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掌心雷 > 第1162章 谋杀发妻

第1162章 谋杀发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64章谋杀发妻

    云豆、云芝儿在街上溜达一圈,买些菜准备回去自己做,云芝儿:“姐!你会做饭吗?”

    云豆:“不会!关岳应该会做吧?”云芝儿:“万一他也不会哪?”云豆:“让老板娘给我们派一个会做饭的。”

    云芝儿:“对!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钱老板娘一定能给我们找个好厨子,况且老板娘还是个见钱眼开的财迷。”

    一个媒婆被人赶出来,媒婆:“不识好歹!谷五娘的侄子都不愿嫁,还想找什么样的?”

    云豆一听媒婆提到谷五娘,就知道媒婆是谷五娘找来的,谷五娘的侄子不就是谷槐吗?

    媒婆提着东西边走边说:“谷五娘开那么大一个旅馆,自己没有孩子还不把亲侄子当成自己孩子?我有闺女也嫁。”

    云豆:“去看看那家闺女长的怎么样?谷槐一看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谁家闺女嫁给他等于跳入火坑。”

    姐妹二人不想打扰人家隐身进去了,妈妈搂着闺女气的发抖:“关翎不哭了。”

    关翎:“妈!我哥回来说那个谷槐不是好人。”

    关妈妈:“唉!妈没有本事,让你哥去谷五娘家做工还债,不能再把你推入火坑了。”

    云芝儿:“姐!是关岳的妈妈和妹妹。”云豆点点头:“回去看看。”

    因为在关岳家耽搁了一些时间,回去天就黑了,云豆:“现在回去做饭也晚了,买些酒菜回去对付一顿。”

    溥忻三位大仙还在优哉游哉的下着棋,云豆把酒菜摆好:“爷爷!吃饭了。”

    云鹤:“豆豆!今晚有事发生,吃好饭别出去了。”云豆:“逛了半天街也累了,吃好饭睡觉。”

    八斤旅馆没有几个客人,下午退房走了,整个旅馆就云豆这个跨院有客人住宿,

    谷五娘吃好饭回到自己房间,关好房门拿出钥匙,打开紫檀木的箱子,

    里面都是他这些年攒下来的钱,有碎银子、银元、首饰,谷五娘看了一会:“够我养老的了。”

    看好之后锁好箱子躺下了,

    却不知暗中一双眼睛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过了一会谷槐敲门:“姑!睡了吗?”

    谷五娘:“已经躺下了,有事明天再说。”谷槐:“花媒婆来了,吃了闭门羹。”

    谷五娘起来开门:“咋回事?”

    花媒婆:“这个关老婆子太不识抬举,竟然不愿意让闺女嫁闺女侄儿。”

    两个女人絮絮叨叨聊个不停,候八斤递给谷槐一碗银耳汤:“给你姑端过去。”

    谷槐一听说关翎不愿意嫁给自己,

    有点失望,精神有些恍惚,接过银耳汤端过去:“姑!我非关翎不娶。”

    谷五娘端过银耳汤一口气喝光:“姑知道了,你就等于做新郎官吧!”

    花媒婆和谷五娘聊了一会,看谷五娘有些困了,

    “谷老板!我先回去了。”谷五娘摆摆手:“回去吧!明天加一倍聘礼,看他还不愿意!”

    因为没有其他客人,早早的都睡了,候八斤睡在前台的,辗转反思睡不着,唯恐事情败露,

    日上三竿谷五娘还没有起床,谷槐:“姑父!我姑怎么还没起来?”

