的尊位。而且对外说出去的,也是由皇后来指导大家办案。大家也感觉荣耀之极。”然后目光闪了闪,话风也随之一转,“臣下们如此隆重行事,还以为有另一个原因,现在下面的风声有些不好。一直有人想将皇后娘娘您带进意妃娘娘坠楼的这件事情当中。说什么……”他故意假装措辞的时候。已经有一位书生模样的,刑部官员站起来,“皇后娘娘容禀,现在有人亲身指证皇后娘娘不仅没有把意妃娘娘最亲近,最知道内情的婢子,送到刑部,反而是偷梁换柱的,将她们暗藏在别处。意欲隐瞒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皇后还没有出声,一边坐着的也同样没有出声的九皇子已经嫌弃的翻转的手掌,好像是在扇空气中的臭味道一样“一开始像这样无中生有的人不就很多吗?那些人,所说的亲身指证,不过是推测。是推测,他们哪知道皇后娘娘虽然,没有处理国事,但是即使在后宫之中也是日理万机的。只是几个无名小婢,哪里就需要皇后娘娘来费心了,说这样话的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直接向娘娘身上泼脏水,他们要是敢出来看我们不先送他五十大板,打他们的,牙尖嘴利,不成体统。”

    那官员等到九皇子说完,又继续说道,“更有人在说,皇后娘娘之所以要将对于此案,这么重要的人证收藏起来,是因为娘娘本人或是份属娘娘位下的某人与此案直接相关,或许,正是意妃坠楼的鼓动者。这样的怀疑也是娘娘作出解释!”

    听了这话的九皇子,直接拍案而起,“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的胡乱推断。就是个平头百姓,也万不愿与戮人的事情万分的牵扯坏了名头。”说了一半,又转过头去,笑嘻嘻的望着,坐在上位上的皇后娘娘,“可是母后你越是不出声的话,这些人就怀疑的越厉害,您是知道的,如果您那边一直静悄悄的他们,难道会像是得了鼓励,会更加不断的想这个想那个的,我看他们这样下去都能想出一本儿全显史来。与其任由他们这么胡乱猜测,倒不如娘娘您金口玉言的为自己辩论上几句。清者自清,无论是您本人,还是您的手下,一定对此事,没有半分的联系吧。一切都说的通透了,大家也就可以去,各忙各的流言也就都消停了。”

    皇后的目光淡淡的落在九皇子的脸上。思绪却已经飘飞到早些时候听说,意妃的那几个婢子丢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本身已经落到井下的人,又发现上面坍塌了一块土。那口井好像已经撑不了太长的时间了。然后思绪一带而过的飘转到太子奉命,离开帝都。那时候自己说的那些话,“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样的事今后,再也不会允许它发生。”她抬起目光,扫视着两厢的群臣,“我与在座的,所有爱卿们的一样,都想尽快的得知意妃到底为谁所害。但是也深知,比起我自己的探知,将所有的人证物证都交到刑部才能够更稳妥地处理此案,所以就像九皇子所说的,从头到尾都在配合。那些流言蜚语所说的,意妃的什么婢子,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刑部的所有官员目光开始互相对视,然后窃窃私语。那位刑部官员,先是向皇后娘娘行了个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