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026 高手,女人

026 高手,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阳光渐暗,黑夜将至,转眼间,他们进入这个森林的第二天,即将结束了。

    目睹那一战的经过之后,几个人在心中受到震撼之余,也对高等级的世界有了更多的兴趣——抛开那巨蛟一样的怪物不谈,那几个人可都是真真切切的玩家。虽然他们最终没有战胜那个怪物,但是他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却让众人对今后的游戏历程有了很多向往:他们也是有可能变成那样厉害的。

    因此,今天这一天下来,他们在漫无目的的赶路途中——在那场恶战之前他们听到的怪声,之后也已经无法找到来源,最终也只能归结成为那场战斗的某种余‘波’——讨论最多的就是高手世界的样子。在这一方面,桀城恶少显然非常擅长,或者说是吹嘘,所以这一天的话题,就成为了他的主场。可惜的是,梦竹小朋友对职业世界也有些许的了解,虽然善良的小姑娘并不喜欢做那些拆台的事情,不过有些时候,就连她也是听不下去了。

    “当初断风雷在我手下的时候,那也是我众多小弟之中数一数二的当打之人,使得一手神风玄雷劲,动辄之间,便可招风引雷,将敌人劈成焦炭......”

    “呃,恶少大哥,那断风雷是江湖的会长吧,而且没听说会什么武功的样子......”

    躲在一边的段青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又或者:“听说前几日,自由之翼和公正之剑在公国国都埃尔?塔尼亚的城郊进行了一场惊世大战,事关联盟行会实力二三名的争夺,两边也是卯足了全力......”

    “是吗,我听说的是泰巴马带着人去做某个任务,和我们......呃不是,是和自由之翼的人起了冲突,最后变成了一场大‘乱’战.......”

    尽管类似这样的情况不少,但是更多的时候,恶少讲的还是一些关于自由世界的‘精’彩故事。像是之前开服的时候,由众多知名高手组成的第一梯队冲击等级排行榜的盛景;还有某玩家在网上披‘露’自己的奇遇;某高手在城里和另一个高手起了摩擦,然后一场决战之类的。总之能讲的东西太多,他们说了一天一夜依然兴致勃勃。段青本人对这些事也是很有兴趣的,自己毕竟对游戏领域的认识有些脱节,很多事情都已经不清楚了,所以每当听到那些有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的时候,心中也有些淡淡的怀念......与好奇。

    不过看着这些新玩家谈论那些人、那些事的时候的兴奋神情,自己心中终究还是有些高兴的——这暗示着这个世界的蓬勃生机。

    阿牛在这些话题的讨论中倒是参与的不多,小伙子看上去不仅仅是自由世界的新人,而且是游戏界的新人,对很多的名字和概念还不甚了解。但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的劲头还是不缺的,听到某场高手之间对决的描述的时候,也会咋咋唬唬地发出“哇”、“这家伙真厉害”之类的感叹,然后追问着那人的名字,实力,有多强等等。

    当然,变身为好奇宝宝之后,某个问题也会随之问得特别自然:“那现在的职业选手之中,谁最厉害啊?”

    那个问题被阿牛问出来的时候,谈论声停止了一瞬。之前段青一直跟在一边饶有兴趣地听,也没有参与讨论,这会肯定也不会发表意见的。梦竹‘欲’言又止,一副颇为犹豫的样子,反倒是一边的恶少呵呵一笑:“现在这世上,英雄人物辈出,你看那第一行会江湖的首脑中,很多人都很能打的。断风雷就不谈了,他的兄弟断山河,断山岳,也是闯出了名头的......还有自由之翼的会长自由飞翔,能统率第二把‘交’椅的行会,你说他的实力怎么样,是吧?还有公正之剑的老大东丰拉面,那有名的事迹不知道多少,岚山的老大苍云壁垒,能说的故事就更多了.......还有鬼算狂谋浮生掠梦,万夫莫敌南铁山,天下第二云惊步,哦对,还有最近出名的荆东之龙吕板凳......”

    听到这里的阿牛显得格外兴奋,好像很认同的样子,段青“噗”地一声把刚想咽下去的水喷了出来:“京,京东之龙是什么鬼,卖电器的吗......”

    “荆!荆州的那个荆,小心人家知道了过来扁你!再说,人家就要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号,你管得着么。不过听说刚开始他的小弟提议叫东荆的,然后被他打了一顿......”

    “东京......哈哈哈哈!”

    段青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的梦竹捂着额头,急忙转移了话题:“说了半天,最强的人还是没说出来嘛......”

