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083 调查

083 调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感觉怎么样?你也看了两天了......”

    “唔......怎么说呢......”

    这里是新历795年火1月26日的黄昏,训练赛的第二日,一身红袍的落日孤烟与一身黑衣的浮生掠梦站在那个大广场的旁边,继续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这个由风‘花’镇几大npc势力所参与的,夏季集训中最后的比赛。.: 。

    “他们的战法非常......简练,所以......”黑衣书生转头看了看他的会长大人,发现对方正在盯着赛场上的对战双方,一瞬不瞬地观看着,于是只好将装作认真思考的表情收了回去:“也非常的高效。”

    “评价很高嘛。”壮硕的红袍法师用一只手搓着下巴:“我怎么没看出来他们很厉害......”

    “那不是贵族之间的决斗,而是战场上的战法,我亲爱的会长大人。”浮生掠梦有些无奈地说道:“‘花’哨这种东西,在战场上是最不需要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们用平时pk的那一套去和他们真刀真枪的干,我们......会吃很大的亏的。”

    “我知道,我明白......”落日孤烟大袖一挥:“所以我不喜欢打仗......一群莽夫。”

    你最没有资格这么说......黑衣的书生低了低头,将想要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在他的旁边,那个红袍的男子伸出了一根指头,指着前方依旧在呐喊着打来打去的战斗:“对我们没什么用处了?”

    “如果你想练习战场上的战斗的话,我们有更加成熟的套路可以使用。我可以保证,绝对比......”他也跟着指了指前方:“他们要强得多。”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好看的了。”红袍男子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去:“害我们‘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不不不,我们没有‘浪’费时间。”黑衣书生说道:“至少也算是踩了一下点,勘探了一下地形......”

    “哦?”落日孤烟停下了脚步,用狐疑的目光回头看向自己行会的狗头军师:“你不会是......真的要接受那个东西吧?”

    “唔,我正在考虑......”

    “你不是吧!”红袍的男子身上的气势,瞬间就提升了起来,他扬起蒲扇一般的两只手,回身一把抓住了那个书生的双肩:“是不是最近算计的东西太多,脑子烧掉了......”

    “也许吧......呵呵。”

    “卧槽。”男子松开了他的双手,用看异类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书生,仿佛在重新认识一个陌生人:“没看出来啊......”

    “原来你也是个莽夫。”

    “嘿,男人嘛......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血‘性’,更何况我们这些......书读得多了的人。”浮生掠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但对方可是剑北冬。”落日孤烟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凝重:“是凤凰剑。”

    “那又如何。”书生掸了掸自己的肩部,将被抓出来的褶皱抹平:“当做普通的对手就可以了。”

    “嘿,你这个人,我真的是......看不懂。”红袍的男子笑了笑:“为了风‘花’镇的布局,你可以让我们隐忍这么久,结果到了现在,你自己却要大张旗鼓的跳出去......”

    “是对方先大张旗鼓的跳过来的,我只是选择了接受而已。”书生打断了对方的话:“而且......你怎么知道,这不在我的算计之内呢?”

    “哦......”

    落日孤烟‘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一般的笑容:“你早说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你又要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不过我......姑且就先同意好了。”他挥了挥宽大的袍袖,然后再次转身:“只不过我还是要强调那一点......”

    “无论如何,我们维扎德的风头不能坠了,若是你搞砸了......我就连你带他,一起搞定。”

    “哼......呵呵。”黑衣的书生苦笑了起来,他举起了手,正待再说两句话,自己背对的广场上,突然有异动的响声传来。

    两人同时回头看去,只见其中一队正在旁边等待参赛的队伍,突然离开了这个广场,从一侧的出口绕了出去,赶往了不知名的远方。

    “发生了什么事?”红袍会长出声问道,问的却不是近在咫尺的书生,而是从旁边跑过来的某个维扎德的行会成员。

    “听说城南发生了什么案件,会长。”那个人低声说道:“城卫队的人过去调查了。”

    “唔,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大事......”

    “找两个人跟上去打听一下吧。”书生却是立马接口说道:“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就当......”