    候八斤:“我怎么知道?平常早该起来了,你去看看。”

    谷槐跑到谷五娘的房前敲门:“姑!该起床了!”连喊了三遍没人答应,

    候八斤走过去:“从来没起的这么晚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谷槐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理:“姑父!想办法把门弄开看看。”

    八斤旅馆没有客人,又不好意思去跨院打扰,两个小姑娘,三个老人,

    候八斤:“去找把尖刀把门栓拨开。”那时候都是木门带门栓的,谷槐跑到前台找了把尖刀,

    几下子把门栓拨开了:“姑!叫你怎么不理?姑!”谷五娘面色发黑躺在床上已经死了,

    候八斤猫哭耗子:“老婆!你这是怎么啦?”谷槐:“姑父!快点去报案,我姑是被人害死的。”

    候八斤:“谷槐!话可不能乱说,谁会害你姑?你姑身体一直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谷槐:“我觉得我姑死的不正常,还是叫派出所的人看看。”候八斤心里有数,

    他不能阻止谷槐去报案:“去吧!查清楚最好。”八斤旅馆发生命案,

    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赶到了,法医一验:“中毒!”

    城南派出所所长是段瑞,也就是顾家五兄弟的老大顾战成,宫义带着人去勘察现场的,

    询问了候八斤、谷槐一些问题之后:“昨天住宿的客人多吗?”候八斤:“只有西跨院有客人。”

    宫义过去问问,云芝儿开的门:“姐!警察来了。”云豆:“有什么事吗?”

    宫义:“八斤旅馆的老板娘昨晚中毒身亡了,想找你们了解一下情况。”

    云豆:“我们包下这个跨院,不去他们那边的。”

    宫义:“你们是干什么的?”云豆:“不干什么!在等我爸爸回来。”

    宫义:“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云豆:“贺云豆!我妹妹贺云芝。”段瑞:“你爸爸是贺清修贺爷吗?”

    云豆:“你认识我爸爸?”

    宫义:“真是贺爷家的千金,珲春派出所所长是我们所长的弟弟顾战备,

    我们所长叫顾战成,珲春日特案是贺爷帮忙破的。”云豆:“回去告诉你们所长,谷五娘被人害死的。”

    宫义恭恭敬敬的告辞,马上赶往派出所:“报告!”

    顾战成:“你不是带人去勘察现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宫义:“贺爷家的两位千金住在八斤旅馆,贺云豆小姐说谷五娘是被人害死的。”

    顾战成一听说贺家小姐在八斤旅馆:“带我过去看看。”

    城南派出所没有所长,顾战成只是个副所长,快要退休了,他们马不停蹄的赶到八斤旅馆,

    殡仪馆的车已经来了,宫义过去安排,

    顾战成去西跨院:“贺小姐!贺爷没在吗?”云芝儿:“我们就是在这里等爸爸的,你有什么事吗?”

    顾战成:“我叫顾战成,想请教贺小姐是谁毒杀了谷五娘?”云豆:“他的丈夫候八斤。”

    顾战成:“明白了!宫义!把候八斤抓起来。”宫义上去拧住候八斤,候八斤:“为什么抓我?”

    云豆:“把他押进房里,我让他和他老婆谷五娘对质。”谷五娘的尸体已经运往殡仪馆了,

    但是他的鬼魂还在,谷槐:“候八斤,原来是你害死了我姑姑!”

    宫义挡住扑向后八斤的谷槐:“去那边站着!”候八斤被押进屋里,

    云豆:“把门窗挡起来!”顾战成:“按贺小姐说的做!”

    云豆:“顾所长,我没有爸爸的本事,只能让他一个人看到谷五娘的魂,你们看不太清楚。”

    顾战成:“没关系的!能看到就行。”云豆运功让候八斤能看到鬼魂,立刻吓得大叫起来:“鬼!鬼啊!”

    谷五娘张牙舞爪的扑向候八斤,却奈何不了毒杀自己的候八斤,

    云豆:“候八斤!把眼睛睁开!你为什么毒杀你老婆?”

    候八斤已经吓得魂不守舍了:“我被这恶婆娘欺负一辈子了。”

    他把怎么毒杀谷五娘的经过都交代了,顾战成:“谋杀妻子!押回去!”

    宫义也看到谷五娘的鬼魂了,影影绰绰的:“走!等着把牢底做穿吧。”

    顾战成指着谷槐:“把他也一块押回去吧。”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