    “呃......”重新回到那个问题,桀城恶少一脸尴尬,然后倒是收起了那不要脸的吹嘘风格,略微正经的捋着头发:“他这么突然的问我,我也不是很能说清楚啊......”

    “人家联盟那边不是有排行榜吗,你就给他介绍一下那上面的人不就......”

    “嘁,那个排行榜的水分世人皆知,也就做做参考,看看热闹罢了。而且民间有很多高手的知不知道?吕板凳就还没有上榜的,还有梦幻大陆那个游戏里的陨梦,闹的事情那么大,多少人追杀他,最后却是无奈的不了了之了。那样的人,那样的实力,怎么可能不上榜。不过好像没有在这个游戏见到陨梦这个id......”

    “还有那个狂徒斯巴达克,还有那个砍先生,这么多的高手......”

    “所以说......”他列举了半天,最后双手一拍:“联盟那些人只通过正规的比赛成绩统计来确认排名,简直是傻的不能再傻,哪有那么多人去打比赛的......”

    桀城恶少的语气中颇有不忿,一边的阿牛这次倒是出奇的赞同,不知道是哪段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不过没过一会,桀城恶少又低声的说了一句。

    “不过,曾经称霸排行榜的那位,我绝对是佩服的。”

    “谁啊?”

    “还能是谁,断天之刃。”

    “......那是谁,很厉害吗?”

    阿牛自然是没听过这个名字的,梦竹虽然玩游戏的时间不长,但是也听说过那个名字:“那个中二病患者?三年前退役的那个?”

    “中二怎么了,有实力就要装‘逼’知道吗......只有他的第一我是服的。‘最强的男人’、‘游戏杀戮者’、‘苍穹之巅’,他的称号和事迹......”

    “是‘苍穹之峰’。”一个声音在一边纠正道。

    “呃,意思差不多。总之那几年的虚拟游戏里,比赛的冠军都拿得手软,打败的曾经的高手不计其数,连续三年蝉联个人实力排行榜的第一位置,无人可以撼动。你看现在那些第一,哪有当年的断天之刃来的霸气,啧啧啧......”

    桀城恶少顿了顿,旋即又是一叹,拿着手中的短刀劈断了旁边的一根树枝:“那真是个传说,可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唉......”

    梦竹这次少见地没有拆桀城恶少的台,也在一边默不作声,懵懂的阿牛用不明觉厉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不知道这中间的沉默所代表的意味。倒是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段青,颇为苦恼的笑了笑。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玄乎,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至少.......吃过不少的亏,犯过不少的傻。”

    “......说什么呢你?”恶少回过头,似乎对段青的这句话颇为不满:“你怎么知道,不要以为人家突然退役了就可以随便说啊,他可不是现在榜上的那些水货,整天无所事事,就想先搞个大新闻......”

    “倒是想起来......”小姑娘若有所悟地说道:“你好像说过你以前‘混’职业的,难道你知道什么秘辛?看你刚才一言不发的样子......”

    段青还没待解释,桀城恶少反而先开了口:“忽悠谁呢?青山剑神是吧,本少反正从来没听过这号人物.......”

    仿佛回归了自我一样,恶少又是一通胡吹‘乱’侃,一边的阿牛又被唬得哇哇大叫,队伍中的气氛又带回了他的节奏中。段青却是有些明白,这个恶少实力不强,不过大概也是个老玩家了,而且心中对断天之刃这个名字,多半是有些崇拜的。所以因为自己刚才的言论,再加上之前自己老是捣他的‘乱’,他的心中现在可能颇为不忿,但三年前的那个时代,现在看起来就是个笑话,所以只好顺势转移了话题,避而不谈了。

    都是虚妄,何必执着......他再次从腰间解下水袋,仰头喝了几口——每当他听到类似话题的时候,都会想喝点什么,此时此地也就只有白水了。他灌了一大口,咕咚一声咽了下去,结果差点噎到了嗓子,又痛苦地锤了一阵‘胸’口,最后长呼了一口气,总算是缓了过来。

    真是......人生不如意的时候,做什么都会倒霉的啊。

    他自嘲地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某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说道:“要不要喝点水,休息一下?”