    “闲得无聊好了。”

    *

    自由世界的黄昏,一向是被玩家们称赞不已的一道风景,只要不是‘阴’雨的天气,那宛如金霞一般的暮光,就会洒落在玩家视力能及的地方,仿佛将所有的东西上都镀上了一层金边。

    风‘花’镇更是如此——那漫天飘舞的‘花’絮在黄昏的照耀下,变成了令人‘迷’醉的金‘色’‘花’叶,随着山风飞过所有人的身畔,让人有一种置身金‘色’海洋的感觉。

    不过此时的段青等人,没有这样的感觉。

    “大叔,这......”

    “呼......”被小姑娘难过的话语惊醒过来的段青,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咱们......先调查一下吧。”

    愚者冒险团仅存的三个人,此时正处于风‘花’镇南边某个民宅的内部——这里是他们之前那个委托的起点,名为妮娜的小‘女’孩的居所。虽然房子很老旧,不过之前梦竹和段青曾经来过的时候,这里还是一个比较有序的普通民居。不过当理查德带着他们几个人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几个人看到的是满地狼藉的景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之前说这里是遭遇了盗窃,对吗?”微笑的屠夫看着面前的场景皱着眉头,向前方的理查德问道。

    “对啊,没错。”

    “可是我怎么看......”微笑大叔摊着手,道出了与其他两人相同的心声:“这里像是遭到了抢劫的样子......”

    原本就非常老旧的房间中,各种家具已经散落一地,那些布满了灰尘的锅碗瓢盆,现在也已经摔落一地,有些甚至已经变成了碎片。四周的各种桌子的‘抽’屉和柜子的木‘门’都大开着,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扒了出来,随意地丢在了各自的地面上。凌‘乱’的场景一直延伸到这个房子的各个角落,包括那些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的居室,以及属于妮娜的那个小房间内。

    几个人找到那个充满‘女’孩气息的小房间的时候,并没有找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梦竹,那个妮娜会去别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啊......据我所知,她没有什么亲人,也没什么人想要照顾她,所以她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那她现在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我去找她!”

    某人奔跑出去的脚步声中,微笑大叔皱着眉头走进那个小‘女’孩的房间中,看着那些被扯得七零八落的各类玩具,以及被丢的到处都是的纸页,额头上的眉‘毛’都要拧成一团线。

    “这个罪犯......与这个房屋的主人有仇吗?”

    他捡起某个像是‘毛’绒玩具的肢体的一部分,自言自语地说道。

    “虽然我只来过一次,不过据我的观察,这户人家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按捺住心中的情绪,段青同样走到这个房间的内部,打量着这个凌‘乱’不堪的场景:“所以,如果是窃贼,没有理由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作为他的目标。”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莫名的担忧意味。

    “叫你们过来,果然是很正确的选择。”倚在‘门’边的理查德,这时才慢悠悠地走了进来:“看来你们也明白了什么......”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盗窃案件。”他摊着手说道。

    “您......都知道什么?”段青站起身,看着那个一脸笑容的邋遢大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您是从哪里知道这个事情的......”

    “这个嘛......”

    “大叔!快来啊!”窗外的院落中,属于梦竹的叫喊声突然响起。

    几个人立刻循声向那个方向找去,不久之后就在院子角落中的一个小木屋旁,看到了蹲在‘门’口的紫‘色’罩袍的身影。

    这个小木屋看上去像是一个储物室,几个人走近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堆砌在一起的一排排的木柴,其次是一堆堆垒在一起的木桶。所幸的是,这个房间似乎没有遭受过民居里相同的命运,这里的物品还保持着基本的完好,不过从上面的灰尘来看,这些东西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

    小姑娘蹲在里面靠近‘门’口的地方,举着双臂朝着某个方向。在她对面的,由木桶组成的小山后面的一角,那个名叫妮娜的小‘女’孩抱着自己的木偶,瑟缩在角落里面,用惊疑不定的眼光看着金‘色’马尾辫的小姑娘,然后抬头看向靠近过来的另外几个人。

    她没有出来的意思,也没有说话。

    “怎么办,我以为她还认识我的,但是......”梦竹的声音急的有些变形了,段青上前尝试着与对方‘交’流,结果得到的仍然是那双惊恐的目光。

    “我们是想要帮你找回爸爸的冒险者,你还记得吗?”

