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910 夜话悲往,笑对新朝

910 夜话悲往,笑对新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抬头望了望自己头顶上的天空,段青一脸无辜地回答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个游戏世界有了系统提示这个东西了……原来我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搞了半天是自由世界又改过一次版?”

    “系统提示?”依偎在怀中的那颗脑袋微微地抬了抬:“那是什么?”

    “当然是类似‘你完成了这个任务’、‘你的药剂配制成功’这样的提示了,以前这种东西不是从来没有的吗?现在……”

    “现在?现在也没有啊。”

    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的双目中逐渐流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你还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啊?”

    与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相互对视了一阵,名叫临渊断水的那名魔法师发出了一声怪叫,原本想要跳起来的动作也在对方的头压之下,渐渐地冷静了下来:“那也就是说……唔,不对,等一下,难道是因为……”

    “这个游戏世界的系统是光脑负责控制的,除了未开放的世界以外,基本世界规则本来不应该发生较大的改变。”

    声音低沉地说出了这句话,雪灵幻冰的表情复又开始变得平静了起来:“那将近一个月的停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但就算是再愚笨的家伙也应该看得出来,这突然变得开放了许多的系统与天空之城那一战的关系。”

    “许多人都将你当成了系统派下来的战神了呢。”说到这里的她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能用出那么多自由世界里根本不存在的技能,最后还靠着一己之力将泰伦之塔劈成了两半……你那陌上青山的名字,已经流传到了自由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里了。”

    “可惜那个号已经不在了。”同样含着笑的段青却是摇了摇头:“意剑也已经不在了。”

    “……嗯?”

    “我已经无法使用意剑了。”

    简简单单地说出了这句话,段青用手摸了摸对方的头:“我现在的魔法师打扮就是证明。”

    “……魔法师?”雪灵幻冰霍然伸起了脑袋:“为什么?”

    “或许这就是我现在能听到系统提示的关系呢,不过这说起来就是一个更长的故事了,反正……身外之物而已,失去了也没什么。”

    将对方的脑袋再次按了下去,依旧含着笑的段青将这个话题微微地带了过去:“还是继续说你的故事吧……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后来……后来我就开始了复仇的道路。”

    似乎是回到了故事中较为沉重的部分,躺回怀中的雪灵幻冰偏着脑袋再次望向了天空:“楚家,洛家,楼家,还有联盟……很多人都在私底下查过你的去向,后来也找到了我这里,可是我这个早就被你抛弃了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你的去向,所以他们只是草草地取证了一阵,然后就将我晾在了一边了。”

    “联盟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人,他们向我宣布了你死亡的消息。”女子的声音逐渐变得空洞而沉寂:“虽然我无数次地听到过类似的消息,但我的心中一直带着一点点的希望,然而从那一刻开始……”

    “最后一丝希望也消失了。”

    简单的话语中透露出伤心欲绝的味道,雪灵幻冰静静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感受着抚在自己头上的那只手逐渐停顿下来的动作,缓慢而又低沉地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被隐瞒之后的愤怒,被欺骗之后的怨恨,被抛弃之后的痛苦,还有……被控制之后的混乱,一切仿佛在失去的时候有了一个结果,我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对你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但就像故事里经常提到的那样——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我将自己关了整整一天,最后决定为你复仇。”她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用你留给我的那把剑……对所有曾经利用我伤害过你的人复仇。”

    “……包括你自己的家人?”

    “一切都是良辰美玉的奸计而已。”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雪灵幻冰背对着段青的双目中再次露出了冰冷的目光;“他早就已经与楚云河暗中勾结,准备利用背叛的砝码获得对方的支持,我的离开只是加速了计划的进行与我们这一方的崩塌速度而已,那些在下面喊得最凶的那批人……也早就是他的人了。”

    “自由之翼现在是他的天下,因为最倒霉的是费子翔一方的势力。”她的声音停顿了片刻,然后继续解释道:“似乎是收到了来自他身边那个秘书的证词,楚云河和楚明清罢免了他和严冬的职务,现在的自由之翼的会长与楚家在虚拟游戏世界里的一切事务,都已经是徐良宇在主持了呢。”

    “真是精彩。”于是段青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再加上之前那个家伙工作室的经历……他才是我们这群人里面走上人生巅峰的人了吧?”

    “是走上人生巅峰的小人。”雪灵幻冰声音冰冷地回答道:“已经与费子翔身边的那个女人私通了很久的他,居然还念念不忘地跑过来想要恳求我的原谅……一个人不要脸的程度,真的可以到这样的地步吗?”

    “说不定是人家真心想要悔改,然后继续争取你的芳心呢。”

    “那是不可能的。”

    依然沉浸在冰冷的愤怒当中,雪灵幻冰摇头打断了段青的玩笑话:“自由之翼在良辰美玉的主导下继续扩张,现在已经彻底沦为了复辟者的走狗,自由大陆的多个地方现在也出现了他们与法师议会分庭抗礼的身影,许多偏僻的村庄和地盘现在也都成为了他们的天下了……”

    “而我就一直在与他们战斗,摧毁他们与复辟者得到的一切。”白发的女子声音中充满了愤恨:“无论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无法阻止我。”

    “你那漆黑魔女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吗?”

    “他们大多数也是魔法师,对血剑落阳的效果几乎没有抵抗力。”

    就像是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一般,雪灵幻冰的双眼中逐渐充斥起了代表着冷酷与死亡的灰色:“后来他们不惜使用平民来当作挡箭牌,所以……”

    “所以你就把他们全都杀了?”段青失笑着摇了摇头:“女人啊女人……你可真够狠的。”

    “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感情,还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呢?”

