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掌心雷 > 第1129章 蟾凃被盗

第1129章 蟾凃被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31章蟾凃被盗

    明天就是佛祖讲禅的日子,凡是来听禅的香客都要奉献贡品,尼伽尊者在登记香客贡献的贡品,

    大鹏鸟救治被毒蜂针伤过的香客,有的已经昏迷了,大雷音寺的弟子也没有灵丹妙药救他们,

    他们的随从跪倒佛祖房门口:“求佛祖赏赐灵丹妙药救救他们吧。”

    佛祖刚喝了酒在休息,云豆当然不会让他们打扰师父休息:

    “我师父在休息,我爸爸可以救他们,你们过去求我爸爸吧。”

    一群人转身跪倒贺清修面前,贺清修:“黄鹂!白鹭!让他们把伤者抬过来,打些清水!”

    黄鹂、白鹭也是佛祖的弟子,他们一起从天机宫下来的,贺清修用轩宇蟾凃替人解毒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们已经轻车熟路,招呼人把伤者抬过来,另外让师兄弟们打来清水,

    贺清修拿出轩宇蟾凃,先拔掉伤者的毒蜂针,伤口都发黑了,轩宇蟾凃贴上伤口开始吸毒,

    一会的功夫轩宇蟾凃就变黑了,

    然后放在水里让轩宇蟾凃把毒吐出来,继续再吸毒,如此这般重复,

    贺清修:“抬他们倒屋里休息静养,暂时不能运功。”随从们千恩万谢抬着主人去屋里了,

    有一个人盯上了贺清修的轩宇蟾凃,

    这可是至宝,谁拥有轩宇蟾凃,可以解天下奇毒,此人长的尖嘴猴腮的,三角眼、塌鼻梁、

    留两撇小胡子,身材瘦小、但是短小精干,一身短靠打扮,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趁贺清修与人寒暄的时候,

    他在贺清修身边一出溜,轩宇蟾凃到手了,贺清修当时也没在意,

    这么多香客过来和他打招呼寒暄,他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客套一下也是应该的,

    伤者救治完毕,他们才去尼伽尊者那里登记贡品,

    胖子赖力恒:“我没带贡品,奉上一百两黄金!”云芝儿:“好阔气!不会是刚才我给你的吧?”

    赖力恒从仆人手里接过托盘,掀开上面的盖布,露出十个金元宝,显然不是云芝儿给他的金块,

    尼伽尊者:“赖力恒黄金一百两!”赖力恒:“贺小姐,你给的金子我都赏给下人了,这点金子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有钱也不用这么猖狂吧,云豆就看不惯他这副嘴脸:“有钱了不起啊!”

    赖力恒:“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还得有势,去笔锋山打听打听,我赖力恒最不缺的就是黄金。”

    赖力恒在笔锋山有一座金矿,是那一带的富户,所以生活这么狂,云芝儿想和他理论,

    云豆拦住了他:“妹妹,人家是有钱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云芝儿坏坏的笑了,

    他知道姐姐惦记上赖力恒的金矿了,接下来继续登记奉献的贡品,

    有的拿的多,有的拿的少,尼伽尊者一视同仁,

    对每一个来登记的人都说声谢谢,晚饭丰盛些了,有馒头、米饭、青菜、豆腐几样素菜,

    大雷音寺的是佛祖胜地,肯定不会吃荤菜的,吃好饭晚上没事,有人提议切磋一下武艺,提议的人是个庄稼汉,

    粗布打扮、叫朱学贵:“白天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大家晚上没事互相切磋一下如何?”

    旁边一位中年人叫白越人:“好啊!正好向大家学习学习。”尼伽尊者:“既然你们想切磋,点上盆灯!”