    对方只是摇头。

    “她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微笑的屠夫在后面说道:“我们还是不要再......”

    “让我来吧。”那个邋遢大叔的声音,突然回‘荡’在那个不大的储物间中:“咱们......时间不多了。”

    有隆隆的整齐步伐声从远方传来,几个人回头向外看去的时候,理查德几个大步冲进了那个储物间内,一把拍开了那几个看起来很沉重的木桶,然后两手一抄,将那个‘女’孩抱进了怀中。

    “好了好了,不要怕,叔叔很久没有来看你了......”

    “都不许动!”

    ‘门’外的院落里,几个全身盔甲的士兵冲了进来,将手中的长枪指向了场中唯一的几个活人。

    “嘿,看看这是谁......”一个甲胄明显比其余士兵高级的人拍着双手走了进来,段青几个玩家还是认识他的——那是那个从来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的那个城卫队的队长。

    “你这个老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受法师议会所托,同时也是受......当事人所托,冒险者协会前来调查这起盗窃案。”抱着小‘女’孩的理查德无视了对方恶劣的态度,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的到来是非常合法的,帕奇队长。”

    “嘿,拉玛镇长给我的命令里,可是让我们城卫队来负责这件事情的......所以你的合法‘性’没有任何用处,小理查德。”满身痞气的城卫队长呸了一口唾沫,然后指着前方的几个人说道:“所以你们......赶紧给我滚离这里。”

    “这么一来,亲爱的拉玛先生......你是要与法师议会对着干了?”

    “嘿,少给我来这套,拉玛镇长要不要与他们打对台,我是不知道的,我所知道的是......”那个中年队长突然伸手一指,指向城卫队面前的四个人:“冒险者协会从未‘插’手过犯罪一类的案件,至少在风‘花’镇,从未出现过!你们现在的作为......”

    “是想挑战法律的威严,挑战我们的权威吗?”

    可怕的寂静在剑拔弩张的氛围中持续了几秒,就在那个城卫队长眼底的狠‘色’划过,即将大手一挥的时候,邋遢的大叔终于作出了让步。

    “好吧好吧,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不过......”

    “此间的事情,我会如实向法师议会通报的。”

    名叫帕奇的城卫队长嚣张地大笑了几声,然后示威一样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等一下!”就在几个人面‘露’不忿地即将走出那户民宅的时候,帕奇突然又叫住了他们——他指着那个被理查德抱在怀中的小‘女’孩,眼中满是警惕的意味:“这个小‘女’孩......”

    糟糕......

    若是小妮娜被当做当事人而被他们要求留下或者带走,冒险者协会这边几乎没有理由反对,但是让妮娜落在他们的手里......

    “是谁?”

    噗,段青被口水呛了一下,赶紧低头努力地平顺呼吸,同时示意微笑的屠夫,将表情快要绷不住的梦竹挡在身后。

    “......这是我的侄‘女’。”果然,理查德面不改‘色’地说:“她生病了,我刚想带她去法斯那里看病,结果就......你知道的。”

    他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脸‘色’,看着对方狐疑的脸。

    “你们终于回来了!”

    几个心有余悸而又满腹疑问的人,迅速地赶回了冒险者协会之中,结果却在那里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身影。

    光着膀子的男人,依旧顶着他那副可笑的头盔,扛着大斧大大咧咧地坐在协会一层的小圆凳上,看着领头的理查德大叔怀中抱着的小‘女’孩,原本咧着嘴的表情渐渐敛去了。

    “怎么了你们这是......”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前面,又望了望后面的其他人:“难道我们还能接到......拐卖的生意?”

    “想什么呢你!”梦竹一巴掌甩在他尖尖的头盔顶部,将对方打了一个趔趄,然后才有些愤愤然地说道:“原本还怕你死了不高兴的,现在......你还是多死两次比较好。”

    “身为男子汉,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害怕!而且都死了那么多次了,早就已经习惯啦!”笑红尘依旧大笑着,不过下一刻,他再次收起了爽朗的笑容:“不过婆婆妈妈的,可不是一个男人的风格......是不是啊,队长?”

    他看着段青的脸,毫不留情地问道:“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呵呵。”对方也是一笑:“我正想说这件事的......”

    “那个‘女’人只是......我上一任的‘女’朋友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