    攥在自己胸前的双手微微地紧了紧,雪灵幻冰的声音中充满了空荡的意味:“况且残杀会增加他们的恐惧,只要多试上几次,他们就会明白自己的做法是在白费功夫了。”

    “我可以理解你当时的心情,不过……也罢。”

    低着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段青声音低沉地说道:“只要还活着就好。”

    “我与法师议会的共同追杀持续了将近三个月,他们后来再次变得收敛了许多。”

    没有过多地计较这个话题,雪灵幻冰随后继续讲述道:“隐藏到虚空里的他们也很难被法师议会与其他国家的人所发现,所以他们的搜查进展也变得缓慢了起来,只有我……靠着我能够感应到翡翠的力量,我还能找到他们在世界各处的巢穴。”

    “感应翡翠的力量?”段青迟疑地问道:“那是什么?”

    “可能是我曾经与翡翠之星融为一体的经历吧,如果那种类似的石头出现在附近,我依然可以感觉得到。”

    微微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雪灵幻冰蜷缩起了自己的身体:“我并不想回忆起那些感觉,但复仇的念头会替我掩盖自己的伤口,所以我一直提着刀剑奔波在自由大陆的各个隐藏着复辟者的角落,一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我无法停下来。”她的声音再次变得悲伤:“只要我停下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你的事,我……”

    “没关系,你现在可以停下来了。”

    打断了对方话语中情绪的波动,段青再次轻轻地拍打起了对方的肩膀:“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你不会再抛弃我了,是吗?”

    “这我可不敢保证,毕竟祸福难料,世事无常。”

    声音低沉地叹息着,段青随后却是再次摆出了自己的笑脸:“不过……”

    “现在大家都是沦落人,应该会有许多时间和共同语言可以谈,不是么?”

    ***************************

    清晨的鸡鸣声又一次回荡在小村上空的景象中,坐在原地的段青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原本应该躺在他怀中的那名女子的身影却是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已经掀开了的床铺与几缕透过窗边映射进来的阳光。用力地伸着自己因为坐着入睡而变得酸痛的身体,打着哈欠的段青缓缓地站了起来,惺忪的睡眼随后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充满了疑惑,最后带着警醒过来的视线而移向了这里的四周:“奇怪,虚拟世界现在都能模拟出这么立体真实的的梦了吗?”

    “你又没有中邪,哪里做过什么3d感十足的梦。”

    带着轻笑声的女声随后响起在了他的耳边,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逐渐接近房门的沉重拖动声:“这才过去了几分钟啊,你就已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大清早的跑出去做什么?”于是段青将自己的肩膀垮了下来:“还拖着这么多的木头……喂喂,你要作甚?”

    “我要做一张新的木床,亲手给你做一张。”用力拖动着大堆木枝的雪灵幻冰直起了自己的身子,擦拭着额头的胳膊随后朝着段青捧了过来:“瞧,连工具都借来了。”

    “人家做床都是用木板,你这一大堆柴禾……是打算给我做一个鸟窝吗?”

    脸上逐渐扯满了黑线,段青伸手将对方如同献宝一样递上来的锤子夺了下来:“从哪里抢来的?”

    “抢,抢来的?怎么可能嘛。”没有丝毫在意对方的挖苦,白衣白发的女子站在原地撒起了娇:“我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怎么可能去大街上抢人家的东西?”

    “好好好你赢了你赢了。”于是段青急忙将手里的锤头塞到了对方的怀中:“拿去,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嘿嘿。”抱着锤头的女子随后一脸得意的点了点头:“刚才那个人也是这么把东西给我的呢。”

    “这才多大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使用色骗术了?”段青再次扯起了自己的眉毛:“浪费了你这么漂亮的一副脸蛋啊。”

    “这才是不浪费好不好?”

    冲着段青挺了挺自己的鼻子,再度转身的雪灵幻冰蹲下去拖起了靠近自己的那堆木枝中的一条:“反正东西都已经拿回来了,你就不要再与我这个身无分文的一级小号计较这么多了好不好?快来帮我拉进来啊……哎呀!”

    木枝被扯断的声音随着女子倒退的背影在段青的面前陡然放大,两个人相撞在一起的惨剧随后伴着滚落一地的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的景象出现在这个狭小房间的地面上,因为撞击带来的疼痛而痛苦不堪的段青随后呲牙咧嘴地吸了半天的冷气,最后才将满脸羞意倒在自己怀中的女子手忙脚乱地推了出去:“那,那个……还是我来吧,你先去一边休息就好。”

    “……奇怪。”

    “怎,怎么了?”

    “跟我之前听说过的不一样啊。”

    依旧带着红扑扑的脸颊,半躺在地的白衣女子转头回望着段青依旧手足无措的模样:“人家不都说……男人早上起来的时候都会一柱擎天的吗?”

    噗——

    脸上的尴尬之色变得更加明显了,吐出了一口口水的段青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这,这里是游戏!游戏世界懂不懂?怎么可能会什么都模拟嘛!就算是模拟也肯定不会模拟得这么到位嘛!你这个女人……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现在的精神很正常,而且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只属于段青一个人的吵嚷声随后伴随着雪灵幻冰逐渐发出的娇笑声而回荡在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带着欢乐的空气而逐渐飘向了新的一天晴朗的碧空当中,木条与枝条相互拖动的噪音随后代替了面红耳赤的叫喊,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段青一个人开始整理那些材料的时候发出的碎碎念一般的声音。双手支撑在木椅的椅背上,反坐在那里的雪灵幻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名男子开始忙碌起来的动作,最后才在盯着对方开始浑身不自在的结果里,笑着摇了摇自己支撑起来的脸颊:“呐,段青同学……”

    “我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