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掌心雷 > 821.第821章 流落香港

821.第821章 流落香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822章流落香港

    安娜:“‘露’娜!你马去新加坡,我会通知那边的人。,: 。 ”

    安娜把接头暗号告诉了‘露’娜,‘露’娜起身走了,

    约翰:“安娜!我回温哥华了?”

    安娜:“陪我去一趟洛杉矶,我要见见戴维娜。”

    没有自己人带路,安娜是找不到戴维娜藏身庄园的,

    安娜也是贺清修的‘女’人,带他过去应该不算泄密,

    约翰:“好吧!”他们二人坐车去洛杉矶,然后打电话让雉野开车来接,

    进了庄园看到牡丹带着云娜在院子里玩,雉野:“自己人!”

    牡丹:“夫人在房里,你们进去吧!”雉野敲‘门’,

    戴维娜:“进来吧!”安娜快点戴维娜:“戴维娜,真的是你?”

    戴维娜:“安娜姐姐,你怎么来了?”

    他们是表姐妹,多少年没见了,听约翰提起戴维娜,

    安娜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表妹,见面以后还真是,

    安娜:“戴维娜,你怎么认识贺清修的?”

    戴维娜:“表姐,听说你去了海湾,怎么也认识贺爷?”

    安娜:“清修把我带回海的,在海工作了一段时间,

    被日本人盯了,没办法才回的美国。”牡丹领着云娜进来,

    戴维娜:“贺云娜,叫姨妈。”

    安娜:“贺云娜?不会也是清修的孩子吧?”

    戴维娜:“是的!不然怎么姓贺,可惜贺爷还不知道有云娜。”

    安娜:“我要去海了,到海以后会告诉清修的,我也想我闺‘女’贺云芝了。”

    戴维娜:“表姐,你也和贺爷生了孩子?”

    安娜:“是啊!已经四岁了,两年没见云芝儿了。”

    戴维娜:“表姐,我也跟你去海。”

    任卫忠:“夫人!这太危险了,海在日本人手里,坐船都要一个多月。”

    飞天蜈蚣:“戴维娜,你想回国?师父陪你回去。”

    戴维娜:“谢谢师父,这是我师父,这是我表姐安娜。”

    飞天蜈蚣:“听贺爷说起过你。”安娜:“你去过贺家吗?”

    飞天蜈蚣:“没有,从来没进过贺家‘花’园,我在贺家‘花’园对面住的。”

    安娜很兴奋:“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女’孩,黄头发的,叫贺云芝的?”

    飞天蜈蚣:“云芝儿,见过,他被人抱走的时候,还是我先发现的。”

    安娜清修失控了:“云芝儿背谁抱走了?”

    飞天蜈蚣:“听贺爷说是一个叫九头灵鹫的‘女’人抱走的,

    他看了云芝,想收他做徒弟。”安娜:“老爷把云芝儿找回来了吗?”

    飞天蜈蚣:“没有!听贺爷说西天如来佛祖把云芝儿留下了。”

    安娜不知道如来佛祖是谁,他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我要马去海。”

    戴维娜:“师父!牡丹!收拾一下马走。”任卫忠:“夫人!”

    戴维娜:“你要是不放心,一起回海。”

    贺清修不让他们回去,因为他们都被换过魂了,

    回到海日本人马会察觉的,任卫忠:“好吧!我跟你们回海。”

    雉野:“我也跟你们回去。”戴维娜:“你算了吧。”

    因为安娜急于赶往国,等不到去海的轮船,他们坐的是广州的轮船,

    途遇风暴,轮船在香港靠岸避风,安娜他们也只能随着人群岸躲避风暴,

    三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飞天蜈蚣晕船起不来,

    码头附近的旅馆都住满了,他们只能往离码头远一点的地方走,

    天空下起了雨,牡丹撑起雨伞护在云娜的头,衣裳很快淋湿了,

    突然从巷子里冲出来几个人,抢了他们行李箱子跑,

    任卫忠追了过去,被他们毒打一顿,几个家伙把刀亮出来了,

    牡丹要追过去拼命,安娜拉住了他:“别追了。”

    三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万一他们起了歹意,人都要有危险了,

    任卫忠趴在地大哭;“我真没用啊!”

    牡丹过去拉着他:“起来吧!先找住的地方再说,小小姐淋雨会感冒的。”

    云娜身也淋湿了,冻的瑟瑟发抖,任卫忠顾不伤心难过,

    带着他们找住的地方,附近找不到旅馆,任卫忠问了几家民宅,

    他们看安娜、戴维娜是外国人,都不愿意留宿,

    好不容易问到一家房子往外租的,必须住满一个月,而且要先‘交’房租,

    行李被抢了,吃饭都成问题了,哪有钱租一个月的房子?

    不租房子没地方住,下这么大的雨,云娜冻的嘴‘唇’都发紫了,

    安娜摘下手镯:“这个够你一个月的房租了吧?”

    手镯是贺清修送给安娜的,危机关头顾不了那么多了,

    房东‘女’人看了看,戴在自己手腕:“好吧!跟我楼吧。”

    一明一暗的房间,‘女’房东:“十点钟必须关灯,不然你们要拿电费。”

    安娜:“我们的行李被抢了,能给我们找几件干的衣裳换一下吗?”

    ‘女’房东:“香港盗匪遍地,没把你们几个‘女’人卖到窑子不错了,

    等着,给你们找几件衣裳换。”

    ‘女’房东把衣裳送来,任卫忠出去了:“你们换衣裳吧!”

    换干净的衣裳,安娜:“牡丹开‘门’让老任进来吧,

    咱们挤里屋,让老任睡这里吧。”

    牡丹下楼没看到任卫忠,

    出去看一下,任卫忠提着篮子回来了:

    “饿了吧?快点拿去让夫人和小姐吃,热粥!”

    牡丹接过篮子:“快点把衣裳换了。”

    任卫忠:“好!还有生姜和红糖,熬了喝驱寒。”

    多亏了任卫忠想的周到,云娜已经说冷了,戴维娜喂了云娜喝了半碗粥,

    牡丹熬好生姜红糖水让云娜喝下去,云娜昏沉沉的睡着了,

    牡丹:“老任!谢谢你,我和夫人身都没有一分钱了。”

    安娜:“老任的钱也在行李箱,他把手表当了。”

    任卫忠独腕果然看不到手表了,这块手表是牡丹送给任卫忠的,

    任卫忠:“牡丹!对不起啊!实在是没办法。”

    牡丹:“到海再给你买一块。”

    第二天早大雨还在下,轮船肯定走不了了,

    主仆四人身子没有钱了,戴维娜把自己的戒指取下来:

    “老任,还得麻烦你出去一趟。”

    昨晚卖的任卫忠手表,早戴维娜的戒指,

    这样下去不行的,轮船再不起航,他们吃饭都成问题了,

    算想打电话去海,安娜也记不清贺家的电话号码了,

    况且也没钱去打电话,任卫忠冒雨出去当戒指买早饭了,

    安娜突然想起来贺清修送他一个‘玉’佩,关键的时候对着‘玉’佩喊三声,

    贺清修会听到的,安娜握着‘玉’佩:“我在香港,行李被抢!”

    连着说了三遍,戴维娜:“表姐!你干嘛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