    盆灯架起来的,里面添满了油,需要用的时候把上面的盖子掀开,火把点燃一下就可以了,

    角斗场四周都有盆灯,点起来以后灯火通明,大家陆陆续续走进来坐下,擂台四周有四个盆灯,

    有人上台叫阵,就有人上台应阵,单打独斗切磋武艺,第一场分出输赢,第二场一方受伤,

    接下来几场各有损伤,都不是太严重,贺清修父女也在台下观看,上台的基本上都是徒弟、徒孙辈的,

    真正功夫高的深藏不露,没有一个上台展示的,云芝儿站起来喊:“不要冷场啊!谁来和我比试一下?”

    “你是佛祖的弟子,赢你佛祖面子上过不去,输给你胜之不武。”云芝儿想发火,云豆拉他坐下,

    朱学贵上台:“在下朱学贵,学了几天武术,在此献丑展示一下。”

    说罢拉开架势打了一套伏虎拳,从台下跳上来一人:“好拳法!在下魏义东!向朋友请教一下。”

    朱学贵:“互相学习!”

    二人拳来脚往一番比试没分出输赢,二人抱拳互道承让准备下台休息,

    一个阿拉伯打扮的人:“花拳绣腿!”二人都不服气了:

    “只是切磋一下,又没有拼尽全力,你怎么就说是花拳绣腿。”

    朱学贵:“魏兄下去休息,我先领教这位高深的武功。”在台上直接叫阵了,

    阿拉伯人也不胆怯走上台来:“不用真功夫还算什么切磋?来吧!打伤了你可不要怪我。”

    朱学贵:“生死各安天命!”

    二人在场上拉开了架势,阿拉伯人上来一阵猛攻,朱学贵仗着伏虎拳躲闪,不与他硬碰硬,

    阿拉伯人得寸进尺,以为朱学贵功夫不如他,才不敢和他交手,朱学贵被逼无奈出手了,

    一拳把阿拉伯人击退,往后倒退了几步才站稳,阿拉伯现在知道朱学贵的功夫不弱了,

    凭自己所学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赢他,话已经说出去了,如果现在退场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他偷偷摸出一只毒镖,趁朱学贵没注意打了出去,朱学贵刚才打了他一掌,

    就没有进行进攻,没防备阿拉伯人打出的毒镖,毒镖打在要害部位,阿拉伯人一脚把朱学贵踢下了台,

    众人一起惊呼,朱学贵被踢下台爬在地上就不动了,白越人和朱学贵比过一场,

    二人有点惺惺惜惺惺,他走过去:“学贵兄,你怎么样了?”身子扳过来,毒镖已经深深的插进朱学贵胸口,

    白越人手一指阿拉伯人:“比武切磋,你怎么能下此毒手?”

    阿拉伯人:“他自己说的,生死各安天命,败在我手下是他学艺不精,如果你想替他报仇,可以上台来啊!”

    有人不服气上去了,

    贺清修走过去一看:“这是支毒镖,已经深入胸口。”白越人:“贺先生!救救他。”

    云豆:“太可恶了,这是要致人死地啊!”云芝儿:“我去教训教训他。”贺清修:“先救人要紧。”

    伸手一摸:“坏了!轩宇蟾凃不见了。”云豆:“爸爸!刚才有个贼眉鼠眼的人往你身边靠,肯定是被他偷走了。”

    大家也都没看到那个贼眉鼠眼的人什么时候离开的,尼伽尊者:“清修!还能救吗?”

    贺清修:“轩宇蟾凃被盗,不能为他吸毒了,豆豆!拿一颗金丹替他护住心脉。”

    大雷音寺的弟子都过来帮忙,喂了朱学贵一颗金丹,贺清修把毒镖拔出来,处理一下伤口:“让他休息吧!”

    云豆:“爸!轩宇蟾凃不能丢,我去把那个家伙追回来。”

    贺清修用千里观魂眼搜索一下:“他已经离开灵山了,放心吧!他跑不掉的。”

    阿拉伯人又把人打伤了,这次没有使用毒镖,

    云豆窜上去了,连环腿接连踢中阿拉伯人:“我不用兵器就可以杀了你,

    明天是我师父坐禅的日子,我不会杀生,打你一顿让你长长见识。”

    阴险狡诈的阿拉伯人在云豆面前没有还手之力。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