    那个人摇了摇头。

    段青想了想,也就没再理她,那边的‘女’孩子倒是在那两个愣头青之间的大呼小叫中,注意到了他的询问,暗地里撇了撇嘴。

    从昨天傍晚“捡到”这个‘女’人之后,她就没说过几句话,经常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初的同情心过去之后,‘女’孩的心中还是有一些警惕心理的,毕竟人家等级很高,估计一个打这边四个不是问题。而且就算是夜里他们扎营休息的时候,这个实力惊人的玩家也丝毫没有对他们表示出友好互助的意思,自顾自地坐在一旁的大树底下休息去了。

    不过‘女’孩的心中也是清楚的,没有几个玩家能够在经历了昨天那场恶战的打击之后,还能够心情舒畅的。

    昨日的战斗结束之后,几个人过去检查了一番,之前的那个巨汉和被拍在树干上的那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尸体估计一会儿就被刷掉。最后被扫到灌木中的那名‘女’‘性’玩家倒是还活着,不过看那模样,大概也受了不轻的伤。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急救之中,那‘女’子终于也是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她怔怔地看着周围,似乎保持着被那怪物包围之后的失神状态。直到段青几人大声问了半天,才从那个状态中回转过来,开始试图通过眼前的这几个路人‘弄’清现在的情况。

    段青表明自己这个小队是绿石村过来的新人,做任务的途中发现了她,然后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问起了‘女’子的来历,以及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她那白铠的身躯又开始颤抖了起来。她坐在那里,双拳紧握,过了好久之后,才从嘴里挤出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段青没有听清她的话,但是看着她冰冷的表情和头上的id,倒是有些明白此人的态度为何如此了。

    雪灵幻冰。

    真是一听就让人觉得寒冷的名字啊。

    之后的‘女’子倒是表现出正常的友好之意,先是如实‘交’代了自己是一名高等级玩家的事实,接着说出自己的队伍来到这里,遭遇了险情被团灭,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人的事,然后问他们的队伍之中是否有空位,能不能给自己做向导或者带自己出去,自己绝不干涉他们的任务,必要时还会帮他们解决困难云云......

    沉稳有度的样子,老道的‘交’涉手段,还有话语间不经意流‘露’出的领导气质——就连神经大条的阿牛,都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梦竹甚至将心不在焉的段青拉到一旁,想要和这个看似普通无害,实则老‘奸’巨猾的大叔‘私’下里商量几句。

    毕竟这个‘女’玩家很强......在那个不远的旁边,那道被斩出不知道多远的剑痕还留在地上,像是警示一般,无声地看着他们。

    最后的结果,他们还是接纳了这个id名为雪灵幻冰的‘女’人。几个人稍微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们的任务,然后各自说明了基本的生存状态,在‘女’子保证自己还有食物和水源,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之后,段青表示只要能够解决那个找人的事情,自己这几个“地头蛇”可以负责将她带往翡翠之森外围,其他的地方就免了,他们也无能为力。

    雪灵幻冰无奈地答应了。之前他们的队伍倒是带着具有标记作用的地图和很多资料,但是基本都在队员的身上,随着他们的死亡,这些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让她就这么放弃是不可能的,那不符合行会的利益,江湖那边的进展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其他势力的人也会派人过来,自己这边虽然变成了这般境地,但是其他人应该也是一样的,所以就算是只剩自己一个,未尝没有什么机会。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不符合自己的风格。

    看来只能先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她看着眼前的这个明显是新手玩家组成的队伍,慢慢下定了决心。

    ‘女’子咳嗽着握住长剑,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因为之前的恶战,她身上的铠甲已经无法保持白‘色’,沾上了无数的泥污,再加上梦竹给她伤重的腰部绑上的一圈圈绷带,俨然一副非常狼狈的样子。不过‘女’子对这样的形象不是很在意,反而在起身的时候,身后的披风勾到了灌木,扯得她身形又是一歪。

    她懊恼地回头,发现了那件罪魁祸首的披风。寒意再次出现在她的面‘色’之上,接着她恨恨地一跺脚,一把将披风扯了下来扔到了灌木里。大概又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小气,于是解下了绑在腰间的一个小包裹,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粗糙的黑‘色’斗篷,罩在了自己身上。

    一旁的段青看在眼里,又是暗自摇头:“气头上的‘女’人真是可怕......”

    终于满编的队伍再次出发,已经变身成为黑‘色’斗篷形象的‘女’子,回头看了一眼满目疮痍的战场,大概也知道那几个现在已经成为队友的人应该搜索过其他的地方,估计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了,现在活着的......应该只剩下她自己。

    她跟上队伍,将斗篷的前沿又再次的拉了拉,心中却是不免有了一丝无力的感觉:“怎么会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准备了那么久......”

    接下来怎么办呢......她无声地询问着自己,名为‘迷’茫的感情渐渐地从内心深处滋生。

    这一天是新历795年土3月30日,傍晚的红霞中,名为陌上青山的男子带领着一支队伍,和名为雪灵幻冰的‘女’子组成了一队,然后向着翡翠之森深处走去了。

    车轮滚动,新页初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